别用“唤醒”的幌子掩盖“纵容”

2019年05月13日09: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这段文字,经常见诸各类教育文章,可谓意境唯美、意蕴深刻,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关于这句话的出处,很多引用者称是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的《什么是教育》一书,但据学者陈俊一考证,它并非雅氏所言,属于以讹传讹。那些以这句话为切入点的文章,很多也是神神道道,十分烧脑。当然,这句话被安到雅氏头上,也是情有可原,因为,雅氏的哲学思想有一些神秘主义色彩,他的教育理念又与当时德国的文化教育学有着重要联系,文化教育学认为教育的主要途径是“陶冶”与“唤醒”,而雅氏也一再强调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

由于“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一说,被国内一些教育人奉为圭臬,于是,在中国教育界催生了一个流派。这个流派认为教育的功能就是唤醒和释放,重在唤醒孩子的灵魂,释放孩子的天性。对于这一流派,笔者姑且称之为“唤醒派”,对其观点,在此不作价值判断,只作技术分析。技术层面看,所谓唤醒灵魂,前提是人真的有灵魂存在,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对于所谓灵魂,我是不相信的。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一书中指出,进化论和科学已经证伪灵魂存在。既然灵魂是臆想的概念,何来唤醒一说?

至于天性,人作为生物体,有基因传承,假定有一种叫天性的东西沉淀蓄积在基因里,那么,又如何确定这天性是善是恶?所谓“人之初、性本善”,从科学角度看,没有依据。说到底,人不过是高级动物,如果有天性,也是亘古以来的动物性,这种天性即使有,也不值得去唤醒和释放。必须承认,唤醒派很有浪漫主义情怀,善意地臆造出一个小天使,被囚禁在每个孩子内心里,而这个小天使则是美丽、善良、智慧、潜力的化身,教育的功能,就是去把这个小天使唤醒并释放出来。

唤醒派的理念,在教育界拥趸甚多,并形成了一定话语权,进而影响到了教育政策的制定。于是,教育要顺应孩子的天性,要尊重孩子的兴趣,要给孩子以选择权,如是等等,成了主流话语。政策层面调整的结果,就是我们的教育对孩子越来越多的包容,乃至纵容;老师却被束手束脚,对学生说不得管不得,长此以往,隐患很大。人性这东西很复杂,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心智发育不成熟,三观尚未定型,一味地顺应、尊重,由着他们的心性,结果可能是毁了他们。人性如水,是向下走的,害怕吃苦贪图安逸,而教育则是一个反向作用力,顶托并推动人向上向善,在此过程中,管束必不可少,否则,被唤醒并释放出来的,可能会是《渔夫的故事》里被所罗门封印的魔鬼。

再譬如兴趣,教育要尊重孩子的兴趣,这当然有道理。可是,人有与生俱来的对某事某物的兴趣吗? 中国传统习俗中的抓周,让周岁大孩子在一大堆东西中抓一件两件,以此推测这个孩子的志趣所在,以便将来因材施教。作为习俗,这种仪式有着对孩子良好祝愿的寓意,可是,缺乏科学支撑。的确,教育应注意培养、引导孩子学习的兴趣,追求真善美的兴趣,以激发其内生学习动力,但是,绝不能无原则地顺从孩子的兴趣。道理很简单,如果没有正确引导和规制约束,那么,上网玩游戏会是很多孩子的第一兴趣,乐此不疲。还有一点,人的兴趣很容易随着年龄增长、环境影响而发生变化,所谓见异思迁,就是这个道理。

人性懒惰,有些爱好,开始是需要强制的,逼一逼,习惯成自然,慢慢就有了兴趣。钢琴小神童陈安可2017年红遍美澳,那年她只有5岁,琴技过人,聪慧可爱,属于“别人家的孩子”。在媒体采访中,父亲说她3岁半就开始学琴,每天练习4个小时。不论是否有兴趣,这种强度的训练,对于一个3岁半孩子而言,都是一份沉重的学业负担。钢琴巨星郎朗,在父亲郎国任的严管之下,也经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艰苦练习,成名后的郎朗曾如是说:有些能力的确是天生的,但是天赋并不意味着你会通过更少的努力获得更大的成就,人生是一步一步来的,走了这一步才有下一步。

教育本质上是农业,是慢功夫,需要一步一步来,急不得。尤其是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当下,教育应回归常识,不能被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论左右,陷入概念游戏,不能自拔。教育人的职责,其实和园艺师类似,就是在学生成长的过程中,浇水施肥,修枝理叶,尔后,静待花开。但前提,一定是既要浇水施肥,又要修枝理叶,有所为有所不为。(陆建国)

(责编:郜林筱、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