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改革宁要“微词”不要危机

2019年04月22日15:02  来源:中国教育报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巍巍上庠,国运所系。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改革是唯一的选择。沈阳工业大学的改革势在必行、刻不容缓,但也困难重重。

宁要“微词”不要危机

改革是一门实干学问,也是一场价值观的较量。改革既触动利益也触碰灵魂、考验人性。漠视改革或许是因为恐惧未来,恐惧未来是因为不理解,不理解是因为不能理解或者不愿理解。20年前的沈阳五爱市场和10年前的三好街也不认为有一天会面临今天的挑战。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譬如学位点的撤销、专业的增减是教育供给侧的法则,体现的是质量和市场导向,但仍有人认为学校不顾老师饭碗“砍”专业。高考制度改革正在逐年完善,人民群众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已经从“要上大学”走向“要上好大学”。照顾了少数人一两年的饭碗,可能贻误改革最佳时机,影响了大多数人更多年的饭碗。我们宁要“微词”,不要危机。不改革,学校和事业发展就会有危险。这不是危言耸听,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礁重重,不愿意做个体手术很可能要迎来集体葬礼。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有永远保持原地的可能。

不迷信昨天的太阳

面对啃硬骨头的改革难度,“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改革认识和突破利益固化的改革勇气缺一不可。高等教育改革的方向和节奏已十分清晰,高校走外延式发展道路已难以为继。就拿高等教育的经费来说,更多地转向了从竞争性拨款中去争取资金。我们要坚持问题导向,直面和破解我们所面临的现实难题,如高端人才的引育、资源配置的优化、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服务能力的增强、分配制度的科学等,“病症”已现,“良方”未出。改革未有穷期,事业永是天地。昨天的太阳无法晒干今天的衣服,但是昨天的雨水却可以泥泞今天的道路。自从学校上一轮改革以来,关于行政和教师岗位孰更重要、“生时数”是否科学就一直争论不休,反而教育改革的核心——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却鲜有提及。正如有的人说的那样,判断改革的好坏,唯一标准就是此时此刻我的收入是不是多了,我的付出是不是少了。但我们要始终相信,“三寸金莲”走不远,“装睡的人”也左右不了大势。

春江水暖鸭先知

改革不是墨守成规地按图索骥,而是披荆斩棘中的大胆探索,出现一些问题需要修改、完善、校正,这是正常的,也是符合新生事物发展规律的。不能出现一点问题就大惊小怪,甚至戛然而止。改革行至中流,唯有合力划桨才能破浪前行,哪有把船划到江心弃桨的道理?改革不但要在存量上敢于冲破阻力,更主要是发现增量。二级管理体制改革的核心是激发活力而不是利益分配,绩效改革是为了增强实力而不是加剧纷争,更不应该是放弃主动做事、积极做事,动心起念皆为利益。一流大学一定是一流学院的集合体,一流学院也一定是一流教师铸就的。落实二级学院办学主体地位的规划设计要修正,但也要大家一起眼睛向外,不能长在深闺人不识,应该春江水暖鸭先知。多出去找“饭”吃,不要老宅在家里,端着饭碗“等饭吃”“要饭吃”。

功成不必在我

改革涉及利益分割和权利让渡,不可能皆大欢喜。改革可能得人心也可能得罪人,极有可能工作得分数、测评丢票数,甚至上门闹的、背后告的、乱造谣的,都不可避免。因为改革往往是两全诉求,“革别人命”时一片叫好,“革自己命”时立马质疑。下放责任的时候欢天喜地,让出权利的时候就推三阻四。但凡成功的改革,无不与改革闯将、干将有关。我们要坚定必胜的理想信念,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必定有我。不要成为“爱惜羽毛”的逍遥派,成功了功劳落不下,没成功冷嘲热讽;也不要成为打小算盘的应付派,打太极软抵制,对自己的事很上心,对单位的事不走心。我们要警惕短期行为损害科学发展,防止局部利益左右发展方向,力避消极懈怠延误改革时机,所思所虑不仅要有当前的发展稳定,更要有学校事业的长远稳固。创建一流大学是核心使命,深化改革是身份标识。当前需要的不单是忙于日常工作的精雕细刻,也不仅是陷于繁杂事务的加班加点,而应该是致力于改革创新的新担当新作为。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一流大学不是等来的、喊来的,而是靠我们拼出来、干出来的。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言:“既不可以失败而灰心,亦不能以困难而缩步。精神贯注,猛力向前,应付世界进步之潮流,合乎善长恶消之天理,则终有最后成功之一日!”(刘自康)

(责编:郜林筱、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