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态道德”的深情呼唤

——刘先平大自然文学的当代价值

2019年01月30日10:02  来源:光明日报
 

【文艺观潮】

很高兴读到刘先平长篇新著《续梦大树杜鹃王》(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8年7月出版),为他又一部大自然文学新作出版而庆幸。人们称道他大半生勇于站在历史潮头,以新的文学题材、体裁,丰富文学的时代性;称道他年过八旬,仍然如此顽强,三登高黎贡山,拜见大树杜鹃王,续梦千年生命;称道他不辞辛劳,不惧风险,勇敢地走进原始森林,闯入猛兽洞穴,走近大自然的心脏,寻觅万物共生共荣的哲理;称道他在大自然中寻求人与环境、环境与自然、自然与人之间的内在关系,并取得可观的成果;称道他对大自然文学的审美价值、中国大自然文学的发展史、大自然文学的内涵与哲理,以及大自然哲学的艰辛探索;称道他四十余年来以四十余部作品,关注生态平衡,呼唤“生态道德”,已经初步形成刘先平大自然文学的审美体系和哲学理念。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刘先平的文学创作被界定为“大自然探险题材的‘儿童文学’”。的确,探险好奇、追求美妙,是儿童特有的渴望与追求。在1996年出版的《刘先平大自然探险长篇系列》丛书的自序中,刘先平也提到“探险文学在儿童文学史中占有特殊的地位”,认为“需要将娓娓动听的人生故事载入探险生活惊心动魄的情节中”。

读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作品,我们能听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脚步声,听到宇宙万物生命的脉络,感受到一切生命都在表达着爱,特别是共有的母爱。他的作品遵循动物、植物、湿地、海洋等一切物种都有生命的奇特景观。刘先平为探寻大自然中生命运动的特有规律与审美价值,不辞辛劳,长年在山野里,不顾沟深壑险、道路崎岖,走万丈黑洞,听虎啸狼嗥……

在我看来,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创作大体上可分为三大阶段。

第一阶段是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中期。在此期间阅读刘先平的作品,常常是跟随他的脚步,一同奔波,共同探险,与虎豹打游击,与猴子争夺相机,听呦呦鹿鸣,看千鸟飞翔,在山野里寻趣,在险峻中探奇。在这个阶段,他的作品在结构、样式、语言、图画和出版版式上,都具有鲜明的儿童文学特色。他激情地为大自然呐喊,歌唱它千姿百态的神奇。对爱好大自然探险的成年人读者来说,这样的作品也颇具吸引力。

第二阶段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至21世纪初叶。他的作品既保留原有风格,又展现出对大自然文学审美价值新的追求与探索,在探险中他开始注重寻觅万物生命的共同壮歌。我们看到他的思想火花在不断绽放出崭新的花朵。此时,他在大自然探险中开始思索什么是大自然,什么是大自然的生命,大自然与动物、与人、与人文、与宇宙是什么关系。他给予大自然更广泛、更深刻的审美观照。这个阶段,他在作品的前言、自序里常常扪心自问:是人类属于大自然还是大自然属于人类?他明确提出“大自然赋予我生命,我爱大自然如生命”的观点,提出人与大自然同生共荣的审美理念。

第三阶段是21世纪初叶至今。他曾经领略过绿水青山的美好,现在不得不为被砍伐的青山懊丧,为干涸的绿水顿足。生态的哭啼、生命的悲壮,刺痛了作家热爱大自然的心。作家的一腔热血在灼烧,他挥笔为大自然的悲壮命运而发出生命的呐喊!

至此,作家的笔走进大自然中一切生命的内心世界,触摸宇宙万物生命的脉搏,他深入江河湖海、森林兽穴,为万物的生存环境而感怀,为生态的严重失衡而焦急。他以一个文学家敏锐的审美触角,在20年前就开始呼唤“生态道德”,并明确提出“生态道德”的缺失造成了生存环境的危机。在这个阶段,他总是在思考天、地、人之间自然一体的法则,认识到人与大自然有着内在统一的关系,人与大自然谁也不附属于谁。

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使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地位更加明确,有利于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刘先平四十多年来跋山涉水,以大自然文学作品的名义呼唤“生态道德”终于有了归宿。他喜出望外,振奋精神,三攀高黎贡山,在《续梦大树杜鹃王》中进一步查明百年前英国人福瑞斯特盗窃了我们森林中无数的珍稀物种。但偷盗者盗取不了深扎于土地的根须。而根须才是大自然的生命所在。一百年之后根须下的杜鹃又生长成了参天大树。刘先平得以再次寻觅到原始森林中的大树杜鹃王,这位八旬大自然探险家心中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2015年10月在大自然文学国际研讨会上,与会者对以刘先平为代表的中国大自然文学界取得的成就给予高度评价,这也是对刘先平个人在大自然文学创作上取得成就的历史性认可。刘先平开创的中国特色大自然文学是一个新题材、新样式。它涉及人文与环境、环境与生态、生态环境与大自然、人与大自然、大自然文学与哲学、生态道德与人际道德、法治与德治等关系。大自然文学面临的这些新课题,需要文学家站在历史潮头勇敢面对。刘先平敢于在学术问题上“探险”,剖析大自然与生态环境的内在联系,探寻天、地、人之间的奇妙关系。为此,他拜生物学家、动物学家、植物学家、史学家、海洋学家、哲学家等为师,老老实实当起小学生,专心学习。久而久之,他的知识修养更为渊博。在他的笔下,一切生物都有了生命价值。大自然文学走进了这个崭新的生命循环圈,以深邃的哲理,扣人心弦地抒发感人肺腑的故事,书写大自然文学华丽的新篇章。

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源于他长期沉浸在大自然之中而收获的鲜活感受,源于“道法自然”的大自然哲学,遵循“天人合一”“和谐共生”的哲理,源于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所有这一切都化为刘先平的大自然哲学,就是“大自然赋予我生命,我爱大自然如生命”,就是“我在大自然中跋涉了几十年”,其实只是在做一件事,“呼唤生态道德”。

刘先平关于“生态道德”的呼唤,揭示了人为自私之利而违背自然规律、破坏生态平衡,最后遭受大自然惩罚的苦果。刘先平建立“生态道德”的迫切愿望,发自热爱大自然的深情呐喊。这里讲的道德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一般道德,而是因利益诱惑而损伤环境的人与自然之间的道德关系。老子说:“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这就是大自然与日月天地长久运动不息的内在辩证关系。

十分感谢以刘先平为代表的一批大自然文学家,走上了开拓大自然文学的时代潮头,走在了世界前列,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大自然文学佳作。(作者:翟泰丰)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