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雨大化(新时代之光)

2018年10月10日08:2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车在大化县城红河南路的一家宾馆前停下。

这是下午四点的光景,斜阳犹骄,天宇蔚蓝,大地热气灼人。

踏上大化的土地,心里油然涌起一种亲切感。前年,曾来过大化,此番是旧地重游。

同行的同事们就不一样了,一色北方人,第一次到大化,下车后一边好奇地张望大化县城的街道,一边感受着南方的湿热天气。

六月天,全国各地哪儿不是热气蒸腾?不过北方是干热,常伴着些风,且早晚温差大,不似南方这般热中又潮。大化眼下的湿热,在南方却也平常。

大化的美,在红水河“百里画廊”。

翌晨,从县城乘车约十五分钟到达板堆码头,登上“百里画廊”的游船。望望天,多云,太阳不见踪影,有南方夏日里难得的阴凉。

游船缓缓驶离码头。大家走到甲板或登上船顶观览。

“百里画廊”是大化水电站大坝拦水形成的峡谷河段。只见两岸绿树丰茂,碧草萋萋。喀斯特地貌的山峦,在浓云笼罩下或昂首耸立,或沉身低伏,如列如阵,如舞如蹈,气象万千。河面映展着两岸植被和山峦的倒影,黛绿而静谧。

红水河是珠江水系干流西江的上游,流贯贵州和广西。红水河发源于云南曲靖马雄山,称南盘江,流至贵州望谟县与北盘江会合,始称红水河。在广西,红水河流经乐业、天峨、南丹、东兰、大化等十多个县区。

历史上,红水河的水是红的。红水河的得名,乃因流经红色砂贝岩层,水色红褐。在天峨县境,红水河甚至曾被称为乌泥河。改革开放,也改变了红水河的颜貌。大化水电站1983年开始蓄水发电,它只是南盘江红水河水电基地十级开发的第六个梯级电站。大化水电站上接的岩滩水电站,同在大化县境内,1992年开始发电。而上游的天峨县,2007年又建起了作为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和“西电东送”的标志性工程,仅次于三峡水电站的中国第二、广西最大的龙滩水电站。南盘江红水河这些电站的兴建,重写了红水河的历史,红水河的红水,被层层沉淀,变为一条蜿蜒在南方大地的绿色长河。

船在“百里画廊”中畅行,水面与两岸美景,不断迎面扑来。船过鸡公山、月牙山……听着东道主的介绍,觉得这些山水的名字起得倒也贴切和有内涵。岸边山坡上,不时有绿树掩映的人家。有人家的岸边,停靠着一两只带舱的小船,想必是出行以及打鱼之用。岸坡上一个小村庄,分布着一栋栋二三层的小楼,墙面一体灰白色,并盖有斜面楼顶,颇为别致。问东道主朋友,得知此村乃贡川乡龙勒村。此村依山傍水,风景如画,在政府的帮助下,村民如今住宿条件已有不少改善。

大化的美,又在七百弄。

来到七百弄国家地质公园,已是午后。天已阴转晴,云开日出,热浪又滚滚袭来。然而,来到号称“天下第一弄”的甘房弄观景台,四望连绵不绝的山峰,俯瞰八百米下的甘房弄,一行人被震撼了,不顾酷热高温,纷纷用镜头捕捉这一天下奇观。

七百弄分布有世界上又陡又深的岩溶峰丛地貌,与云南路南石林、桂林阳朔峰林并列为世界三种典型的岩溶地貌类型。七百弄高峰丛是世界上峰丛最密集地区,峰顶海拔九百至一千米,海拔八百米以上石峰有数千座。这里的岩溶洼地是世界上最密最深的深洼地区,七百弄的峰丛像一个个大漏斗,圈出洼地两千五百多处。高峰丛深洼地、岩溶谷地、岩溶洞穴、岩溶峡谷、水体景观、地下暗河、地质剖面、生物化石……组成了这里的壮丽景观。

大化的美,还在“绿珠长湖”。

“绿珠长湖”是当地人对岩滩库区的称誉。岩滩水电站的兴建,蓄水形成了五十六平方公里的库区湖和长达十六公里的峡谷水库。观览“绿珠长湖”之时,天降大雨。大家坐在船舱里,透过舱窗欣赏雨中的湖光山色,别有一番情趣。只见天空乱云奔飞,两岸山头云遮雾绕,隐约变幻。一座座孤岛不时冒出湖面,撞入眼帘。雨不停地击打着湖水,溅起朵朵水花,湖面一片苍茫。雨不停地击打着船,冲刷着舱窗,叩击着船上游人的心弦。

到达生态民族新城时,恰好雨歇。

生态民族新城风格别致的幢幢小楼大厦,让人感觉仿佛是到了某个大城市的商住新区。这里是大化县易地扶贫搬迁与城镇化结合的试点工程,占地面积三千多亩,总投资约五十亿元,全部建成将可容纳六万人,目前已搬迁安置贫困人口两万多。同时,亦有提供教师和公务员的团购房、公租房和面向所有居民的商品房。

站在生态民族新城规划模型沙盘前,大家对这座新城全部建成时的壮观前景甚为振奋。贫困户安置到这里,不仅住上现代化设施齐全的楼房,每人还有一笔补助金。然而,故土难离,农民对土地和家园永远怀着深情的眷恋,尤其是老一辈农民,更不易被城镇生活所打动。不少年轻人即使搬来了,也面临着就业谋生等问题。毗邻的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对这里的很多农民工更有吸引力。如何让这个新城生发出更多生机和吸引力,值得努力地探索下去。

不过我想,即使有这些隐忧,生态民族新城依然展现着前行的步履和身姿。今天七百弄弄底里的村民们,在广东等地打工的大化农民工们,已经不是昨天的他们。他们守着弄底的破房旧屋,他们睡着工厂的简陋床铺,不再是别无选择,而恰恰是他们做出了选择,他们有了选择的能力。无论多苦多累,那个不太远的地方,还有着他们的一个值得自豪的新家。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东晋陶渊明诗里的“大化”一词,乃指大自然。大化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似乎也早已养成不喜不惧的心性。(石一宁)

原刊于《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10日 24 版)

(责编:王培(实习)、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