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科学家传记丛书》第一卷出版:

既见科学的“天地” 又见科学家的“人”

2018年07月12日11:12  来源:贵阳日报
 
原标题:既见科学的“天地” 又见科学家的“人”

《贵州科学家传记丛书》第一卷十九位入传科学家。郑文丰 摄 来源:贵阳日报

欧阳自远(左)、马克俭两位院士为《丛书》第一卷揭幕。郑文丰 摄 来源:贵阳日报

首发式现场。郑文丰 摄 来源:贵阳日报

“嫦娥之父”欧阳自远、空间结构领域权威马克俭、农药界“大咖”朱宝安……包括十七位两院院士在内的十九位黔籍或在黔工作多年的杰出科学家,在我省首部记录科学家的传记类丛书《贵州科学家传记丛书》(以下简称“丛书”)第一卷中集体亮相。

十九位传主的学术研究涵盖地球化学、冶金物理化学、矿床学、环境地质学、结构工程学、天体化学与地质化学、草地农业学、农药学、太空科学等多个自然科学领域。他们所在的自然科学领域可谓是面对“天地”做“上天入地”的工作,对未接受相应学科训练和科普教育的大众而言,在“天地”上成就卓越的科学家,只可远观。为此,《丛书》编委会特别聘请省内十六位作家为这些科学家立传。《丛书》里科学家们在讲述各自科学故事的背后,却有着共通的贵州情怀,以及殊途同归的科学人文精神——引用欧阳自远院士的话说,是十二个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主创新。

7月9日,随着《丛书》第一卷在贵阳首发,《丛书》第二卷、第三卷的编撰工作也正式启动,已收集整理、研究确定入选的贵州杰出科学家近五十名,其中两院院士十一名,采访线索的梳理和签约作家的遴选正在进行之中。按照规划,《丛书》以明清时期、民国时期、新中国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发展时期四个时段为主线,在第一卷即两院院士卷的基础上,将陆续出版《贵州改革开放时期杰出科学人物卷》《新中国建设时期贵州杰出科学人物卷》《贵州民国杰出科学人物卷》《贵州明清杰出科学人物卷》。《丛书》计划五年时间内完成,共涉及一百余位杰出科学家。

  A 科学家个人史

  与贵州建省史相参照

2010年起,中国科协联合中组部、教育部等12部委组织实施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2016年下半年,贵州省政协原副主席、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会长班程农牵头,开始酝酿《丛书》的立项,作为“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的响应与延续。

《丛书》在总体定位上,让杰出科学家的个人史、群体演进史与六百年贵州建省史互相对话、互为参照。《丛书》执行主编孙保华先生介绍,编委会抓住贵州建省六百多年“移民”大省的特点,从贵州近现代教育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入手梳理了四个重要的历史发展节点:明清时期“改土归流”,大量“流官”入黔带来的先进理念;民国乃至抗战时期,内地八所大学西迁贵州;新中国成立初期,三线建设对贵州的历史性贡献;改革开放四十年,贵州教育科技步入发展的“快车道”。四个阶段中,大量外地人才进入贵州,其中不乏有学识、有能力的人才,他们构成了贵州杰出科学家的主体。“在此大背景下,我们对杰出科学家的相关线索、成长历程、突出贡献和历史影响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收集整理,对贵州杰出科学家有了整体的认识,进而形成了《丛书》编纂出版由远及近、分步展开的工作脉络。”他说。编委会在前期工作中制定了“贵州入传科学家简表”,包括入传科学家的工作经历及主要贡献、科学家及家塾联系方式等,为下一步的传记写作搜集了第一手资料。

2017年5月,《丛书》确定编撰方案并正式启动,根据方案,《丛书》第一卷是整部丛书的开篇,要集中贵州科学家的精华,在入传对象上,原则上定位在贵州生活5年以上或贵州籍贯的著名科学家。经过反复斟酌,编委会初步选出了符合条件的二十余位科学家名单,最终落实十九人入传,入传科学家年龄最大的为1917年出生、最年轻的1963年出生,横跨整整半个世纪。当月月底,《丛书》编委会与省作协合作,聘请首批十六位作家作为撰稿人。他们的目标是,浓缩展示贵州建省以来六百多年间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中作出贡献的杰出人物的精神风貌,总结贵州近代科技发展的经验和优秀成果,围绕科学技术进步和创新创业的主题,将创新驱动发展在贵州引向深入并提供有益启示。

  B 让科学家们的精神

  成为年轻人向上的标杆

“我们想得最多的,是怎样创作才能对得起科学家,才能对得起《丛书》编委会寄予的厚望,才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丛书》签约作家、省作协副秘书长孔海蓉女士说。在半年多时间里,他们兵分多路,用一个生命去感悟另一个生命,去探寻科学家独特的心路轨迹,去追溯往事背后的艰辛历程,去采撷精彩鲜活的生活细节。

在路上的作家们,有着一个共同的问题意识:了解贵州,不能仅限于了解黔山秀水,也不能仅限于让大家看到改革成果和科学技术成果给贵州人所带来的物质层面的改善和进步,也不能仅仅停留在综合性、互动娱乐性的各种展示宣传和网络宣传上,还应该多营造一些可让大家接受的贵州科学精神和拼搏精神,启发人们去深入思考何为贵州精神?贵州科学家在这块热土上如何工作?在何种驱动力下去从事创新创业?

前期工作中,由于部分入传但已逝的科学家除网上有简单资料外,其他几乎一片空白。比如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简称“地化所”)侯德峰、涂光炽、刘东生、郭承基等几位著名院士。对此,地化所专门安排了半天时间,由欧阳自远院士与编撰作家、编辑集中交流座谈,提供了翔实的信息和线索,讲述了许多关于他们的生动故事和对贵州对国家的历史性贡献。

“在写作过程中,科学家们志存高远,日积跬步以至千里的风范,让我们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力量!虽然我们无法完全还原科学家们所经历的风雨和内心的情感,但是我们深信,为科学家立传,就是为科学立言,为强国立威。”这是《丛书》签约作家李祥霓、涂万作、宋小竹、刘燕成等共同的心声,“我们力争以独特的视角,去谱写这些才华横溢的科学家的奋斗之歌、奉献之曲,让读者在阅读中,情感产生共鸣,灵魂更加接近。我们希望,能用与科学成果同样珍贵的人文精神,为年轻一代树立积极向上的标杆。”

  C 感受科学家们

  浓浓的乡土情怀

签约作家在交流过程中有个共同的“热门”话题,那便是传主的贵州情怀。

“我的户口还留在贵阳。”欧阳自远院士笑着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北京方面发来的调令一直没有断过,直到成为探月工程首席科学家、“嫦娥之父”,欧阳院士依然留在贵州。他常年在全国各地进行科普讲座,讲座上常常天上地下,讲到地球时不时会穿插和贵州有关的地形地貌作例子。有人开玩笑说:欧阳自远院士是让月球和地球记住贵州的人。

“中科院地化所设立在贵州,我与贵州也结下了五十多年的特殊情缘。贵州是我的根,植物没有根,便会枯萎。”欧阳院士说。欧阳自远院士注意到,《丛书》第一卷十九位入传科学家中,十一位出自中科院地化所。“其中四位是我的师长辈,四位是我的同辈,还有我的学生辈。”在他看来,“师长辈们在解放前树立了‘科技救国’的光辉典范,我们这一辈和学生辈就要沿着先辈的步伐,走向‘科技强国’的路程。我一生从事科研工作,明白中国科技工作者只有一条路可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主创新。”《丛书》中,作家沈仕卫写了这么一段话:“欧阳自远探索星月世界,从地球出发,具体讲,也是从贵州启航,因为这里是他的学术基地,这里是他的根。”

中国工程院院士马克俭毕生致力的领域是“空间结构工程研究与设计”,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用最少的钱盖最好的房子。”马克俭院士号召我省科学家走贵州科学之路,“结合贵州实际,发挥自身特长。”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马克俭的创新研究成果及应用,在空间结构领域崭露头角,省内外但凡有大跨度的公共建筑,业内人士就会想起贵州的马克俭,于是就有一些外省的单位动起了把马克俭这个“建筑设计宝藏”挖走的念头,高校研究机构、民营企业都发出邀请。马克俭的回复一以贯之:“谢谢你们,我哪里也不去,我舍不得离开贵州,就在贵州干了。”

“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祖国,有乡土情怀。”孔海蓉感慨地说,作家需要讲述的贵州科学故事、需要展示的“贵州骄傲”还有很多很多。(郑文丰)

(责编:郜林筱(实习)、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