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前 整寨搬下老鸦山 23年后 住上小楼开上车

2018年05月15日08:53  来源:贵州日报
 
原标题:23年前 整寨搬下老鸦山 23年后 住上小楼开上车

1995年搬下山前的老鸦山苗寨民居。(资料图片)

1995年由政府修建的罗依新寨民居。(资料图片)

现在居民住进了小楼,开上了汽车。

贵阳市花溪区有座大山,叫老鸦山,海拔1550米,山高入云,陡峭难攀。

1995年以前,老鸦山上,有个苗寨:23户人家,109人。

寨里的人过着几近于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常年住在残破的茅草房里。“白天泥塘饮水,夜晚松枝照明。”

寨里的人很少与外界来往。小伙子没见过汽车,大姑娘听不懂汉话,“唯一知道外界信息的通道,就是杀猪匠那小台老掉牙的半导体收音机……”那年的新闻报道说,老鸦山苗寨,人均收入就200多元,过着靠政府救济的穷苦日子。

1995年1月,老鸦山上。

23户苗族人家,100多口人,收拾完家里值钱,或舍不下的东西,背着大包小包,扶老携幼,一步一回头,告别那些住了几十、甚至上百年的破旧草屋,向着山下黔陶乡骑龙村一个叫罗依山的地方进发。

那里有花溪区政府和有关部门出资49万元给他们新建的家园——罗依新寨。

这是贵州有记载的第一个易地扶贫搬迁新村。

刚建的罗依新寨,有25栋砖木结构瓦房,统一在屋后配套了猪牛圈,水、电、路“三通”。

那一年,23户人家,在各自分到的新居里,百感交集,过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新年。

那一年,罗依新寨的人均纯收入,比在老鸦山上的1993年净增了500元。

那时,通过“移民搬迁扶贫”的罗依新寨,在全国都是个新鲜事。而今天,易地扶贫搬迁的村寨数不胜数:仅2013年至2017年,5年间,全国易地扶贫搬迁就达830万人,仅贵州就搬迁了173.6万人,占全国搬迁人数的五分之一还多。

岁月流转,23年后的今天,罗依新寨,究竟变成啥样?

5月13日,天气晴好。带着好奇,记者决定一探究竟。

新寨恐怕已经变成老寨了吧。临行前,记者搜索关键词,地图上找不到,却发现网上有这样一段描述:“老榜河是花溪南线旅游中段的重要内容,和青岩古镇、桐埜书屋、罗依新寨及沿河浓郁的布依族风情连为一体……”

知道寨子在花溪,在黔陶乡,离青岩不远,便放心出发了。

一路风景。虽在乡道上转来拐去,但民风淳朴。凡问,路人皆热心指引,很快便穿过正在修建的寨门,进了罗依新寨。

寨子不是记者想象中的苗寨风格,水泥小楼房居多。

微风拂面,寨子中间的树林,哗啦啦一阵响,寨子门口遇见的第一户人家,热情地欢迎记者的到来。

四十出头,一脸憨厚的杨世合,就住在寨门右边第一家。两层小洋楼,院子里摆着一辆北汽X35型SUV、两辆摩托,还有两部小孩的玩具车。

记者笑说:“你家车真多。”

“那里还有一辆农用车呢。”杨世合指着左后方寨子里的休闲小广场对记者说,“主要是方便,什么场合,就开什么车出去。”

杨世合掰着指头算了一下,罗依新寨目前已有8辆汽车。

“我们寨子现在已从当年的23户发展到34户。”杨世合带着记者在寨子里走走看看,“这些年,大家主要靠种蔬菜和在外务工挣钱。大多数人家都改建或另建了小楼房。”

记者发现,23年前建的房子,现在还住的已经不多了。

“我们现在主要种小香葱。这两天,一斤能卖两块钱。”杨世合说,每天下午都有人开车到寨子里来收。他们家劳动力少,但一个月也能卖两三千块钱。此外,杨世合还在花溪的一个塑料袋厂上班,一个月有5000块钱的工资。

据黔陶乡党委副书记郭鑫介绍,罗依新寨行政名称叫骑龙村一组,是他们乡选定的万亩香葱基地之一。“香葱一年轮种三季,一亩一年下来,能挣18000元左右。”

“你看,我们寨子里边有水塘,可养鱼种荷花。那边有条小河,后面的山顶上,还有个清代的古营盘,如果搞旅游开发,我们的日子会更好。”杨世合憧憬地说。

杨世合的想法倒不是空穴来风。郭鑫说,黔陶乡已是花溪“溪南十锦”之一,将整体推进乡村旅游,罗依新寨就在其中。(高发强)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