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州三章

2018年04月20日09:31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嵊州三章

作者:吴重生

在剡溪,我愿投水为鱼

接近剡溪

我有一种投水为鱼的冲动

在小黄山顶俯瞰人间的

冬去春来

这个制高点

正是越曲最高亢的部位

我必须保持踮脚仰望的姿势

看启明星如何脱胎为长庚星

我向自己赊借两天光阴

一天给桃花和梨花

给我们一年前约定的花期

一天给草台班子的戏

试写修竹的沉吟

重生之门就在那山花烂漫处

摆一桌春菜宴

要有草头和米糕

还要有剡溪水的手工冬酿

我在小镇等待花海出现

不约而同出现的嵊州红

使我想起魏晋

那个把风雅缠在头巾的朝代

历史的前额

正被悠长的诗韵包裏

谢灵运的芒鞋、李白的酒盏

杜甫的拐杖、陆放翁的斗笠

他们的影和形

正是越剧青色的前世

如今

我们从山腰进入春天的腹地

沧浪的波光与火焰在大地之上

这一刻,东王村头的樟树已老

沿着一条河流

沿着一条河流

我找到嵊州

越女手酿的黄酒倒进酒杯

施家岙村的桃花开了

所有的台词都苏醒过来

过往的蝴蝶和行人一起

醉倒在

比历史更古老的唱腔里

一股无法抗拒的暖湿气流

将群山乘驭于此

时光静止,文化浩浩荡荡

越剧的酵母遁入今夜的剡溪

鱼儿,按生旦净末丑排列

良辰是江南三月的别名

钗头凤,可是你的词牌?

黄钟大吕

委托梁祝唱段传送心声

建一座艺术殿堂,在心灵之上

报喜鸟作屏,海棠花作梁

这是旋律深处的女儿国

吴越风骨由剡溪水叠加而成

来自燕赵的一道山岗

排队进入我的诗行

心何以抗?

唯嵊唯越!

我在北方待得太久了

我在北方待得太久了

记忆里的梁祝,已随风干了

从绣荷包到四香缘有些匆忙

从谷雨到白露,我忘了带盘缠

这么多年

我一直带着玉蜻蜓飞

龙凤锁可曾锁住我的童年?

遥想当年,剡溪水初入黄浦江

浪花飞溅直抵蟾宫门外

流水做的唱腔是登月门票

江风做的身段是彩云倒影

施家岙村的王金水

是戏神的信使

他将银花、杏花揉捏成春饼

越剧的骨髓里

流淌着吴越文明

王羲之早已在书法线条里

为越剧埋下伏笔

东王村的香火一直萦绕在

施家岙的古戏台上

四季春科班

鸟和人类都曾是它的学员

越剧垄断了人间的抒情方式

我在北方待得久了

对“才子佳人”的故事有些陌生

而你

在北方大部地区

如一场纷纷扬扬的海棠雨

把爱情的疆域

交给蝴蝶的翅膀来划分

  

(责编:陈晶晶、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