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干部罗光彩:拼老将骨付荒岭 满目青山照晚晴

2018年04月11日15:55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87岁了,罗光彩眼力还非常好,下午没事就看看书。
87岁了,罗光彩眼力还非常好,下午没事就看看书。

4月的大娄山,绿意盎然,阳光透过薄雾照进桐梓县娄山关街道娄山村的牛心山。87岁的罗光彩缓慢走在林间,看着一棵棵松柏香樟,就像看着自己的一个个儿女,怎么看都觉得舒服,怎么都觉得看不够。

花22年心血亲手栽种守护长大的100余亩3万多棵树,每天不到山上转一圈看一看,罗光彩心里不踏实。

“这棵树是我和老伴陈明珍刚上牛心山时栽的,看着它从一颗小树苗长成这么大,自己就高兴。”每天上山,罗光彩都是走走停停,不时抱抱自己当年和老伴一起栽下的树,量量是否又长粗长壮。

罗光彩出生于1931年,桐梓县县志办退休干部。退休后,罗光彩为什么不留在城里享清福安度晚年,偏要独劈山居终年劳碌呢?

从《忧地歌》谈起

“杞人忧天堪笑痴,握紧忧地岂持疑?频频伐木青山少,野火毁林何时了?君不见,黄河代代哮悲歌,一年卷土有几多?长江上游树日少,岂忍长江变黄河?君不见,狂风大作黄沙起,黄尘滚滚溢千里,不毛沙漠日日增,管教后人何处挤?君不见,森林减少鸟飞稀,山光岭秃禽兽绝,自然生态失平衡,赤地千里人自灭。忧地歌,为谁作,唤起人人都爱绿。多栽树,少伐木,永葆青山葱郁郁。葱郁郁,保水土,林茂果丰物产富。物产富,资源足,造林就是造幸福。因树木,犹树人,人人爱树树成林。树成林。气候清,风调雨顺谷丰登。谷丰登,人温饱,小康大康起步跑。山清水秀人长寿,人民江山人民保。”

1993年,罗光彩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踏遍了桐梓的山山水水,做了大量的实地调查,并向有关部门报送了一份份关于治理石漠化的建议和报告……当他看到一片片顽石暴露的乱石岗,一座座荆棘遍野的荒山岭,感触良深,于1994年春挥笔创作写下古杂长诗《忧地歌》,相继在本县诗刊《播韵》和《贵州诗词》《新华诗叶》等省级诗词刊物上发表,2003年又在全国首届“秦皇杯”保护地球诗文大赛中获一等奖。

罗光彩出生于一个山区农民家庭,从小热爱山水,热爱劳动。参加工作后又经常下乡与山水与农民与劳动打交道。在发表《忧地歌》之后,毅然选择了走上牛心山这条山路。那一年,罗光彩已经64岁。

牛心山,位于娄山关北侧,海拔1200多米,因主峰形若牛心而得名。由于昔日林深树茂,当地群众惯称为牛青山。由于大炼钢铁乱砍滥伐,整个山头已见不到一点绿色,呈现在罗光彩眼前的是乱石遍野、荆棘满坡。

“拼将老骨付荒岭,誓植牛心万棵松。”罗光彩决定将自己的余生投入到植树造林事业中,上山第一天就拼命干起来。每天天不亮,他就扛着锄头、拿着镰刀,上山挖穴、种树、培土、浇水。尖利的荆棘经常把他的脸、脖子划出一条条血印子,多年捉笔杆子的手被锄把磨出了一个个血泡,疼痛难忍,家人都感到十分心痛,劝他,“你工作了几十年,应该休息了,何必再去受这些苦嘛!”但罗光彩一点也不听劝,他让老伴用缝衣针挑破血泡,找来碘酒擦一擦,贴上创可贴,又植树去了。

由于不停地劳作,罗光彩的双手磨出的血泡重重叠叠,慢慢变成了老茧,刺锥不钻,针扎不进。

为了方便栽树,罗光彩和老伴陈明珍借住在山上的土墙房里,吃住在山上。谈起种树的艰辛,罗光彩感慨万千。在陡峭的山崖上开荒种树,罗光彩都不记得自己和老伴摔过多少个筋斗,挨过多少风雨……

经过一个冬春的奋战,首战告捷。罗光彩在牛心山上,垦荒营造出第一批树,植杉12000株,绿地50余亩。

举家迁入共植长青树

罗光彩曾经在农牧局工作过,他深深知道栽树容易、管护更难。要绿化荒山,必须像打仗一样,不仅占领山头,更重要的是坚守阵地。光栽不管,等于白干。罗光彩决定破釜沉舟,扎根荒山大干。他说服老伴,卖掉城里的房子,举家迁入牛心山定居,抱定“壮士一去不复返”的雄心壮志,在牛心山上开始了桑榆之年的搏击。

白手起家的他毫不吝啬将平生全部积蓄的10多万元尽付与牛心山的绿化中。

“天际金鸟复深沉,黄昏伴侣倍情深。相依共植长青树,几度春风看茂林”,罗光彩作的这首诗饱含着他和老伴绿化荒山的心情和为后人造福的乐观情怀。

采访中,我们仔细参观了这座用两位耄耋老人的汗雨浇秀的青山。上百环的梯土,上百环的石坎,上千米的山道都是他们在日月的深沉中亲手开拓出来的。随着岁月的流逝,罗光彩的低血压、神经衰弱等老毛病在风吹雨淋中奇迹般地消失。更使人难以想象的是,在那陡峭的山峰上行走,令记者也为之心惊胆战。可年事已高的罗光彩竟在这奇峰险岭上创造出惊人的奇迹:百亩的陡山上,上万棵松、杉、香樟、女贞纵横成行,整齐划一。树高林密,蔽日遮天,在半山的石壁下,坐落着一座干净整洁的小楼。房屋四周,茂林修竹,瓜果飘香。依山两潭碧水倒映出岩畔花圃果园。林中条条曲径通幽,凉亭三两错置。时闻鸡鸣狗吠,四季鸟语花香,好一幅“苍松翠竹悬崖傲,明月清风晚景舒”的画卷。而这一切都是两位耄耋老人相依共植开创出来的。

遗憾的是,老伴陈明珍于2015年去世,留下罗光彩一人独守山林。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儿女们劝父亲下山安享晚年。可是罗光彩实在放心不下这片山林,罗光彩说这些树木就像自己的儿女,他一天天像呵护婴儿一样抚育着他们长大,他如何舍得抛下自己的“儿女”不管!

牛心一颗绿千秋

罗光彩是共和国诞生后第一批参加工作的老同志,已有60多年的党龄,对党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他每天晚上都准时收看新闻联播,了解国家发展大事,不懈地学习党的理论知识,不断地勉励自己,“老罗啊,岁月不饶人,抓紧时间做点事吧。”罗光彩绿化荒山的计划已经实现,该好好歇口气了。可他越是暮年,壮心越是倍添。为保青山千秋绿,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他果断投入上万元、100多个人工,在牛心山顶上构筑30多立方米的天花水窖,以作消防灌溉用。在半山构筑300多立方米的山塘,以保荒山的绿化使用。每月省吃俭用,剩下的工资就用来请人背水泥、背砂石,请人工一段一段的修上山的水泥步道,还购买音响,为上山锻炼的人提供跳坝坝的场地。

如今,罗光彩栽种的树已变成茂密的森林,山两侧农民垦种的地,今已全部还林。谈起未来,罗光彩说:“只要我身体还能动,我就要经常去山上巡山,守护好这片山林。争取多活些年,在林间多修一些水泥步道,为县城居民上山锻炼提供方便。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牛心山成为县城居民度假游客、避暑休闲和登峰揽胜的森林公园。”

罗光彩为什么有如此崇高的人生境界?从罗老推荐的一首名为《牛德颂》的诗里,我们找到了答案。“天生万物,唯牛最勤。木栏泥棚,甘系身心。碎草杂刍,不论枯青。不想以琴声乱耳,只听从鞭子命令。与太阳同其起居,共天地承其旱霖。夕阳红乃人间可颂,老来梦见鞭影犹惊。惜万人歌德,牛心何寻?”

罗光彩把一颗共产党员的“牛心”紧紧地系在了牛心山上。

春风吹来,满山涌起林浪,那林涛似掌声、像歌声,仿佛在点赞一位老党员、老干部无私奉献的博大情怀。(尤晓婵 彭光杰)

(责编:邓庆雨、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