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山寨曾是古战场——

岑巩张家寨:千米山巅上的“空中土司庄园”

2018年03月27日09:07  
 

庄园窨子屋基及残墙

日前, 岑巩县文史工作者冒雨前往该县注溪镇岑王村考察调研文化遗存,发现岑王村海拔一千余米的岑王坡山巅之上存在一座古代土司庄园,规模之大为古思州(今岑巩县)之冠。

沿着岑王坡峡谷和悬崖峭壁上人工开凿出来的仅容一车行驶的崎岖山路,笔者一行好不容易才登上岑王坡山巅之上古庄园所在的张家寨。

千米山巅惊现秀丽庄园

张家寨属于岑王村,全寨18户、50多口人,全部姓周,却无一户张姓,与周边村寨大多以原住居民姓氏为寨名的情况形成强烈反差,这是张家寨留给世人的第一个不解之谜。

据寨民周重融说,他们的先祖周大本于康熙年间,从10余里外的岑王坡下的小堡村搬迁而来,在张家寨发展了12代人。至乾隆年间,周大本孙子周学梅生八子,于是大兴土木建造庄园,连建8幢排列讲究、秀丽典雅的木楼群,外建厚达尺余至数尺、高达3米至9米的砖石围墙。据文史人员现场目测,此庄园大约占地300余亩,配套建有练兵场、跑马场、学堂坪、窑田、人工古井、洗衣池、花格路等。

在险峻陡峭、与世隔绝的千米高山之巅,周氏为何有如此力量建造庞大的庄园?文史人员查看张家寨周氏家谱时,发现周氏原是思州周氏土司官周德远的后裔。

清康熙年间《思州府志》及民国《岑巩县志》记载:周德远于元朝至正十七年(1357),由江西吉安府吉水县泥田征黔有功,授岒南总管府副参部下,开辟黔江、思州,为思州宣慰司领兵头目。洪武元年(1368),归顺大明朝廷有功,授都坪长官司正长官,与何氏轮流掌管任事。司治在今岑巩县思州古城内,与府衙同署。其后裔孙世袭都坪长官司正长官,至民国三年(1911)废止。周氏世袭土司职官557年,其子孙分布在今思旸镇城关、草鞋田、燕子山、周家林、冲顶,注溪镇岑王、小堡、周家沟、地朗,大有镇异溪等地。

张家寨屋后周大本墓碑文字记载,周大本是有八品级别的土司官,根据土司职官世袭制,他的后裔子孙也有相应的承袭,所以在他的孙子周学梅这一代,应有足够的财力和实力建造这座千米高山上的空中土司庄园。

神秘庄园可能毁于咸同苗乱

站在千米高山之巅的张家寨,看着庄园满目的断壁残垣,前方是深沟大壑、云山雾海,进山出山插翅难飞,是谁又有如此武力将如此坚固的空中庄园毁于一旦的呢?

面对我们发出的疑问,周大本第10世孙周重龙说,上辈人流传,庄园毁于一场苗乱,反苗得知周家有很多金银财宝,前来围攻。由于庄园坚固,有训练有素的家兵把守,苗兵久攻不下。后来,苗兵用一奇策,将庄园后山几十米高的大枫树砍倒两棵,枫树直接倒在庄园内,苗兵便从树身上蜂拥而入,将庄园内的老少几乎杀绝,所幸周家有一男丁藏身屋角桌下,躲过劫难。苗兵将财物洗劫一空,放火烧毁庄园离去后,周家男丁趁夜色逃离家园,背井离乡直到苗乱平息后才得以返回庄园,在废墟之上重建家园,生息繁衍至今。

周重龙说,直到他小时候,还亲眼看到有一株几抱大的枫木树,从后山一直倒到庄园里的屋基上。

翻开周氏家谱,我们惊奇地看到,周大本第7世孙中出现一个奇怪现象,此时人丁最为兴旺,已发展到18人,可是他们除了其中两人有子嗣外,其余齐刷刷绝后。经过估算,此时大约为清朝咸同年间。再翻开民国《岑巩县志》查看,此时思州大地正发生着风起云涌的苗民起义。

“同治元年(1862)六月,张秀眉与姜应芳领导的苗、侗义军联合,以数千人分3路由青溪抵罗家山(今注溪)、小堡,先后攻克府城之外磨寨、烧寨、鲁溪、异溪等坉寨。知府陈昌运请湘军800人驰援。”“同治五年(1866)冬十月,张秀眉义军攻雷公田(今天马镇境)后,设义军总部。与官军激战2个月,击毙湘军副将李续榭、总兵洪有元等,官军伤亡惨重,义军威震思州。”清廷朝野震动。

《岑巩县志》有关岑王坡的记载:岑王坡,位于思州古城北,距古城15公里。主峰在注溪镇岑王村,地跨天马、大有、思旸等4个乡镇。岑王坡,山川景色秀丽雄奇,为古代苗民聚居地,名胜庵寺林立,又是古战场所。有着不少民间传说故事。山最高峰为上岑王,海拔1009米。岑王坡建有观音庵、五龙庵等。明清时期,每年六月十九日,方圆数十里地的群众结伙来朝者络绎不绝。做买卖的、耍把戏的也到山上设摊、卖艺。站在主峰环视,峭壁奇峰四处崛起,深沟大壑令人目眩神摇。西北为张家寨,实驻周氏土司后裔,建有豪华秀丽、冠于思州的古庄园。演思州侗族“喜傩神”戏的掌坛师周法忠就住在庄内。庄园建筑古色古香,阶沿、水井、水池等古建完整,四周古枫浓荫遮天蔽日。

综合家谱、县志及周氏后裔的口述记忆,我们可以推想,雄踞思州一方的周氏土司庄园,一般的势力根本不敢进入破坏。当时官府与土司相互勾结,残酷压榨人民群众,激发民变。张家寨处于张秀眉义军的活动圈内,又有三尺古道通往义军驻地,极有可能是毁于张秀眉领导的苗民起义。

考察结束时,该县文史工作者呼吁,张家寨周氏土司庄园有着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值得很好地加以保护和研究。(张维军)

来源:黔东南日报

(责编:陈晶晶(实习)、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