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好的“防沉迷系统”也难戒网游之瘾

2018年03月10日12:47  来源:科技日报
 

马化腾代表在两会上说,网游的防沉迷系统表现还不够好,建议爹妈跟孩子订立“数字契约”,比如家务、学习和户外活动与游戏时长挂钩。我的一位朋友对此嗤之以鼻,他上小学的孩子痴迷“王者荣耀”,斗争的惨痛经验让他坚信“数字契约”毫不现实。在他和很多家长看来,网游就是电子鸦片,理应一禁了之。

流行的“王者荣耀”或者“吃鸡”,我没打过,不敢断定是不是电子鸦片。但回想二十年前,小孩们放学就杀向游戏厅投币,家长和学校最恨游戏厅,报纸上痛心疾首的论调于今如出一辙;2000年后社会又开始声讨网吧,2010年有位全国政协委员提议关闭所有网吧;如今智能手机来了,四成收入来自网游的腾讯变成千夫所指。

余生也晚,不知道有电子游戏以前,青少年怎么消磨时光的,但我猜测所谓“玩物丧志”并非有了游戏机才演化出来的。既然轻松热闹的玩乐乃是人类天性,为何家长要训诫孩子远离网游呢?我想是人生还有一些不轻松但更高级的乐趣,家长不希望孩子在低级趣味的小宇宙里打转转。

然而,教育资源的不平等,使得一些孩子比另一些更身处险境。近年一项美国的研究指出,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沉迷网络的时间是高收入家庭孩子的两倍。还有研究显示,父母亲疏于陪伴的孩子,更容易沉湎于虚拟世界。

这也跟我的印象相符。我有个亲戚的孩子正上初中,爱打游戏更爱聊游戏,我只要把手机递给他,他能玩到不抬头不吃饭,但他打游戏的时间不多,原因是:他所在的名校课业繁重;他从小上才艺班,课外要体育集训还要排练节目,忙得没空打游戏;另外,他们同学之间除了游戏,有不少闲聊和比拼的话题。教育资源贫乏的孩子,未必有这一套“防沉迷系统”吧?

最近有报道说,农村留守儿童沉迷网游现象严重,想来也是自然:他们身边还有其他榜样吗?能尽情蹦跶的空间,除了手机屏幕还有哪儿?前几年有报道说:四川乡村中小学半数没有专职体育老师;河南百分之八十乡村学校体育场地不达标。督促马化腾升级“防沉迷系统”之前,先解决这事儿吧。

(责编:邓庆雨(实习)、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