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援助的孤岛——加沙地带陷入生存绝境

2018年02月14日09:01  来源:新华网
 

“谁能救救我母亲?”这是穆萨看到记者后说出的第一句话,他的脸上写满焦虑。

穆萨的母亲阿萨尔躺在床上,眼泪从眼角流出来,鼻孔里插着维持呼吸的氧气管。床边立着的几个高高的、陈旧的氧气罐,让原本就狭小的屋子显得更加局促和压抑。

15年前,阿萨尔感觉呼吸困难,她本以为去看看医生、吃点药就会好,没想到却被诊断为肺部纤维化,需要通过长期服药、氧气疗法等方式来延长生命,顿时感觉天昏地暗。

“有什么别有病”这句话,在加沙地带尤其适用。以色列自2007年以来对加沙地带实施严密封锁,严格控制人员和物资进出,病患者也鲜有机会外出就医,只有很少的特例危重患者能获得许可。

阿萨尔没那么幸运能外出就医,而当地又因封锁缺医少药,她的病情近年来迅速恶化,到了必须全天候氧气疗法的地步。

呼吸机无疑是氧气疗法的最佳选择。但加沙地带正遭受严峻的电力短缺,每天供电时间不足8个小时。这对于一分钟都离不开氧气的阿萨尔来说,她不得不选择氧气罐输氧,忍受鼻孔插管的痛苦。

近5年,她成了氧气管的“囚徒”,只能躺在床上,无法下地。

“没有氧气我真的活不了。你们可以看看,我家楼下有多少氧气罐。”虽然有氧气支持,但阿萨尔依然呼吸急促,她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完了这句话。

因为需要频繁更换氧气罐、帮助母亲插管、检查氧气输送情况等,穆萨和他的兄弟们每天轮班来照看母亲。

“母亲24小时都需要人照顾,我和兄弟们就轮班来,确保氧气输送不出问题,”穆萨说,“尽管氧气能帮助母亲活下去,但这不是根本的解决方式。我的母亲需要肺移植。”

然而,走不出加沙地带,换肺手术纯属奢望。

巴勒斯坦卫生部加沙地带发言人阿什拉夫·卡德拉介绍说,当地药品和医疗用品日渐紧缺,目前已有230多种药物匮乏,医疗用品短缺率达28%。

近来,加沙地带燃料供应紧张、电力奇缺,至少20家医院和卫生服务中心因发电机燃料耗尽停止运转。这次电力紧张的部分原因在于,美国冻结了部分原计划提供给巴勒斯坦的援助,加沙地带的燃料、药品、食品等必需品来源被切断。

雪上加霜的是,在加沙地带担负主要援助任务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日也因资金短缺难以运转。加沙地带难民的生存陷入空前困境。

加沙地带工商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人口数约为200万人的加沙地带,贫困率高达65%,失业率达46%。联合国报告显示,由于水资源缺乏、失业率高企、教育和医疗条件恶化,预计到2020年,加沙地带将不再适合人类居住。

受断电影响,悲剧在加沙地带倍增:新生儿突发急症却因得不到抢救而死亡;急诊、重症患者因无法使用急救设备离世;依赖医疗设备维系生命的慢性病人在绝望中走向生命终点……

加沙地带最大一家医院谢法医院的主任艾哈迈德绝望地对记者说,虽然没有战争,但电力和药品短缺正在让成千上万的加沙人在痛苦中走向死亡。这里成为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新华社记者杨媛媛 赵悦)

(责编:刘思博、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