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枝:旅游撬动城市转型

2017年09月24日08:31  来源:贵州日报
 

9月21日,秋阳似火。

牂牁江边,工人们正冒着烈日作业。江边的平地上,蕴藏两千多年历史的夜郎王宫巍然耸立;老王山索道像一条长龙从山腰飞向山巅;玻璃栈道宛若一道银链围绕在山顶闪闪发光。不远处,牂牁江国家生态型高原多梯度运动训练示范基地雏形已显。

“夜郎王宫将再现民俗、星象、军事、法制、文化等夜郎古国灿烂的文明;国家多梯度户外运动基地将成为一个与山水融为一体的体育旅游聚集地;老王山索道、凌云桟道等将带给游客全新的旅游体验。”六枝特区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生态文明建设和旅游发展局专职副局长王琼芳言语中透着自豪。

两千多年前,著名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描述:“夜郎者,临牂牁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如今的牂牁江,早已超越“足以行船”,变身为“水陆空”全方位发展山地户外运动的美丽乐园。

以牂牁江为核心,六枝特区建设了郎岱花果山国际生态田园文化度假区、落别牛角布依风情体验区、廻龙溪温泉度假区、318房车露营基地;郎岱、月亮河、新场、大用、落别等乡镇农业生态旅游园区,“花果山—月亮河—松坝—大用—牛角”旅游产业示范带等。

这批新景区、新项目,将于今年11月在六枝特区举行的六盘水市第四届旅游文化产业发展大会上逐一亮相。

而对于旅游业“新兵”的六枝来说,这一系列项目或将成为未来旅游发展的助推器、领头羊。

从“黑色资源”到“绿色产业”,六枝迈出了关键一步。以煤炭为生存之本的传统资源型城市,正转变为绿色、生态、健康的“康养胜地·运动境界”。

六枝之变起源于思路之变——从资源型城市,向绿色、生态、多元可持续发展转型。

1999年,原六枝矿务局因资源枯竭“破产重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下,六枝经济社会遭遇连锁阵痛——

多年开山挖煤,森林覆盖率一度下降至21.8%;空气中充斥着超过国家二级标准一倍多的二氧化硫,悬浮颗粒遮蔽蓝天;煤泥水淌进六枝小溪、河流;财政收入多年一直在六盘水市挂末,社会维稳压力大。

转型,势在必行!可是,路在何处?

答案就写在六枝大地上:牂牁江携一袭碧波蜿蜒而去,夜郎古国的故事仍在两岸流传;亚洲第一座民族文化生态博物馆的梭戛乡别有风情;千年郎岱、百年岩脚,古风古韵魅力无尽;“落别风情”“黔中半岛”远近闻名。

一个旅游梦在六枝开始孕育:从最初试探性的“一产转型、二产升级、三产优化”,到打造“贵州西部宜居宜业宜游旅游目的地城市”,六枝以发展全域旅游为目标,试图让经济发展换道超车。

搞旅游,六枝面临着基础薄弱的问题。

怎么办?先补齐短板。

落别乡牛角村水塘寨,布依族在此依山傍水而居,六六高速落别互通穿村而过。

“有风景,有风情,有交通。”村支书伍艺语气一变,一声叹息:“可惜全寨80多户人家污水、垃圾乱排乱放,哪里敢搞旅游?”

那就建好设施再开门迎客——六枝特区党委、政府直面问题。

2016年,六枝对水塘寨及周边环境进行集中改造。如今,水塘寨污水有流处、垃圾有放处。村里建起了山泉湿地公园,园内建有小木屋、景观亭、特色文化长廊、生态停车场。布依博物馆,成了全省首家村级农事博物馆;阳光房发酵垃圾制作有机肥,成为全省垃圾污水处理的循环利用模板。基础设施好了,水塘寨更美了,游客也来了。

蜕变的,不只有水塘寨。

十年前,六枝特区九层山土特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龚华在牂牁镇牂牁江边种下第一株茶树时,便怀揣做“茶旅”的心思:以后这片茶园,不仅仅要卖茶叶,还要卖风景。

十年后,龚华发现,牂牁镇变了:“从县城到镇上的路拓宽了,还铺上了柏油;江边有索道、玻璃栈道;镇内有夜郎王宫、农家乐……”

“牂牁江旅游开发,肯定会迎来大量游客,我这茶园‘近水楼台’,自然也能从中分一杯羹。”龚华打算加快茶旅发展步伐——

“茶园里有很多20世纪50年代的老房子,改造一下就可以提供住宿。再把茶厂的员工食堂变成餐厅,吃的问题也解决了。我还找到了合伙人,资金充裕了,发展肯定会更好些。”龚华脸上挂着梦想即将实现的喜悦。

绵绵用力、久久为功。六枝特区以南部牂牁江、北部“黔中半岛”、东部“黄果树瀑布源”三大版块带动推进全域旅游,补齐了一个又一个“水塘寨”的基础设施短板,一个又一个“牂牁镇”正在蝶变新生。

基础强了,游客来了。六枝初尝旅游发展的甜头——

2016年5月,六枝廻龙溪温泉景区开始试运营。“截至目前,大概有1000万元的利润。”董事长邓少芬很开心。

“十二五”期间,六枝共接待游客555.3万人,旅游综合收入31.76亿元,同比增长65.5%。今年“五一”小长假,旅游客流量呈井喷式增长,全区共接待游客67.96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4.7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1.5%和175.6%。

过去的六枝,靠山吃山,吃的是传统农业饭、煤炭资源饭。现在的六枝,守着青山绿水吃上了“旅游饭”、“生态饭”。旅游,让村寨变美,让百姓脱贫。

去年,水塘寨贫困户伍国芬摘掉了贫困帽子。她的脱贫秘诀很简单——从事乡村旅游。伍国芬为山泉湿地公园做保洁,每月工资1500元。平日在自家门前摆个小摊销售布依族小吃,每月还能挣1000余元。

牂牁江风景名胜区、牛角村乡村旅游扶贫示范点带动周边285家农家旅馆发展,直接和间接从事乡村旅游的人数达到4500余人。

六枝还将“三变”模式用在了旅游上——村民以房屋入股,政府投入资金对村民的房屋进行改造并经营,双方按股分红。

“旅游大发展,百姓享红利。今年上半年,旅游发展直接带动2000余人就业,间接带动3000余名贫困人口就业。到2020年,通过旅游发展助推全区1万人以上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增收脱贫。”六枝特区党委书记杨昌显介绍。

展望未来,杨昌显信心满满:“六枝将继续培育大健康旅游产业,建成牂牁江山地休闲旅游目的地、‘黄果树源·梦里泉乡’温泉度假小镇,打造一批以山地特色旅游为核心的产品。通过3至5年的努力,把六枝打造成贵州西部旅游的重要节点城市和山地旅游目的地,六盘水市的迎客厅、黄果树景区的扩散区。”(周清 李万军)

(责编:陈晶晶(实习)、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