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辉煌一时,如今面临失传

紫云抢救“牛背上的杂技”

2017年09月12日09:14  来源:贵州都市报
 
原标题:紫云抢救“牛背上的杂技”

学员表演钻火圈。

安顺市紫云自治县白石岩乡岩上村,因村寨位于悬崖峭壁下而得名。

这里曾走出一支“牛背上的杂技队”。曾经,杂技队走南闯北表演,颇有名气。岩上村也因此得名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贵州省杂技之乡。而如今,岩上杂技正面临着失传。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已对此重视。一场抢救行动正在展开。

不甘心的老教练

9月7日,岩上村委会,一群年龄不超过15岁的孩子,正认真的练习着。压腿、折腰、空翻、倒立等动作,看上去十分娴熟。

一旁,王仕华细心地指导着。这名57岁的杂技教练,对动作精确度十分苛刻,只要孩子们稍有不准,他便会去纠正。

王仕华已和杂技打交道超过40年。他见证了岩上杂技的辉煌与落寞。

“我不甘心。”他说,曾经的岩上杂技,辉煌几十年,但现在却奄奄一息。

岩上村是一个布依族村寨。村内人崇尚习武。和平年代,他们一边放牛,一边在牛背上表演武术。逐渐地,这也演变成了“牛背上的杂技”。

1976年,岩上杂技队成立。经过摸索,踩悬板、走钢丝、钻圈、柔术滚杯、三凳含花等十多个节目被演绎了出来。

上世纪90年代,杂技队已走遍大江南北。仅90年代短短四五年间,演出就达1200多场,观众36万人次。岩上村也获得了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贵州省杂技之乡的称号。

也正是此时,杂技团陷入困境。高昂的开支,影响了杂技团的运作,随之而来的打工潮席卷全国农村,杂技团被迫解散。

20多年来,王仕华试图重组杂技队,他甚至卖掉了家中水牛,但无济于事。

今年,白石岩乡决定“擦亮这块招牌”。在政府支持下,杂技队再次组建。王仕华找到了其他3名同样不甘心的教练,免费教授孩子们杂技。

勒紧裤带过日子

岩上村委拿出一间房屋,作为训练场地。王仕华找来了以往的道具、装备。就这样,杂技团正式成立。

颇为尴尬的是,即使是免费教学,也没有一个人来报名。

王仕华说,杂技学员要从孩子抓起,他们找到孩子家长,但却遭到拒绝。一名家长的想法是,学杂技影响学习,而且又苦又累,还没有收入,最主要的是,长大后无法以此为生。

无论王仕华如何劝说,家长们就是不同意。无奈之下,他只好从自己的3个孙子着手,最大的13岁,最小的仅3岁。3个孙子热爱杂技,每次学完之后,都爱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吸引了他们的小伙伴围观,就这样,家长拗不过孩子,10多个孩子加入了杂技队。孩子们还在练习基本功阶段,偶尔能够参加一些活动获得收入。“小小年纪就能赚钱,家长们也不反对了。”王仕华说。

目前,他们仍然是勒紧裤带过日子,装备都是挑便宜的购买。为此,王仕华学会了在网上购物。

今年4月,杂技队成立时,当地乡政府拨款一万元。王仕华说,对于每笔开销,哪怕花了一块钱,他们都会进行公示,目的是为了让杂技队能够长久走下去。

不过,在他看来,要让杂技队长久走下去,必须要让学员们有收入。现在,紫云县城内一些活动,他们会应邀前往参与表演,一场得到几百元左右,但这样的表演并非每月都有,通常是两三月才有一次。

王仕华告诉记者,想让杂技队存在下去,一名学员至少要保证一个月有一千元以上的收入。“不然根本留不住人。”

文旅结合让杂技队延续

如今,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已对杂技队延续开始了重视。

白石岩乡副乡长罗波说,杂技文化延续中,最难的事,就是没有经济来源。“稍微有点收入,还可以进行兼职。”

“这是白石岩乡的文化,我们不能丢。”白石岩乡乡长粟莉说,目前,他们正在积极向上级部门争取资金,争取让岩上杂技能够得到传承和延续。

对于如何延续,粟莉也有自己的考虑。据她介绍,目前,他们正在大力发展特色农产品产业,开辟徒步旅游路线,打造民宿民居项目,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发展乡村旅游,让游客能够住下来,留下来,通过文旅结合的方式,让杂技队得以延续。

未来的模式是,杂技队为游客们进行表演,从中可以获得一定的收入,而这些收入便用来贴补杂技队员。(周强 张光平)

为家乡鼓劲,为贵州点赞!

点击→→“人民日报贵州特别报道

(责编:高华、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