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文物山东展出

古蜀国与东夷文化共生互动

2017年07月25日09:00  来源:齐鲁晚报
 
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铜太阳形器
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铜太阳形器

没有比“藏着的历史”更适合表达观看“太阳的传说”——三星堆、金沙遗址出土文物菁华展的感受了:凄美的神树、奇异的纵目、怪谲的面具、夸张的立人……三星堆有太多的神奇之处,历史的真实性也许一直掩藏在这些文物之后。

三星堆文化与正统中原文化的关系,学界有多种层次的讨论,作为比较的对象也不尽一致,岷江上游新石器文化、川东鄂西史前文化、山东龙山文化、长江中下游青铜文化……仅就罗列的这些文化来看,三星堆研究已是争论迭出,这无疑是由三星堆文明本身的丰富和辉煌所决定的。

正在山东博物馆展出的三星堆、金沙遗址出土文物菁华展,为何以“太阳的传说”为主题,雄踞西南的古蜀国和古老的山东东夷族群,难道其文化特征与信仰表达真有共通之处?

作为古代中原周边地区颇具典型意义的“古国”,史籍却鲜见蜀史之详载。直到三星堆遗址横空出世,证明了古蜀文明是长江上游古文明的代表。三星堆遗址大型商代祭祀坑位于四川广汉,因遗址内的三个黄土堆,与北面犹如月亮湾隔河南北相望,成就了“三星伴月”的著名人文景观。晚于三星堆的成都金沙遗址,具有明显的文明延续性,约在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

在展厅门口最显眼处,一轮灿如金轮的巨大光环掩映着一尊青铜大立人像。据说这尊青铜像的真身是全世界同时期体量最大的青铜人像,与三星堆的青铜神树一样,是从不外借展出的“国宝”级藏品。而金色光环作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正是金沙的太阳神鸟金饰,整个图案似一幅剪纸线条流畅,金饰内层为齿状光芒,外层由四只首足相接、同向飞行的鸟儿组成,生动再现了远古人类“金鸟负日”的神话传说故事,体现了古蜀国对太阳及鸟的强烈崇拜。

“三星堆文化并不是孤立发展的,它与山东地区的史前文化存在着密切联系。一是崇拜太阳、以凤鸟为图腾,二是以牙璋为重要礼器,反映出两种文化从信仰到礼制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参与本次展览布展策划的山东博物馆点藏部王冬梅女士告诉记者,作为巡展,三星堆、金沙文物展在其他省份展览的主题有的叫“古蜀探秘”,有的叫“三星伴月”,而在山东,主题定为了“太阳的传说”。

太阳崇拜是古蜀宗教文化的中心,三星堆与金沙遗址所出土的反映此种崇拜的大量器物、纹饰是有力的实物例证。在本次展览中,有件颇具现代感的青铜“太阳形器”,其实就是三星堆先民崇拜太阳的遗物,这件造型简洁的青铜器直接颠覆了我们印象中青铜器厚重华丽的“饕餮”形象,中心似轮毂的大圆泡直径约28厘米,有5根似轮辐的放射状直条与外径相连,代表着太阳与四射的光芒。据了解,十日神话与射日神话在古蜀国也极其盛行,在古时太阳对农业丰歉攸关,崇鸟也就是崇日。太阳信仰深植于古蜀文化观念,此信仰一直延及东周,如“华阳国”“开明王”等国家别名或族号也深深打上了这一信仰的烙印。

日出东方,凤鸣朝阳,山东古老的东夷族群也流传着太阳的传说。据《山海经》记载,中国的太阳崇拜起源于日照一带。史前海岱先民有着太阳崇拜以及鸟信仰的原始宗教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北辛文化时期一些器物上简单刻画的太阳纹,大汶口文化阶段则开始频繁出现八角星纹,而后出现的陶鬶及龙山文化鸟喙足鼎,便是太阳崇拜与鸟信仰相结合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不论是神话传说还是出土实物,都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三星堆文化与东夷文化在太阳崇拜上有所联系,而关于此种联系的密切程度以及对三星堆文化的影响,还有待研究。

在本次展出的三星堆、金沙文物中,有众多的玉石礼器,其中以牙璋最有特色、数量最多。《周礼》中曾有记载,“以玉做六器,以礼天地四方……赤璋礼南方”。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的数据,自20世纪以来,牙璋在三星堆出土次数达五六次之多,数量达七八十件。其实,作为古代重要礼器之一的牙璋,最早发源于山东龙山文化遗址,然后由东向西传播到陕西石峁,再到中原地区的二里头文化发扬光大,然后再传播到四川的三星堆、金沙,在商晚期至西周掀起一个高潮。

对于商周以前中国的各个部落,我们只能靠出土的有限文物去了解,那些神秘的图腾提醒着我们远去的历史:太阳、神鸟、玉牙璋……在三星堆、金沙文化中,的确可以看到不少与中原文化,包括山东东夷文化相似的东西。这并不奇怪,世界上任何一种文化都不是在封闭的状态下发展起来的,三星堆也不例外。(徐静)

来源:齐鲁晚报

(责编:陈璇(实习)、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

热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