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鲁迅,白话文才有了比古文不差的资本 

2017年07月14日09:03  来源:北京日报
 

和《新青年》同人比,鲁迅的重要不同点是写作中的反文章理念的隐含,导致奇意迭出。因为引进小说家的维度,古人正襟危坐的表达就消失了。作品的格局与套路都不同于古今之人。人们至今还喜欢阅读鲁迅的书,原因很多。分析起来是格局的新,但韵致又从古人那里来。他的取材、立意、寻找审美的支点,都颠覆了常规。所以,与五四新文化人的一般的作品对照,鲁迅的表达不可以常规理论言之,这一点类似庄子、尼采的作品,仿佛天外来客,再现的是异样的存在。

鲁迅的许多杂文是对于传统的逆反,比如《论“他妈的!”》。有些杂感,在思想的层面是嘲讽自己的命意的,在相反的方向延伸自己的思想。比如《我要骗人》。鲁迅写作品,要从外在的理念那里回到自身,从自我的感受出发,文字的脉息就真切起来。鲁迅的杂感,喜欢从士大夫趣味之外的地方提取思想,在超出儒家框架的领域寻找审美的新径。《女吊》《我的第一个师父》都有出其不意的笔触,笔法逸出常规,整体的叙述像是小说,但议论的地方则显出散文的魅力。在这里,小说与散文的界限消失了,写人的时候,又多对于心灵的感受的点染,看出了常规之外的奇景。

在命意方面,鲁迅的贡献也是非同寻常的。他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式的表达,一腔多调,一影多形,在狭小之出见苍茫世间,而意蕴又非理性可解,茫茫然带肃杀之气。《小杂感》是这方面的杰出代表。除了此种笔法,他还善于扭转逻辑,对于提问展开提问,诞生的是反诘的反诘。《谁的矛盾》谈到萧伯纳的中国之行引起的反应,记者们对于他的热情和挑剔让鲁迅看到了提问者的悖谬。这篇作品可以做鲁迅思维方式的标准性的个案,他在挑战流行的思维,也在挑战表达的方式。

可见,传统的文章套路,在他那里是被打破了的。但他的词章,实在也是吸收了传统文章最为优秀的部分。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多种词章与意绪的盘绕,在辨识、选择、追问里,荡出缕缕新意。

鲁迅写杂感,概念的梳理、细分,对于表达的分寸的考虑,超出一般人的感念。他在确定概念内涵的时候,常常不说是什么,而是强调不是什么。这和他的反本质主义的思路有关,因为与传统的审美和价值观迥异,立论完全不同于士大夫与绅士者流。这是现代新式智性写作对古人的跨越。而这些竟由鲁迅一人完成了,此后白话文才有了比古文不差的资本。孙郁

来源:北京日报 2017年07月13日第19版

(责编:陈璇(实习)、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

热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