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葛宇路”,仅仅是引人一笑吗

2017年07月14日09:16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钱江晚报:“葛宇路”,仅仅是引人一笑吗

近日,一则《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上引发热传。文章中称,一位名叫葛宇路的中央美院学生从2013年起寻找地图上的空白路段,并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随后,高德地图等地图误以为这条路的官方称呼就是“葛宇路”,于是,收录了这条道路;于是,这条本来无名的道路就以“葛宇路”这个人名来命名了。

以人名来命名路名,一般多是建有特殊功勋者逝后人们为了纪念他才这么做的,如北京有张自忠路、佟麟阁路等。并且,以人名来命名路名的做法在当代已经不被提倡了。可为什么今天偏偏“葛宇路”这个大活人就荣登该榜了呢?

据葛宇路解释,最初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条道路,“只是源于对名字和个人的关系,以及私人符号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某种趣味性思考后的艺术设计。”一句话,是在搞创作,闹着玩的,没想到而今这艺术设计却成了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并且在网络中走红。

按道理,给道路取名不是谁想取就可以取的,不是地上本没有路,你多踩几下踩出条路,然后给它起个阿猫阿狗的名字就可。如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工作人员所称,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应由专门的地名办公室负责道路取名。根据相关法规,个人不能随意制作并悬挂路牌擅自设置路牌,否则处以罚款,“道路名称由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命名,对于新修的市政公共道路,交通管理部门向规划部门咨询后,再开展管理工作”。这些条款指向十分明确:葛宇路同学无权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无名路,“葛宇路”是非法的!

可问题是,为什么之前这条路会“没名没分”这么长时间?可考证的是,“2007年的时候建了苹果社区,当时就有了这条路,但是当时没有立路牌,那会就叫南北区之间”。掐指一算,到2013年,被叫做“南北区之间”已有6年了。难道这么长时间内有关部门就不怕当地的居民抱怨:你不取名我不取名,谁来给无名路取名?我们都快弄不明白自己到底住在哪了。

没名字太不方便。当有宝宝将要出生时,父母都会提前取上好几个名字,至少在登记户口之前把这事搞定,因为没名字怎么称呼小宝宝呢?同样如果一条城里的道路长期处于“无名氏”状态,对于市民来说也是很不方便的,要找到一个准确的地址就很困难,说不清方位,有人问路、投递快件等等都成了问题,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这是啥地方。没有路名,就连地图都无法对这条路作出标示,遑论导航仪了。

对于路名的命名与管理,每个城市都有相关的职能部门,从事必要的管理,这是职责所在,北京作为一个大都市,这项管理更不能出现任何问题。没有路名在十几年前还不是很令人头疼,但是在网络时代,这可真是个事,别的不说,你要是在网上约车,没有路名你约到哪里呢?所以,互联网时代,社会对公共管理工作的要求只会越来越精细,这是时代使然。

黄仁宇在《大历史》中曾提出,中国传统就缺乏精细化管理。葛宇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艺术创作”背后暴露了相关部门工作的短板,大数据之下,一切都无可遁形。(项向荣)

(责编:高华、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

热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