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打造智慧法院 提升案件质效

2017年05月23日15:05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图为12368诉讼平台工作人员为公众提供咨询服务。汪 怡潇 摄
图为12368诉讼平台工作人员为公众提供咨询服务。汪 怡潇 摄

人民网贵阳5月23日电 (赵静)“通过系统,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可以自动生成裁判文书的基本框架和主要内容,减轻了我们的工作量。”贵州省法院行政审判庭员额法官安克佳口中所说的系统,就是贵州省法院研发的行政审判大数据智能辅助办案系统。

办案法官通过运用系统,能让其从繁杂的事务中解放出来,集中时间与精力,聚焦、聚力案件争议焦点;同时系统为法官自动推送类似案例,提出量刑建议,对法官作出的裁判进行偏离度分析,让法官裁判更加自信、更有底气。

2015年1月,贵州成为全国第一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省份。在推进司法体制改革过程中,贵州省法院借助大数据东风,积极打造“智慧法院”,以贵州司法大数据分析工作为平台,自主探索设计智能决策分析系统、智能审判辅助系统和智能公众咨询系统,建立了具体的案由模型,实现了智能文书分析、文书生成、自动匹配精准相似案例等功能,实现信息化应用全覆盖,促进贵州法院审判体系和能力现代化,提升审判质效。

数据助力 创新顶层设计

贵州成为全国司法改革首批试点省份之后,贵州法院迎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省法院运用大数据推动信息化建设也进入了关键的发展时期。

“通过大数据手段辅助法官办案、助力司法改革,解决‘案多人少’矛盾、‘同案不同判’问题成为我们的主要研究方向。”在贵州省法院大数据应用分析运用系统大屏前,贵州高院执行局综合处副处长马竑说:“我们系统建设的目标是实现工作智能化、管理服务化、指挥常态化、执行工作社会化。但要实现这些目标,用传统功能模式来建设显然达不到要求,必须大胆突破,用创新思维进行顶层设计。”

怎样创新?怎样设计?兄弟法院没有现成模式可以借鉴,这让马竑犯了难。

“只有沉下去,到执行工作第一线调研,了解一线法官的疾苦需求,才能作出符合工作需要的决策。”

为此,马竑跑遍了贵州省9个中级法院,走访了89个基层法院中的大部分。马竑发现,以前法官办案大多是自己独立办理案件,执行效率低,信息获取量小,案件质效不稳定,与当事人沟通不畅,联合惩戒难以实现;过去的执行管理,主要是一些简单的数据统计和分析,案件办理过程不清晰,不能完整反映案件真实情况,出了问题难以追责,对辖区案件整体情况难以把握,更难以及时干预调整……

随着调研的深入,经过调研小组的反复论证和协商,系统轮廓越来越清晰:整体系统应包括办案辅助、科学决策、智能指挥、公众沟通、联合惩戒等系统,具备智能案件办理、信息精准推送,案件全程留痕、案件偏离度分析、公众沟通APP、被执行人联合惩戒等功能,为法官执行提供智慧支持,为当事人及时了解案件,为法院监督提供保障服务。

汇集数据 提升审判质效

“数据无价,转换为王,应用才是硬道理”。有了顶层设计理念,贵州省法院紧接着付诸于实践。

“在开发之初,我们引入了司法智能机器人的概念,将法官审判过程中运用到的法律、法规、案例、行业知识以及相关判决标准,加工整理成为计算机所能识别的数据,建立数据库形成智能审判助手,辅助立案团队、审判法官、法院领导,最终提升司法公信力。”贵州省高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禄劲松告诉记者,贵州省法院于2016年3月开始和大数据专业分析团队进行合作,以相关法律法规法条以及全省三级法院庞大案件数据库作为指引,在对基础数据进行梳理和分析研判后,定位案件要素与证据关系,案件要素与法律法规、判案指引、相关鉴定标准的关联,针对每种案由建立案由模型,实现审判实体与判决依据,以及法律法规等数据库的对应。

记者通过贵州省高院信息技术科马娅宏的现场演示看到,随机登录刑事审判法官的系统操作界面,点击案件办理后补充证据功能按键,便可看到证据已由图谱的形式展示开来,用颜色和符号实现证据的区分,法官可以点开每一份材料进行电子化查阅,系统已自动将非机构化的扫描卷,转化成为可编辑的半结构化文档提供法官使用。

而在开庭审理后,法官点击“证据分析”按钮,证据详情便可直观展示,同时系统能自动识别该案件的哪些关键证据缺失并提示法官;法官通过对已有证据点开,可对审理中采信及不采信的证据内容进行判断,并体现在裁判文书的内容中,最终一键生成裁判文书,法官可根据具体案情实际做修改,大大缩短了重复起草文书的时间。

“在审判工作中,一些事务性的工作占用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些工作不得不做,但大多是重复劳动。”安克佳说,行政审判大数据智能辅助办案系统通过“四个关联”,即“证据材料关联审判要素、审判要素关联合法性判断、合法性判断关联裁判结果、裁判结果关联文书制作”的软件开发层次,以及“智慧法院”系统平台文档电子化、案件难度预判分级制度及审判文书自动生成功能,实现了司法审判线上线下同步,节约了法官办案的时间,减轻了法官额外的负担,让法官能够真正去做法官该做的事情。

而这在禄劲松看来,系统的运用真正体现了当时开发的初衷:在立案、审判、法院管理、模拟判决等四个方面切实帮助法官提高办案效率,提升法院管理质量,提高司法透明度。

贵州民尚律师事务所律师蒙光兴告诉记者,运用大数据司法改革后,案件办理更快更公正了,以前是当事人催我们,我们催法官,现在反过来了,是法官催我们,我们催当事人。

贵州省法院结合实际,选择故意伤害、抢劫、盗窃、抢夺以及减刑假释案件为切入点,统一证据指引规则,建立案由模型。目前,系统正在贵阳中院、安顺中院、花溪、红花岗、织金、西秀这四个基层法院试点。自去年 10 月 20 日上线运行以来,截止今年 3 月 31日,四个试点法院共通过该平台办理该五类案件 1448 件,减刑假释案件3350件。

仅是助手 法官不会被取代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大数据分析应用系统”贯穿于案件审判的始终:在立案环节对接检察院、公安、监狱管理局等数据,自动识别纸质资料、检测证据。

在审判环节帮助法官查找相关法律、指引、标准等,帮助法官分析案件并给出建议,查找相似案例提供给法官参考。

在辅助法院管理方面,为院领导实时分析案件审理情况,让法院领导实时掌握案件进展,并能通过分析审结案件的审判偏离情况,让法院领导监控案件审判的质量。

通过自动提取案件要素,匹配案由模型,模拟判决,对判决结果进行偏离度分析,保障类案同判,建立对于公众开放开放的模拟判决系统,当事人对案件审判结果有一定的预期,实现司法信息对称,维护司法公平正义。

然而,是否有了“智慧法院”,“大数据判案”就能取代法官判案?

安克佳给出的答案是:“系统代替法官,或是代替法官的工作,是对系统的误读,我们对系统的定位,就是一款辅助审判人员开展工作的辅助工具。”安克佳告诉记者,大量重复繁琐的事务可以让系统去解决,发挥软件优势,提高工作效率。但是,进行价值判断和涉及自由裁量权的部分,还是要由法官来完成。系统只是为法官办案提供参考,进行指引与纠偏,确保裁判文书质量。

同样,在贵州省高院院长孙潮看来,“系统代替法官”也是无稽之谈。“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孙潮说,80%的案件都具有雷同性,案件都是类型化的,它是什么类型的案件,对每个法官来说,都一样。所以将来,相当一部分案子可以通过大数据来辅助判决,法官就可以把精力集中到最难的那些案子上去。

“信息化建设要以精准服务法官为中心,让法官可以直接使用经过系统分析过的数据,最大程度减轻一线法官的工作压力。”孙潮表示,大数据的应用,让法院的判决真正做到了公平公正、有效和透明,进而使群众增加对法院工作的理解、支持与监督,同时,能让法官从繁琐重复的事务中解放出来,专心办案。

据悉,目前贵州省法院正在开发办案助手app,为一线办案的警官、检察官、法官提高办案指引,响应中央提出的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服务制度改革,让缺乏经验的办案人员能够了解到法院对此类案件的证据认定情况以及相关判决情况。

“我们最终是想实现提高办案效率、提高司法公正、增加司法公信度、促进司法数据互通共享这一目标。”禄劲松如是说, 

(责编:高华、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