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清:当小官“当得有智慧”

2017年04月21日10:21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在贵州省绥阳县郑场镇伞水村,驻村第一书记苏远清手里拿着人工培育菌丝长出来的香菇成品。王仁磊 摄

无论是在工作的贵州电网公司遵义绥阳供电局,还是扶贫驻村的郑场镇伞水村,苏远清的名号都是响当当的。在同事们的眼中,老苏人好,点子也多;在乡亲们看来,苏书记总是走乡串户的,可没少来给他们解决实际问题。

已年逾半百的苏远清,大部分时间只做了两项职业,一是村干部,一是供电所所长。两个都是小官儿,但接触他的人都说,他当小官“当得有智慧”——从不摆官架子,却懂得吸收运用好的套路。

“我在青杠塘当所长的时候,管理上在全县条件相当的所里,绝对数一数二。”对于自己的成绩,苏远清毫不谦虚。

他曾经带过的年轻人,如今已独当一面,成为绥阳供电局的骨干。这些人念着他的好,也沿着他的路子继续往前走。

良好口碑,把好品行带到电力岗位上

3月,绥阳供电局收到一封联名信。信来自苏远清所驻的伞水村村委会,内容除了对苏远清驻村工作的肯定与褒奖,更重要的是希望他在两年期即将满后继续留任。信尾,约30位村干、村民落款签名。

在过去的两年里,苏远清无疑已经成为这座省级贫困村的最受欢迎的人。驻村“第一书记”是一个名号,干得好与不好,全在百姓心里。

“你走在村里随便碰到一个人,问知不知道老苏的,我肯定他(她)知道。我敢打这个赌,赌注随便你说。”绥阳供电局党总支副书记郭航底气十足。

村里76岁的老人包安贵对老苏非常熟悉。老人住在矮坡上,老苏每次走访,都在坡下先喊话。老人一听声音便回应:“书记来了,快进屋。”

包安贵的房子是几十年的土坯房,每逢雨天便漏水。为了给包安贵建新房,苏远清走访数十次,总算解决了问题。临行前,我们问他到底走访了多少次,苏远清说,30次是有的。包安贵立即插嘴:“起码40次。”

对于农村,对于农村人,苏远清是有感情的。

1964年,苏远清出生在绥阳县青杠塘镇竹林村。幼年家贫,他念完初一后辍学,早早学个兽医谋生。当时当地,那是个备受尊敬的职业。村里的养殖户碰上牲畜染病,都会找兽医来看看。“毕竟,卖一头成年牛的钱,可能就是一户人家大半年的生活来源呢。”

苏远清在村里还有几个同行,但“他们做得都没我好”,苏远清的眼神中露出自信。村里每次闹瘟疫,牛羊成群死亡,治愈的比例难以提高。苦读医书后,苏远清开先例使用西医疗法,“给牲畜打针”,治愈比例大幅提升。

名医的“神技”在村里口口相传。并且,对于家境尤为困难的村民,苏远清常常减免医疗费用。良好的口碑,让22岁的苏远清,成了村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村主任,两年后又兼任村支书。

在村民余红易的记忆里,年轻时的苏远清,总是独自搬个矮板凳坐在门口,膝盖枕着一本书仔细翻阅的模样。“爱学习,悟性高,也很大胆。”余红易如此评价苏远清的品性。

这些品性,也被带到他后来从事的电力岗位上。

1998年,苏远清开始任青杠塘电管站(供电所前身)站长。他说,自己当时对电力一无所知,兴趣也不大,完全是被镇上领导“逼上梁山的”。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边到附近的郑场镇学习先进电力经验技术,一边抱着十多公分厚的书“一点点啃”,慢慢竟也发现其中的趣味来。

2000年前后,绥阳开展首轮农网改造,试图改变原本小水电电压低、价格高的窘境。然而,装表入户的措施却遭到很多村民的抗拒,“任凭怎么讲国家政策,讲实际作用,效果都不好。”苏远清思来想去,决定打通熟人关系,先从亲朋好友处入手。

在说服岳父安装电表的过程中,他苦口婆心地谈了大半天。起先怎么讲道理都讲不通,岳父反倒被惹急了,说不光自己不装表,还让村里都不装。无奈之下,苏远清只好搬出老婆来。“我说岳父,你要是不装表,我工作就做不下去,只能卷铺盖走人回家种地了,你女儿跟着我也受苦。”岳父沉默良久,才勉强答应。后来,同事们都举一反三,借鉴起苏远清的经验来,户表安装工作才得以逐步完成。

(责编:朱晓慧、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

热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