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最懂绿(治国理政新思想新实践·新理念引领新发展)

万秀斌 施 娟 汪志球 黄 娴 郝迎灿

2017年04月18日08: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赤水河蜿蜒而去,赤水大瀑布白练悬空,赤壁丹崖拔地而起,万亩竹海绿浪翻滚,得益于良好生态环境。仅2017年春节,贵州赤水市就揽客42.3万人次,旅游收入突破5亿元。

赤水市副市长谢远驰告诉记者,自1990年首次提出“生态立市”以来,10任书记10任市长,一任接一任严守生态底线,推动绿色发展。财政“穷”市因此赢来了环境美、产业兴、百姓富。如今全市森林覆盖率达到81%,2016年实现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297元,在革命老区探索出了绿色转型新路。

贵州在牢牢守住山青、天蓝、水清、地洁生态底线的同时,提出发展绿色经济、建造绿色家园、完善绿色制度、筑牢绿色屏障、培育绿色文化,推进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实现了经济增长与生态保护的双赢。

改革引领,直击生态建设痛点难点

“鱼梁江今非昔比,不仅可以在江里洗澡,还能钓到六七斤重的鱼。”回忆起7年前,贵州福泉市凤山镇党委副书记李景林历历在目,“那时候磷石膏废水流入河中,河水变成乳白色,一股刺鼻味儿,连牛都不愿下河。”

“是生态补偿机制倒逼企业加强污染治理。”福泉市环保局副局长欧阳雨说,2009年起清水江流域执行水污染生态补偿机制,谁污染谁付费,谁破坏谁补偿。仅瓮福集团就投入2.5亿元用于磷石膏渣场防渗、磷石膏废水回用管线建设、厂区防渗等项目建设,每年进入清水江的总磷减少约2450吨,年上缴补偿金也从2012年的4000余万元下降到2016年的100余万元。

为破解上游排污下游受害、流域跨地区无法追责这一生态困局,贵州“因河而异”制定生态补偿办法,先后尝试在清水江、红枫湖、赤水河、乌江等流域实施生态补偿,2011年至2016年底,补偿资金达3亿元。

破解生态建设痛点、难点,不光运用经济手段,司法力量也强力介入。2016年1月,贵州锦屏县人民检察院诉县环保局行政公益诉讼案,一审判决县环保局败诉。随后,县环保局局长和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被免职。这起“官告官”案件在锦屏引发不小“地震”。

事件起因于锦屏7家石材公司长期违法排污,锦屏县环保局两次收到检察建议仍未履行监管职责。“生态环境保护事关公众利益,我们跟县委、县政府领导进行了沟通,最终决定提起公益诉讼。”锦屏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杨德荣说。

贵州是最早尝试环境公益诉讼的省份,清镇市中院环保法庭是环境司法界最为知名的环保法庭之一,之后贵州又在仁怀等4个城市的市级法院设立环保法庭,实施跨行政区域管辖。贵州成立省高级人民法院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庭、省检察院生态环境保护处和省公安厅生态环境安全保卫总队,率先在省级层面建立生态环境保护司法体系。

生态文明建设,贵州还给领导干部戴上“紧箍咒”,装上“加速器”。2015年,贵州省取消对部分贫困县的GDP考核,但增加了石漠化面积减少程度和森林覆盖率等生态考核指标权重。在全国率先探索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实施行政问责22人。在全省八大流域推行环境保护“河长制”,将流域水环境保护工作作为政绩考核重要内容。

(责编:朱晓慧、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