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小胡同里的京报馆

2017年04月07日08:47  来源:北京晚报
 

  京报馆的老楼

  宣南是旧时颇具老北京文化色彩的地区,除了众所周知的天桥和会馆文化外,它还是北京报业的发祥地,其报业文化在中国的媒体发展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民国时期,宣南与上海的望平街(《申报》所在地)南北并峙,成为中国报业的中心,如同英国报业的老家伦敦舰队街一般。当时,前后共有500多家报刊分布在宣南的100多条胡同内,其中影响较大的是林白水办的《社会日报》和邵飘萍办的《京报》。今日漫步在这片古旧的街区,逼仄的街巷两旁尽是低矮古旧的建筑,很难感受到过往时代的文化气息,但这里毕竟有一些记忆是值得回味的。

  小胡同里办出大报纸

  魏染胡同在宣南的众多胡同中并不起眼,它北起南柳巷,南至骡马市大街中段。据民国年间出版的《北平地名志》称,其得名源自“明宦官魏忠贤曾在此巷居住,魏被诛后,此巷叫魏阉胡同,今为避恶名,改为魏染胡同”。走到胡同中间,路东现出一栋坐东朝西的灰砖两层日式小楼,外表简洁大方,在鳞次栉比的平房群落中格外显眼,这就是京报馆的旧址。京报馆是由这栋两层砖木结构的小楼和一组坐北朝南的四合院组成。楼房面阔七间,建筑面积876平方米,临街的正立面采用西洋古典式砖壁柱装饰。二层有一圈女儿墙,楼顶还曾竖着一根旗杆。楼的一侧墙壁上原有“京报”两个凸字,现仅存一“京”字。大门西向,开于一层的正中,采用塔司干柱式门廊装饰,楼门的上方是镌刻着三个已显斑驳的行楷大字“京报馆”的门额,落款是“振青题”,这是京报的创始人邵飘萍的手笔。邵飘萍,原名镜青,后改为振青,浙江东阳人,是我国新闻理论的开拓者。

  穿过大门可直接来到楼后的四合院中,正房、两厢房和倒坐房均为三间五檩,原是京报编辑部的一部分,现在成为一个杂院。京报馆的楼内现住着多户居民,楼道中摆放着杂物,墙壁脱落开裂,原有的木质楼梯和实木地板踏上去咯吱作响。而在报馆时期,内部合理实用,一层是传达室和负责报纸销售及刊登广告的经营所,二层是编辑部和经理室,编辑部里摆着两张黑色的长桌供编辑们工作。当年,报纸编好后,报样就被送到设在报馆对面的平房院内,那里是属于京报馆的“昭明印刷局”,备有住房、校对室、印刷间、铅字房、铸字炉等20余间房子,报纸在那里完成印刷。出报后,报差将报纸送到北柳巷的报房里,再从报房发给卖报的小贩们。

  触景生情,不禁思及京报馆的往事。邵飘萍先生自幼便才华横溢,14岁考上了秀才,16岁又考入浙江高等学堂接受新式教育,专修自然科学。在校期间,他就开始给《申报》撰稿。作为一个爱国的知识分子,他萌发了“新闻救国”的思想,立志献身新闻事业,依靠报纸舆论,干预政局,改变祖国悲惨的命运。民国元年,他成为《汉民日报》的主笔,开启了自己的记者生涯。1916年春,邵飘萍担任《申报》、《时报》及《时事新报》主笔。邵飘萍强调记者应该具有如下品性:操守、侠义、勇敢、诚实、勤勉、忍耐等。“新闻脑”要始终紧张活动,一旦提笔行文,则又要“状若木鸡,静如处子”,倾注整个身心。他成为中国新闻史上第一个享有特派员称号的记者,以一个真正的新闻记者的面目出现在民众之中,深入实际采访,把真实的情况告诉读者。他所著的《新闻学总论》和《实际应用新闻学》,是我国最早的一批新闻理论著作。

  1918年10月5日,邵飘萍辞去《申报》的职务,与吴鼎、汤修慧、潘公弼等人创办了《京报》。邵飘萍任社长,他提笔写了“铁肩辣手”四个大字,悬挂于编辑室内,以此自勉。这一年,他倡议建立了北京大学新闻研究会,被北京大学聘为导师,开创了我国的新闻教育。在五四运动中,邵飘萍在《京报》发表《勖我学生》、《外交失败第一幕》、《速释学生》等多篇时评,揭露北洋政府的卖国罪行,报纸因而被封,他被迫再次流亡海外。

(责编:朱晓慧、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