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是如何关停“污染企业”的

2017年03月17日10:45  来源:北京晚报
 

  西打磨厂街81号(左)和65号(上)

  

  打磨厂因噪音及烟尘污染“为民不安”被关闭

  打磨厂街位于前门外东侧,形成于明代,属正东坊,因有许多打磨铜器和石器的作坊而得名,清朝沿用。打磨厂街以祈年大街为界,分东西两段,称东打磨厂街和西打磨厂街。

  明永乐初年,今天的前门、崇文门外是京城的南郊,多为乱葬岗子和菜地,但已出现较为分散的民居。居民多来自京城西南的房山一带,房山多山,盛产各种石料,且以大石窝村的石材质地优良,历史上曾经是皇家御用石材。自隋末云居寺刻经开始,历经金元明清几个朝代,大石窝村民多以采石、石刻为生,祖辈相传的石工技艺有敲、打、磨等。明永乐年间,今天打磨厂一带只有几十户人家以及寺庙和大车店等。由于这里往西北不远是丽正门(正统年间改称正阳门,俗称前门),东北是文明门(正统年间改称崇文门),来自房山大石窝的石工便在这里开设作坊,打磨石器出售。石工们从房山一带运来石料,有的打制石磨,有的开制磨刀石。当时,碾坊、豆腐坊、酒醋作坊、大饭馆以及宅门大户都自己磨面,需要大小石磨,而磨刀石几乎是家家必备的家什。一些手艺高超的工匠还专为王府、大宅门打磨饰物,如石狮子、门墩等。因这里紧邻京城,所以打制石磨和开制磨刀石的生意很兴隆,此后又有磨制刀具、打制铜器、铁器的作坊在此经营,因沿街的店铺多从事石器、铜铁器的打磨,俗称打磨厂。

  明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开始修建北京城的外城,打磨厂一带变成了城里,此时前门、崇文门外已形成大面积的街区,居民增多。到了明末清初,南城已是街巷、商铺、会馆密集,居民众多。石器、铜铁器的打制要经过切割、打磨、钻孔、雕刻、抛光等多道工序,由此造成噪音和粉尘污染。当初在前门外开设打磨作坊时,还是人烟稀少的郊外,变成人口密集的城区后,打磨作坊没日没夜地打制石器、铜器、铁器,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为此时常有人到兵马指挥司“投诉”,说打磨作坊动静儿太大,烟尘乱飞,很是“扰民”,应将其迁出。

  清初沿袭明制,设五城兵马司,隶属都察院,负责巡查京城内东、西、南、北、中五城的治安管理、审理诉讼、缉捕盗贼等事,街巷不安当然也归其负责。兵马司官员巡查后,将打磨厂噪音烟尘等问题上报到都察院。都察院遂令兵马司告知所有打磨作坊“或歇业或迁出,无以扰民”,随后,石器打磨作坊相继关闭,或迁出城里,但仍有一些铜铁作坊经过“疏通”关系,继续经营,多年后才逐渐关张。

  这些打磨作坊关闭或迁出具体是什么时候?有的说是顺治年间,有的说是康熙年间,还有的说是清末。清人笔记《南城琐记》称:“打磨厂石作或康乾时遂已消失,皆因为民不安,令其歇业,石工返于京西者居多,唯打磨厂之名尚存。”而清末《燕京杂记》称:“打磨厂临近崇文门,尚无石作之业,石器打磨为民不安宁,早已迁出,至今该处刀具店、五金行等尚存。”

(责编:朱晓慧、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