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史上无数大家献膝盖 《水经注》是一本什么神奇的书?

2017年03月14日09:13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水经注》,引史上无数大家献膝盖

  郦道元对山水地理了然于心。(资料图)

  《水经注》(资料图)

  史上

  一本成书于南北朝时期的纯地理学著作,除了成为地理学方面的权威之外,居然还能跳出本专业的范畴,覆盖到文学领域,让历代无数文人骚客竞折腰,而且还成为他们的文学范本,尤其是很多关于山水自然景物的诗文,都以它为蓝本,后人又专门成立研究《水经注》的学派,独立成为一门学问,历久不衰。

  这到底是一本什么神奇的书?这个作者到底是怎样一个神奇的人,能跨专业将自然科学著作写成文学巨著呢?

  震惊:地理学家的写景文字比柳宗元的还高明?

  先让我们来回味一下苏轼那些气壮山河、涤荡心胸的好文章,最有名的莫过于“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以上是词,还有赋,诸如“月出于东山之上, 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

  好一支文笔,驱使大江,掀起浪花,浩浩荡荡,雄浑磅礴,而且苏轼最激动人心的文字,总是和水分不开,除了《念奴娇·赤壁怀古》和《赤壁赋》,还有《游金山寺》里的“闻道潮头一丈高,天寒尚有沙痕在”,“微风万顷靴文细,断霞半空鱼尾赤”,将长江水系的文艺美和地理特质都写得水乳交融,相互彰显生辉,苏轼同学把水写得这么好,是哪个先生教的?

  当然,不只是一个先生教的,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有一位先生肯定功不可没,那就是南北时期的地理学大师:郦道元。

  这个从苏轼自己的诗句可以找到证据,“嗟我乐何深,《水经》亦屡读”,这句诗彻底交代了一个事实,苏轼喜欢读《水经注》(诗中将《水经注》简称为《水经》),而且不止读一次,肯定对他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说“大江东去”等文学名作跟这部讲述河流的地理著作有关,是不为过的。

  学霸苏轼的文学导师之一:郦道元,就是《水经注》的作者,他不是一个文艺青年,似乎也没把文学和情怀当成自己的人生目标,一生从事的除了行政工作,就是埋头写地理著作《水经注》等。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地理学专家,水利学专家在文学上也是霸气侧漏,其魅力哪怕他再怎么低调都无法抵挡,不仅苏轼这样的一流文艺青年膜拜他,他在山水景物的写作方面,还盖了山水诗文大家柳宗元的帽,瞧瞧明末著名文化大家,《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的作者张岱是怎么评论他的文笔的:“古人记山水,太上郦道元,其次柳宗元,近时则袁中郎”,让人大跌眼镜,写出了“永州八记”这样优美山水文章的柳宗元大师,居然屈居在地理老师郦道元之下,这算不算委屈呢?这个不好定论,但是张岱敢于将郦老师摆到柳老师上头,说明郦老师在文学上是有两刷子的,这不是张岱胆子大,而是《水经注》的魅力大。

  那么,郦道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水经注》是怎么引起世人的注意呢?

(责编:朱晓慧、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