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贵州频道>>贵州旅游

高清组图:草根戏班侗戏传承情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2017年02月17日14:40

化妆间。
化妆间。
下一页

丁酉鸡年元宵节,天柱县渡马镇龙盘村陈家家祠里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渡马镇杨柳村老街农民侗戏班闪亮登场,剧团团长周宗治主演的《大破天门阵》隆重上演。戏台上各演员精彩的打斗、洪亮的唱腔、投入的表演,把上千观众的视线拉入到了“穆桂英挂帅大破天门阵”的古战场。

48岁的周宗治虽然是渡马镇老街人,但他脑子自里却萦绕着老家龙盘“歌村戏寨”的侗戏影子。天柱的戏剧分侗戏和阳戏,全县戏剧以龙盘村为最,有冲头、腊树脚、周家三大戏班。解放初期至80年代每年都要演出。到90年代则随着打工潮的兴起而逐渐消亡。2011年,周宗治夫妻在龙盘村退休老医生周彰贵的“龙盘侗戏要失传了”的叹息声中,成立了渡马镇老街侗戏团。在周彰贵的介绍下,周宗治把龙盘村著名侗戏师傅陈通敏请来,好吃好住招待,一心一意学习侗戏。“在陈师傅的指导下,剧团根据演员的特长,谁扮演元帅,谁能胜任大将,谁适合扮演小兵,大家分工有序。”一般在演出中扮演大将的周宗治说,根据各自扮演的角色,十多个演员,大家各自背熟自己出场的顺序,熟记所扮演角色的台词。在大破天门阵中,周宗治扮演的是“孟良”的角色。在经过几天几夜的加强记忆中,“五哥此言差矣,我们为国家为民族,南征北战,困了睡在马鞍上,渴了就喝刀头血,现在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想你杨家一门忠烈,为何你只图安逸,这样窝囊?”孟良劝告五郎出山协助破天门阵的台词,周宗治就能顺口溜来。

侗戏会演了,戏班的人也找齐了。没有戏服、没有演戏用的道具,这成了周宗治头疼的问题。“社学街道平甫寨杨家戏团也是陈通敏师傅教的,他们很给陈师傅的面子,要唱戏时,就由陈师傅出面去借。”周宗治说,往往要唱戏时就提前几天去借,唱完戏后又退还回去。“借的次数多了,我们自己也不好意思,2015年,我们剧团出了12000元钱,把平甫剧团的戏服、道具全部买了过来。”

剧团有近二十号人,各人家中都有老有少。大家也要生活,侗戏团的生存成了周宗治又一头疼的问题。考虑到侗戏是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必须传承和发扬。周宗治2001年成立的渡马老街文艺队,到处承接演出业务。哪里需要演出,不管远近,不管路是不是好走,他就带着文艺队往哪里跑。“记得2013年,有一次渡马镇黄劳村一个偏僻村寨有户人家结婚,邀请我们去演出,那时路还没有修通,走的都是毛毛小路。我们抬着箱子、扛着道具,硬是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周宗治累得满身冒汗,我也累得浑身无力。”周宗治的妻子蒲莲妃说,现在县里大搞基础设施建设扶贫、大搞产业扶贫,村村通了水泥路,户户通了硬化路,村村寨寨都有种养殖业,寨美民富。她们出去演出,来回坐车,很是方便。吃的也是鸡鸭鱼肉,油水很足。演出费用也从最初的几百元提高到了现在的一千多元。

现在,周宗治的草根文艺队平均每年要承接60多场次的演出活动。县里也重视这个文艺队,常请他们参加各种大型演出,文艺队每年收入达8万多元。他们用这些收入,用来补贴侗戏剧团的演员,平均每个演员每年演出收入5000元左右。

经过六年的努力,周宗治的侗戏团目前收集了大量的剧本,能够演出《大破天门阵》《仙姬送子》《泡打两狼关》《穆柯寨招亲》《吞丹斩狐》五出侗戏,《新龙船调》《刘海砍櫵》《白色娘子》等阳戏也能上演。

“县里大力实施旅游扶贫、文化扶贫,七月二十坪、三门塘景区、甘溪旅游村寨、魅力龙盘、全县春节系列文化活动等要搞戏剧展演,只要县里一通知我们就去。”侗戏班的老演员彭金梅乐呵呵地说,她家里依托县里的扶贫政策,发展有烟狗肉产业,衣食无忧,平时有空就练戏,大伙有说有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剧团演员们在传承侗戏路上幸福满满。

周宗治的孙子仅两岁半,受周宗治夫妻的影响,他孙子吃饭、睡觉前,平时玩耍,都要“咿咿呀呀”地来一段侗戏。侗戏传承有后人,令老戏骨们倍感欣慰。(图/金可文 文/陈光昌)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

(责编:刘思博、陈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