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回母校看一看:我的宿舍里现在住着谁?

2017年02月17日09:26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们始终没有离开彼此的视野。从博客里的长文,到群里的视频、朋友圈的照片,我们看着彼此的孩子从刚刚睁开眼睛到可以跟着我们去旅行。

   毕业十年 我们带着孩子来了

   今年4月的一个周末,毕业10年的我们回校来了一个小范围的聚会。范围小到什么程度呢:只有当年研究生宿舍的4个人,以及各人的孩子。这种聚会当然比不上丢下孩子出去玩潇洒痛快,但比起全家出行实在简单太多了,不必将就丈夫们的行程和时间,也避免了他们在一起尴尬地寒暄。

   带着孩子回校,绝对不是那种小清新的文艺范儿怀旧之旅。总的说来,这是一次想要“把妈妈们的感情延续下去”的聚会。

   好在孩子们都不算太小,最大的7岁多,最小的也快4岁了,属于可沟通可合作的旅伴。大伙儿到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我们在酒店把孩子们一字排开合影纪念,孩子们乖乖听着妈妈的指令,看着身边还不熟悉的小伙伴,礼貌地微笑,友好地牵手,一切都是想象中的样子,但心里仍旧有说不出的感慨:“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托博客微博微信的福,流行的社交媒体虽然不断迭代,我们却始终没有离开彼此的视野。从博客里的长文,到群里的视频、朋友圈的照片,我们看着彼此的孩子从刚刚睁开眼睛,到可以跟着我们去旅行。

   夜深了,孩子们睡了,等我们洗漱完毕换好睡衣,盘着腿坐在床上聊天,没有了美图美拍的滤镜,才发现,大家都老了。

   岁月怎么会没有痕迹呢。10年前的我们,圣诞夜的时候,突发奇想坐上夜班公交车去教堂,天上下着雪,窗外的霓虹灯闪着浪漫的光,我还记得那时候流行浅绿色的眼影,我们一起化了自己觉得很美的妆,却没有找到教堂。零点的钟声已经敲响了,又坐着大公交车晃荡到营业至凌晨3点的商场,当我们互相挑选打折衣服的时候,Z给当时的男朋友买了一个300多元的zippo打火机,后来每每提起此事,Z都释然一笑:啊呀当时脑子坏掉了啊。从商场走回学校,广八路上的烧烤一条街还热闹着,吃喝完毕,结账的时候发现桂花糊居然比平时贵了一块钱。因为人多,跟老板理论也很有底气,老板嘀咕着:“这么晚还出来玩的,还能没有钱?”被当成不良少女的我们竟然没有很生气——原来我们看起来不是那么书呆子啊。

   而事实是,书呆子永远没办法变成不良少女。10年以后的我们,连坐在街边吃顿小烧烤也成了奢侈,Z给几个孩子讲了5本小猪佩奇的绘本,奔波了一天的孩子们才心满意足地睡了。我们打开房间的门,借着走廊光线吃外卖冒雨送来的烧烤,低声聊天的同时还要竖起耳朵听着孩子的动静,被水汽包裹的烧烤远不如路边摊上吃起来过瘾,蒜蓉小龙虾上的蒜蓉黄黄的稀稀的,没有吃就扔掉了,忽然就有了人到中年的感觉。

   第二天吃上一顿日思夜想的武汉早餐,豆皮豆浆面窝米线,味蕾一下回到了10年前,大满足。空山新雨后,L提议饭后爬珞珈山,因为带着孩子,没办法去图书馆和老宿舍怀旧,只有健康亲子的活动才适合我们。可刚走到山脚,就有小朋友不想走了,哭着要妈妈背;刚到山腰,又有孩子要上厕所了,大部队只好匆匆下山。

   午饭去学生时代打牙祭的小观园,已经不用去在意菜单上的价格了,也还记着彼此最爱吃的菜,但点菜时也得先就着孩子,妈妈的习惯就是每个菜都要多问一句,“这个菜辣不辣?孩子能吃吗?”饭后带着孩子坐校园小巴车,熟悉的小巴车司机一个也没见到了。因为没有空位,孩子们勉力扶着座椅站着,看不到风景的他们,脸上是努力忍耐的表情,物是人非的情感只属于我们。

   小巴车兜了一圈,又回到校门前广场,广场更大更漂亮了。小情侣们还依偎在树下长椅上聊天,更多的是在各自玩手机。我们也曾在这个广场上笑过闹过,夏天的晚上一起唱歌,冬日暖阳里躺在草坪上看书,也曾在树下拍过傻傻的合影。“现在的年轻姑娘真会打扮啊”,我们看着来来往往的年轻女孩,不约而同地感叹,但也不忘掏出手机给不远处草坪上吹泡泡的孩子们拍照。说不出心里是羡慕还是满足,但孩子们的笑容证明我们没有白白老去,也许每个幸福的人都会有这一步。(张晨)

(责编:朱晓慧、陈康清)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