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每个孩子都能获得充足的营养、感受到温暖的呵护、接受良好的学前教育

消除贫困,从娃娃抓起(民生视线)

曲哲涵 赵贝佳

2016年11月11日08:4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消除贫困,从娃娃抓起(民生视线)

“山村幼儿园”“营养包计划”“慧育中国”家访等项目,让许多孩子绽放笑脸。

目前的发育神经学、发展心理学以及人力资本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践,都强调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性。据估算,儿童早期发展项目的年均投资回报率在7%—10%之间。加大对贫困地区儿童的投入,是精准扶贫、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渠道。

中国贫困地区儿童发展状况究竟怎么样?为什么说“扶贫扶智”对孩子更重要?我国的儿童早期发展项目有何效果?相应的顶层设计、政策措施是否到位?有哪些国际经验可以借鉴?我们来听听相关项目负责人的思考和国外专家的建议。

——编 者

学龄前的孩子谁来管?

集中连片贫困地区还缺8 万个幼儿园

贵州省松桃县大湾村。

5岁的小新,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她的世界在小小的电视里。每天静坐在屏幕前,她寡言少语、拒绝交往。

5岁的小琪,爸爸去世,妈妈离家出走。寂寞的时候,她会故意管奶奶叫声“妈妈”,寻求一份心灵的慰藉。

这些贫困山村的孩子们,得益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山村幼儿园项目,如今可以聚在村子里的幼儿园中,一起玩耍、学习,告别孤单无助。

城里的小孩儿,大多有“排排坐、分果果”的童年回忆,但我国贫困地区的学前教育发展水平远远低于城市和其他农村地区,偏远山村3—5岁幼儿基本没有入园机会。这些孩子的语言、认知能力与城市相差40%—60%,某种程度上,已经输在了人生的起跑线上。

目前14个集中连片贫困区有大约900万4—6岁的适龄儿童,他们是最需要学前教育帮扶的群体。《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提出,到2015年,贫困地区学前三年教育毛入园率有较大提高;到2020年,基本普及学前教育。国务院有关文件对提高贫困地区入园率提出更明确的目标:到2015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55%以上;到2020年,中西部地区农村学前毛入园率达到70%。

从2011年开始,中央财政已经投入700多亿元支持贫困地区学前教育发展。各地和社会组织也有很多探索实践,比如,河北省建立了64个支教点,招聘志愿者支教。西藏已实现包括学前教育在内的15年免费教育,并且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4年来通过公益募捐的方式,设立了1100多所山村幼儿园,在园儿童3.8万名。

“努力卓有成效,但‘短板’也相当多。”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表示,当前贫困地区学前教育仍存在幼儿园数量不足、师资薄弱、少数民族地区双语教育滞后等问题。

难题怎么解?

专家认为,一是调整经费投入重点和资助机制。有必要按照就近、分散原则修建山村幼儿园校舍,减轻留守儿童的交通负担。在财政投入上,要突出“精准”,对低收入家庭、偏远地区家庭等,通过收入所得税减免、发放学前教育券等方式重点资助。此外,考虑到学前教育对贫困地区孩子终身发展的影响,要确保学前教育的资助在整个教育扶贫中的优先、基础地位。在效果评估环节,要强化问责机制,减少浪费,对低效项目要果断撤资、转投。

“要想如期实现既定的学前教育普及率目标,目前贫困地区还缺8万所山村幼儿园,必须加大资金投入力度,保证每分钱都花到刀刃上。”卢迈说。

二是学前教育的供给模式也应更丰富。“推进村级幼教点建设,利用原来小学校闲置的房屋或村委会,吸纳志愿者来支教。每个幼儿园每年有3万元就够了,2009年以来,我们已经建成了665个幼教点,3500名孩子的在学表现与来自公办幼儿园的孩子比,相差无几。”

卢迈还建议,应多渠道拓展师资来源,广泛开展支教实习,对少数民族地区学龄前双语教师给予培训补贴等奖励。

(责编:涂敏、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