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民警李来建因公牺牲 留给家人一张未完成的“全家福”

2016年08月05日10:24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人民网贵阳8月5日电(王钦)时至今日,金英怎么也想不到,那张丈夫欠下的“全家福”,竟然一辈子实现不了了。每当想起丈夫李来建,想起期盼已久的全家福,金英总会泣不成声。

李来建是贵州省兴义市公安局向阳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4月13日,因连续加班导致过度劳累,李来建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47岁。

李来建的基层从警生涯,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身边人的印象,都会记忆深刻。在那些回忆里,李来建生命的点点滴滴,留下了无尽的遗憾和悲伤,勾勒出一副朴实而崇高的画面,成为所有的人对他的缅怀和敬仰。

突发:劳累过度导致身亡

4月12日,李来建像往常一样,与同事杨迪值班。这一天,有些忙碌,8起报警待处理。财物被盗、矛盾纠纷、商铺噪音……一件一件地处理完毕,已是次日凌晨1点,原本已到休息时间,李来建却没有停下工作。

李来建回到办公室后,开始琢磨如何快速准确录入社区警务平台信息的方法。此时,时间已到凌晨2点,杨迪催他赶快睡觉。然而,李来建却工作到5点。刚睡下不到三小时,李来建从备勤室的床上爬起来,跑到母亲家匆匆洗完脸,便离开了。

没想到,李来建的离开,却成了和母亲的永别。原本,李来建的母亲知道派出所有规定:民警头一天值夜班,第二天可以休息半天。在儿子出去前,她还特意交代办完事后,等儿子回家吃饭。可是,她并没有想到,儿子这一走,就回不来了。

9点30分左右,李来建把值班用的装备、需要转办的事项交接清楚后,就急匆匆地走进治安大队户政中队办公室。“朝艳,有个恼火的事情和你对接一下,如果速度提不上去,我们所的工作怕是干不完哟!”才进门,李来建就风风火火地说开了。

“你先等哈,我把这里忙完了,咱们一起商量!”10分钟过后,忙完接待群众工作的苏朝艳招呼李来建坐下,二人顾不上寒喧,当即就正在开展的社区警务平台录入工作讨论了起来,李来建还把自己昨晚琢磨出来的方法分享了一遍。

不一会儿,苏朝艳发现,李来建斜靠在椅子上,头歪在一边,开始不搭她的话。“李来建!李来建!李来建!”苏朝艳以为他是太累了,睡着了,可接连喊了几声,他还是没有回答……单位的同事闻讯赶来,并拨打了急救电话。

12时31分,经医院紧急抢救,李来建还是未苏醒过来。

怀念:他是老大哥、贴心人

“他是派出所的老大哥,他更是派出所的老黄牛,他言传身教,为身边的战友树立榜样,却在拼命透支自己的身体,直到牺牲的那一刻。”回忆起李来建的点点滴滴,杨迪称他为“良师益友”。

杨迪回忆,2011年7月13日,他从特(巡)警大队调入向阳派出所,在这里他认识了李来建,至今已5年有余。在他的印象中,李来建比较瘦,起初还对其持有偏见:“干好公安工作,必须要有强健的体魄。”但是,李来建对公安工作的用心和付出,慢慢地让杨迪不得不佩服。

后来,杨迪跟着李来建学业务,通过近距离相处,杨迪发现派出所工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对于基层派出所民警来说,每天工作8小时是不可能实现的。”杨迪说,李来建既要参与值班接处警,又要负责社区工作的民警,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一周工作下来要超过80个小时工作时间,他的精神将激励着每一位民警去做好每一件分内事。

“哪家有个大物小事,家长里短的,都喜欢和他摆一下。大家见到他,也很少称呼他李警官,都是叫小李、老李、李哥……我就一直叫他小李。”在向阳社区的刘正祥的印象中,小李从来不怕麻烦,在社区走访时,他发得最多的就是警民联系卡,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是李来建,向阳社区的民警,这是我的电话,有事直接找我。”

从警26年,李来建始终牢记职责,把群众的小事当成自己的大事来办,始终把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黔西南州公安局民警陈昊说:“在我们眼中,他是一位踏实、敬业、认真、负责的老民警,李来建离去之后,向阳社区的居民充满了难过和不舍。”

遗憾:没有一张“全家福”

“时至今日,我仍然不愿相信他是真的走了!”金英回忆起曾经与丈夫在一起的日子,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每天回家上楼梯时,我总会想起怀孕后期的一些日子,只要他在,他总会在身后扶着我,我上一步他上一步,那时是多么的幸福。”

如今,金英带孩子在家里,时常会想起丈夫的身影,却再也不会响起熟悉的开门声。“他走了,家里的餐桌上少了一副碗筷,也少了孩子吃饭时的欢声笑语,他把时间和精力留给了工作,留给了更需要他的社区人,但我不后悔当一名警嫂……”金英哽咽着说。

2011年,李来建做了父亲,希希成了他的心肝宝贝,可陪伴的时间却很少。希希刚进幼儿园时,老师让孩子们带一张“全家福”,需要贴在教室里,可是希希一直没有带去,每次老师问起,他就说:“我爸爸是警察,忙得很,没时间照……”

未来得及照的“全家福”,成了一生的遗憾。金英家有一本相册,相册里有两张合影照,一张是她与丈夫的结婚照,一张是独身子女证件照,却唯独没有一家三口出去游玩拍的“全家福”。金英充满了遗憾:“在他走前的一星期,我还说这个周末我换班,一家人去一趟万峰林,带宝贝去骑自行车,正好把全家福拍了,没想到成了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

李来建牺牲后,留下的是更多的牵挂和遗憾。如今已快5岁的希希,并不知道他的爸爸已经离去,他还会经常问妈妈:“妈妈,爸爸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我超级超级想他了,我想他和妈妈一起去幼儿园接我。”

每次听完希希的话,金英只能强忍住泪水告诉他:“宝贝,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抓坏人了,等你长大了,他就会回来了。”希希似懂非懂地说:“哦,我长大了,也去当警察,爸爸带我一起抓坏人,爸爸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责编:罗炼、陈康清)

热闻推荐

动感H5欣赏

  •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
  • 你好,我叫贵州!你好,我叫贵州!
  • 美丽贵州行-务川美丽贵州行-务川
  • 两学一做,学啥做啥两学一做,学啥做啥

新媒体运营

  •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
  •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
  • 贵州频道新浪微博贵州频道新浪微博
  •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