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贵州频道>>抗战胜利70周年

最好的罪证:侵华日军的书信里满是烧杀抢掠(高清组图)

来源:解放军报    2015年08月19日14:44

最好的罪证:侵华日军的书信里满是烧杀抢掠(高清组图)
下一页

6月9日,解放军报8版“中国梦·国防情”栏目刊发《挖掘日本侵华新罪证》一文,报道了佳木斯市退休干部宋金和40年间收集日军侵华物证逾万件,建立“日军侵华物证陈列室”并向公众免费开放的事迹,引起军内外读者广泛关注。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进一步揭批日本安倍政府妄图掩盖侵略战争历史真相的言行,本报将从今天开始,推出“日军侵华物证揭秘”系列报道,通过解读宋金和收集的部分日军侵华物证,真实地还原那段腥风血雨的历史,敬请垂注。

傍晚时分,宋金和喜欢一个人到松花江边散步。每当江风轻轻拂过,他总会想起那首响彻大江南北的抗战歌曲《松花江上》:“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9·18事变”,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因为从83年前的这天开始,东北三省沦为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地,3000万同胞身陷水深火热之中。但时至今日,日本极端右翼势力仍在为侵略历史翻案。然而,历史如同奔流不息的松花江,从未离去。

 

“1931年9月18日晚,当时驻扎在中国东北境内的日本关东军精心策划炸毁沈阳北郊柳条湖南满铁路一处,反诬是中国军队所为,然后按其事先安排的部署,炮轰沈阳城北中国驻军的北大营,接着又进犯东大营,制造了震惊中外的‘9·18事变’。”顺着宋金和手指的方向,一份作战预案手令(右图,张建军摄)跃入记者的眼帘:

这纸手令长约32厘米、宽约24厘米,红色书边线框,内红竖线为格,边框右上方加印“秘秘”两字,格内中央下方印有“陆军”字样;全文竖版,由刻字水印部分和钢笔手写部分组成,并盖有“步兵第三旅团长之印”篆刻印章。

“这是1931年9月17日(昭和六年九月拾七日),日本关东军驻长春步兵第三旅团长长谷部照俉下达给步兵第4联队长子爵大岛陆太郎‘对事变计划准备有关的文件命令’,编号为步三旅乙第一六九号。”宋金和告诉记者,手令记录了以下几个关键点:第一,第4联队抽出1中队作为旅团预备队;第二,第4联队与铁道“守备队”强袭奇袭北大营;第三,驻长春主力一部攻打柳条湖附近和长春的中国军队。

“日本侵略者妄称是中国军队发动的‘9·18事变’,缘何其在9月17日的作战预案手令中就有体现?”宋金和说,近现代战争史表明,用武装冲突制造事端,进而以此为借口发动侵略战争,这已经是一切非正义战争的规律。

 

在制造升级事端的同时,日本侵略者亦步亦趋,加紧进行着侵华军事准备——

1931年4月中旬,日本参谋部调驻仙台的多门二郎中将师团长率领的第2师团,代替京都第16师团到“南满”换防;

8月下旬,关东军从国内运来飞机30余架、野炮20余门至苏家屯、浑河车站附近;

9月上旬,日军第29联队、独立守备队、宪兵队等在辽宁兵工厂、沈阳北大营附近举行大规模包围式攻击演习……此时的东北已处于一触即发的战争前夜了。

这纸手令是“9·18事变”前日军有关作战部署命令中的一个,对进一步揭露侵华日军蓄意制造“9·18事变”的历史真相,无疑提供了强有力的铁证。

在侵华日军邮政检查制度下“幸存”的200余封日军信件和信章,从侵略者的视角真实记录着侵略和屠杀——“刺刀杀人,就像切青菜豆腐一样!”今天一些日本右翼人士否认历史真相的种种谎言,将被这些日军士兵的书信,无情戳穿!

【1】【2】【3】【4】【5】【6】

(责编:高华(实习生)、陈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