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贵州龙里县推行“一村一警务助理”

小村警有大舞台(看点·记录基层改革故事)

郝迎灿

2014年10月20日08:4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永安村村级警务助理陆勋将代办的身份证送到村里空巢老人张永胜的手里。

永安村村级警务助理陆勋将代办的身份证送到村里空巢老人张永胜的手里。

开栏的话:

基层是社会的细胞。基层改革创新的生动实践,为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持久活力和不竭动力。

在这一进程中,基层发展的新思路、新亮点不断涌现。为弘扬改革创新精神,本版今起开设“看点”栏目,讲述基层的改革探索,记录一线的创新举措,展现各地的发展新貌。

首期关注的是: 贵州省龙里县推行“一村一警务助理”新警务机制,消除村寨治安防控盲点,改善乡村治理。

贵州省龙里县山高谷深,自然村寨多而分散,而乡镇派出所警力有限,边缘村寨难免出现治安防控盲点。针对此情况,龙里县公安局推行“一村一警务助理”新警务机制,公开招聘154名“村警”,实现村村有村警,警务向前移。

“一村一警”覆盖山区农村治安盲点

寒露已过,阳光依然和煦。王玉学,这位谷脚镇哨堡村的憨实农民,正眯缝着眼打量着门前的鱼塘,看到“村警”李明安经过,忙不迭地往屋里让。

“这片鱼塘多亏了老李,今年6月大雨冲垮了塘坎,泥巴毁了邻居几百株秧苗,如果不是老李磨破了嘴皮把这个事调解下来,鱼塘不知啥时候才能重新打上坝子,那损失就大了去了。”王玉学边说边把纸烟一个劲地往并不抽烟的李明安手里塞。

说起“村警”这个新鲜词,不得不考虑龙里负山阻溪的地形地貌,全县位于苗岭山脉中段,乡镇分散,农村自然村寨多,有的行政村的自然村寨数多达15个、少则7个,对于平均只有3—5名干警的乡镇基层派出所来说,农村的社会治安让人忧心。

“尤其是随着城镇化推进,原来的14个乡镇撤并为5个乡镇和1个办事处,调整后的行政区划使原来的警务运行模式很难延伸到村寨,出现了治安防控的真空和盲点。”龙里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罗天桥说。

谷脚镇派出所所长祝贤昌向记者倒苦水:“镇里有4个产业园,民工讨薪、土地利益纠纷比较多,每天接处警平均在8起以上,所里5个民警、9个辅警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这上面,还有十来个村的治安怎么管理呢?”

边缘村寨治安形势逼出了“一村一警务助理”的警务运行新模式——今年4月份开始,龙里为全县154个行政村(社区)公开招聘“村警”154名,实现村村有“村警”,警务向前移。

既防控治安,也管代办证件等服务事项

“村警必须从本村选出,为啥?人熟,地熟,情况熟!”李明安说。在哨堡村,李明安正符合这条件,加上为人热心、办事公道,他当村警领上了1500元的工资,群众没意见。

除了是本村人,龙里还规定村警不能由原有的村干部兼任。“很多矛盾冲突、利益纠葛的背后都有村干部的影子,村警由群众推选产生,对公安机关负责,村两委则对乡镇政府负责,形成相互制约、相互监督的局面。”罗天桥说。

能够当上村警虽然主要归功于自身的种种优势,但要干好这份工作并不轻松。

今年5月份,贵州某高校的6个学生到龙里县龙山镇露营。由于当地山高林茂、山势陡峭,不熟悉地形的一行六人被困深山。接到110指挥中心电话后,冠山街道办事处草原社区红星村村警郑兴伦和另一名村警立即赶赴现场侦察情况,翻山越岭,经过两个多小时到达学生被困的山脚。对当地地形了如指掌的郑兴伦急忙将可行救援路线反馈给指挥中心,以便制定救援方案。经过近2小时的紧张救援,6名学生成功脱困。

在罗天桥看来,上面这个例子只是突发事故,村警们的作用更多地体现在日常琐事中。“我们给村警的定位就是有眼看——信息收集,有嘴说——纠纷调解,有腿跑——为民办事,做到信息采集到村、矛盾化解到村、服务群众到村。”

一些过去民警不一定管的“小事”,正通过“一村一警”驻村警务逐渐得到解决。单就为群众上门送身份证一项,目前就已达到425个,还有代办户口本157个,调解矛盾纠纷63起。

“别看他们穿着警服,处理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却都是扎扎实实的实事。”王玉学说。

公安机关的触角向基层延伸了,和老百姓的距离近了,全县的治安状况也在好转。据统计,今年5—7月,全县共接处警1563起,同比下降35.7%。另外,村警提供案件线索26条,抓获嫌疑人7人,协助抓获网上逃犯2人。

用好村警还需保障措施跟得上

从4月份到现在,虽然“一村一警务助理”警务运行模式逐渐走上正轨,但毕竟才短短半年的时间,还处在一个摸索的阶段,难免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

谷脚镇观音村的村警秦宏宇是个直肠子,当着县局领导罗天桥的面仍不免吐槽几句待遇微薄:“观音村19个村民组,32平方公里,入户走访骑摩托烧油都要自己解决,去群众家里坐坐发几支烟也是需要的,这些都要自己出,刨去这些花销,每月实际到手不足一千块。”

罗天桥承认1500元的月工资很难与村警工作投入的精力成正比,但也有一定的吸引力,“县里正在研究给你们上养老保险的问题,而且日常工作不脱产,不影响农活,工作时间的弹性很大。”

秦宏宇走马上任村警后还兼起了村党支部副书记的担子,“说到底我们的身份是辅警,没有执法权,不能站在公安机关的角度去处理矛盾纠纷,让村警兼任副支书或者村主任助理,是便于通过村民自治的框架来解决日常工作合法性的问题。”

真正让罗天桥担心的还是村警队伍整体素质偏低,“龙里经济欠发达,农村多是留守人员,目前这批村警队伍文化程度基本在初中以下,一半以上年龄在40岁以上,思想认识不高、工作能力较低,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工作措施落实到位。”

为防止村警在为群众办事过程中吃拿卡要、走了样,龙里县公安局一开始便出台了回访制度,“由乡镇派出所负责抽查属地村警的代办事项,通过电话、走访等形式跟办事群众确认村警有没有在其中趁机索要钱财礼品,如果情况属实,坚决处理。”罗天桥说。

原刊于《 人民日报 》( 2014年10月20日 20 版)

 

(责编:陈康清、李瑞桥)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