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贵州频道>>本网原创

“蜡染大师”艺术保护传承的守望

来源:人民网-贵州频道  2014年07月24日14:04

王月圆教学生学习蜡染绘画技术
王月圆教学生学习蜡染绘画技术
下一页

人民网安顺7月24日电(王钦)午后的阳光,直射在屋顶上,被雨洗刷过的屋顶,显得格外干净。屋内,火上的锅里冒着热气,锅里的食物正咕噜咕噜打着转。

此刻,王月圆已经为孙子做好了香喷喷的“午饭”。突然间,楼上传来一阵啼哭,小孙子醒了。她急忙从炉子旁站起身来,走上楼去抱起小孙子,并在他的额头亲吻了两下。

“我要把民族传统的蜡染艺术传承下去,让它也能成为世界的艺术。”平日里,王月圆除了照顾小孙子之外,更多的时间则专注于蜡染。

“蜡染不仅具有其自身的艺术价值,而且还具有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价值。”王月圆说,她一生挚爱的蜡染艺术,蜡染与她似乎有着某种不解之缘,值得让她把它传承下去。

王月圆是贵州安顺市西秀区人,她的作品题材丰富,笔调柔和细腻,冰纹自然独特,融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于一体,汇聚了蜡染、绣染、扎染、刺绣、挑花、织锦等多种艺术。因其技艺精湛,做工精巧,她被当地人称为“蜡染大师”。

作为一个没有上过学的苗族女性来说,蜡染已从几十年前的“为谋生”转到“求艺术”。王月圆认为,蜡染艺术成就了她,她有责任将蜡染艺术发展并传承下去,希望有更多热爱蜡染艺术的人同她一道来完成此项工作。

求学受挫萌生蜡染梦

57年前,王月圆出生在一户普通的苗族家庭,家中有八姊妹,她在家中排行老二。当时的农村思想残余比较严重,大多家庭重男轻女,女孩子很少能够上学念书,她当时有机会领到了书本,但最终还是没能上成学。

然而,在她们村子里,母亲是出了名的蜡染高手,受到母亲的影响,王月圆便开始学起了蜡染绘画技术。渐渐地,她便慢慢地迷上了蜡染,但是由于怕她被滚烫的蜡烫伤,母亲只让姐姐学习蜡染。

“那时候,大人不准,我就悄悄看大人做,跟着学。”说起学习蜡染的经历,王月圆忍不住笑着说,大人看到我在悄悄的学,就没有反对了,说想学就来学吧,初学就从雕花开始,慢慢的才学画蜡和刺绣。

“那时候买布可没有现在这么容易,要用布票才能买,可是布票是有限的,所以那时布不够画,就将没有画好的放到锅里煮,那些蜡经过高温就化了,然后就接着画。”王月圆讲,刚学的那几年不知道画坏了多少布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那时学习特别有激情,由于姐姐比我先学,手艺要好些,我就想着不能比姐姐差,努力的学习。”王月圆说,她希望将这份对于蜡染的执着一直进行下去。

丈夫支持踏上蜡染路

“这么些年有丈夫支持我,才走到今天。”王月圆回忆,1985年,东方蜡画大师杨金秀在贵阳办了蜡染厂,由于她对蜡染艺术的独特的天赋和执著的追求,引起了杨金秀的注意,特招她进入专业的蜡染厂并亲自进行指导。

“我当时犹豫不决,大的儿子才3岁,小儿子才1岁,若走了孩子无人照管。”王月圆对当初迈出从事蜡染事业的第一步至今记忆犹新。

“那时候到贵阳对我们来说都算远的了。”王月圆说,当时丈夫告诉她有机会出去就出去学学,刚去的那段时间,特别想家,放不下孩子。但是丈夫对她承诺,让她安心学习,孩子有他照顾。就这样,在贵阳每月领50元左右工资。

虽然工资不高,但在这3年里,王月圆的蜡染绘画技艺趋于成熟,而且打开了她看向外面世界的窗户,使她以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评价蜡染,更深刻地认识到了蜡染不仅具有其自身的艺术价值,而且还具有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价值,全面地理解了蜡染艺术的内涵。

1990年,王月圆回到安顺,在蜡染厂工作,“当时400、500元的工资在厂里算高的了,好多人都羡慕。到1993年收到贵阳蜡染厂的邀请,又去贵阳工作了,当时很多人不理解,在安顺工资算高的怎么还出去?我只是想着出去路子更宽些。”

个人执着结了“蜡染果”

正是基于这份对蜡染的执着,1992年,王月圆的作品入选了“中日传统工艺品联合展”,并应邀到会作现场蜡画表演,技惊四座。

这次作品的入选,让她为国际所了解,也让王月圆开始拥有第一批自己作品的欣赏者和收藏者。从这时候起,她的作品不仅只是商品,更上升成为能为别人接受和欣赏的艺术品。

随着蜡画造诣的不断加深,王月圆的作品被越来越多的名家所认识和接受,名气也不断上升,慕名前来求画的人络绎不绝。

说起感受,王月圆认为:“一直在别人的厂里做,觉得没有多大发展前景,选择创业最好。”1999年,王月圆拿出自己多年积攒的5万元,请了七、八个工人在安顺市开发区南马三刀厂附件成立了自己的工作间。

“一开始,我们将蜡染所需的设备全套进来,那个时候自己摸石头过河,每天担心产品质量不好,又怕生产出来没有客户。”王月圆提起创业时的情景,感慨万千。

据王月圆介绍,如今在她的工作室里,已有近20名工作人员,农忙时节他们做自己的事情,闲时就过来帮忙做蜡染,还帮助农村解决了部分劳动力。

守望蜡染艺术渴望发展传承

“在90年代,当看到蜡染作品被贱卖到云南,我十分心痛,甚至在那边被当做垃圾,从那时起我就决心这辈子都要做蜡染,并把它作为民族文化发扬、传承下去。”据王月圆回忆,正是这个力量激励着她在蜡染的艺术之路上不断前行,并希望将作为民族传统的蜡染艺术传承下去

如今,王月圆已经获奖无数,褪去各种荣誉的外衣,王月圆更看重的是苗族农村妇女的出路和蜡染艺术的传承。年过半百的她,看着那些鲜红证书,有些焦虑的说:“现在我们这批艺人的眼睛不好了,而年轻人中又不乏心浮气躁者,静不下心来做。”

说道这,她拿起蜡刀,随心所欲,一笔一划,信手推拉,线条粗细均匀笔直进行着创作。在她漫不经心间,一勾、一画、一绕、一点、一挥,便跃然画布之上,栩栩如生。

正是自己对蜡染艺术的另一种诠释,令王月圆在蜡染绘画几十年生涯里,从传统中自创了一套独特的绘画技艺,形成自己的风格。“现在,我每个星期到村里的小学里去上两次课,培训的材料全部由我自己带过去,现在有37个娃娃在学习蜡画,希望将这种风格传承下去。”王月圆说。 

【1】【2】【3】

(责编:翁玉洁(实习)、陈康清)

 最新留言

 新闻排行榜

  1. 1最新:复兴航空坠机 台湾“交通…
  2. 2揭秘:毛泽东晚年陪伴其左右关系…
  3. 3毛泽东之女李敏的平民生活:泪别…
  4. 4成都活水公园养鱼塘成游泳池 名…
  5. 5北京地铁2号线发生两起乘客落入…
  6. 6揭秘毛泽东一生当中的四个神秘数…
  7. 7毛泽东晚年最信任的十个人 警卫…
  8. 8张柏芝张馨予孙俪大S兽兽 细数…
  9. 9刘亦菲穿蕾丝现身机场 与吉克隽…
  10. 1054岁杨丽萍终身不育内幕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