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荒忧虑再起 贵州血浆站关闭风波难止--贵州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血荒忧虑再起 贵州血浆站关闭风波难止

2011年07月21日10:03         手机看新闻

  受血浆站即将关停消息的影响,华兰生物股价短期急剧波动。目前公司正向有关主管部门反映情况,请求保留5家单采血浆站,公司股票也已停牌。

  曹志伟(化名)是一名甲型血友病患者,同时也是“中国血友之家”南方某省负责人。近日,忧虑八因子(血友病的一种药剂)涨价的电话正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

  涨价的担忧源于贵州省卫生厅的一纸通知。作为浆源贡献大省的贵州,决定关闭16家单采血浆站,只留4家浆站。受此影响的不仅是上市公司华兰生物,更是整个血液制品界。一时间,关于血友病各种药剂涨价的传闻开始蔓延,关于血荒的忧虑也重新燃起。

  紧急公关

  过去的一个星期,几家血液制品公司的高层,一起紧急奔走于国家卫生部、工信部的各主管部门之间。促成他们北京之行的,是贵州省卫生厅近日下发的《贵州省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2011-2014)》。

  7月12日,贵州省卫生厅下发《贵州省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2011-2014)》。据规划,贵州省在息烽、开阳、紫云、普定、独山、龙里、长顺、黄平、晴隆、纳雍等10县设置单采血浆站,其余地区不再设置单采血浆站。包括华兰生物在内的多家公司收到了该份规划。华兰生物惠水、罗甸、瓮安3家单采血浆站按规定将从8月1日起停止采浆,而这3家单采血浆站采浆量分别占华兰生物2010年、2011年上半年总采浆量的39.29%和36.69%。

  华兰生物常务副总经理范蓓对记者表示:“贵州省卫生厅关停浆站的做法有点突然,公司被列入关停名单的血浆站不存在违规采浆活动,因此这让我们不知所措。”

  据了解,单采血浆站是一种稀缺资源。根据《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和《关于单采血浆站转制的工作方案》,设有中心血站的地方不能同时设立浆站,因此浆站设立的地区有限,新批浆站难度较大;且单采血浆站只能向一个与其签订质量责任书的血液制品生产单位供应原料血浆,严禁向其他任何单位供应原料血浆。因此,单采血浆站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座富矿。目前全国单采血浆站数量只有约127个。

  在接到贵州省卫生厅的通知后,华兰生物与国药集团、山东泰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等很快组成了统一战线,决定向国家主管部门反映情况。他们申诉的理由很简单:2006年我国单采血浆站进行改制后,卫生部门与单采血浆站脱钩,原由县级卫生行政部门设置的单采血浆站转制为由血液制品企业设置。换言之,如果单采血浆站所从事的采浆合规合法,当地政府不能进行干涉。

  7月13日9时左右,华兰生物接到贵州省卫生厅电话,告知暂停执行前一日下发的规划,并要求企业将上述文件交回,但并未解释原因。这一转折,使得华兰生物愿意相信,是“危机公关”收到了成效。

  然而,让外界始料未及的是,7月14日,贵州省卫生厅再次下发更新后的《贵州省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2011-2014年)》,表示仅在开阳、独山、普定、黄平等4个县设置单采血浆站。贵州省关闭浆站数量从10家增至16家,华兰生物浆站关停数量也由3家增至5家。

  从规划下发到收回,再到扩大浆站关停数量,贵州省卫生厅的反复无常让相关企业一头雾水。“省卫生厅没有告诉我们浆站为何要关闭,公司有几家浆站的手续即将到期。因为合同未获得续签而就此关停还可以理解,但如果不谈续签合同的问题就关停,那就看不懂了。”泰邦生物行政办一周姓负责人表示。

  事出有因

  由于贵州省卫生厅并未对相关企业告知关停浆站的具体原因,贵州一家血液制品企业负责人猜测:“从我们与同行交流的情况来看,此次关停浆站应与贵州血浆市场的背景及维护贵州形象有关。”

  过去数年间,贵州一直是我国浆源贡献大省。但由于献浆往往与贫困联系在一起,血浆站也往往被视为穷人的标签。据了解,“单采血浆”是把采到的人血经离心机分离,取走血浆后再把红细胞回输给卖血者,使其能很快恢复体力。单采血浆站提供的血浆并不用于临床输血,而是卖给血液制品公司,提炼制成凝血因子、人血白蛋白、血小板因子等药剂。献浆人可从中获取营养费。

  2009年8月,新华社一篇有关贵州威宁县农民“卖血越卖越穷,挖黑煤越挖越穷,生孩子越生越穷”三大问题的报告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并惊动了中央高层。在外界看来,贫穷村民献浆固然与地域、环境等诸多因素有关,但一个地方长期困难,当地村民竟然以“卖血”为生,折射出来的是当地政府带领村民发家致富本领上的欠缺。

  不仅如此,由于巨大的利益诱惑,贵州浆站不时传出违规采浆的消息,甚至曝出贵州山区大量单采血浆站暗藏感染艾滋病危机。为此,贵州浆站的整顿之风一直未曾停顿。

  “最近两年,省卫生部门对血浆站的管理非常严格。就我们公司而言,从血站的硬件更新,到工作人员的培训,再到献浆人的管理,每个血浆站的投入超过1000万元。”泰邦生物上述人士对记者称。

  曹志伟也表示:“这两年,贵州浆站的整顿确实规范了浆源市场,但不等于没有违规采浆的事情。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在我身边,就有一些血友病患者因为使用血浆药剂而感染了艾滋病。”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0年9月30日,贵州省累计报告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是9922人,累计报告数居全国第八位。在病例传播中,既往不规范采血传播占1%;传播途径不详的占21.7%。

  为遏制艾滋病蔓延势头,今年2月,贵州省相关部门出台了多项举措,明确表示“严格实行卖血浆人员的身份识别制度,严禁超采、频采,把传播艾滋病风险降到最低程度”。因此,此次贵州省卫生厅出台的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被贵州血浆界视为上述文件的细化。

  血荒忧虑

  在很多人眼里,贵州此次掀起的血浆风波远未终止。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血浆是国家战略储备物资,血液制品少有替代品,关系到国计民生治病救人的大事,供给一直紧张,关停浆站是个省行为,非卫生部希望。

  据悉,2010年全国血液制品企业33家,浆站约127个,全行业投浆量约3500吨,进口浆量约2000吨。由于血浆严重不足,部分省市卫生厅想到的办法是将中心血站采上来的“乳糜血”调给生物制品公司用于生产血液制品。这样获得的血浆原料也只是杯水车薪,有关血荒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

  “为了寻找浆源,很多医院在明知不能绕开经销商环节的情况下,还是想尽办法,通过各种途径找公司直接要货,最终的结果自然是空手而归,但即便如此,有些医院还是几次三番这样做。”对于目前血浆市场供需,泰邦生物有关人士这样描述。

  业内人士对记者称,假设一个浆站平均采浆40吨,关闭16个浆站将会减少投浆量640吨,这一数量约占2010年全国投浆量的18%左右。若贵州省执行更新后的规划,关闭16个浆站,这对本来“一浆难求”的市场而言,无异是雪上加霜。如果其他省份也效仿贵州的做法,将会导致更加严重的血荒。

  由此也不难理解,身为“中国血友之家”一省负责人的曹志伟,为何会不断接到血友病患者忧虑凝血因子涨价的电话了。

  从血浆中提取的凝血因子Ⅷ,是治疗血友病的特效产品。由于该药剂长期供货紧张,早已受到社会关注。今年6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我国现有血友病患者8万人 仅有千人能坚持治疗》的文章,指出血友病治疗,难在钱和药。中国年需凝血因子13亿单位,但即使在血液制品生产高峰期的2004年,国内Ⅷ因子年产也不过4000万至6000万单位。

  曹志伟说:“作为一名血友病患者,我们并不反对政府对血浆市场进行整顿,甚至期待政府通过严格的浆源管理,使患者用上放心、安全的药品。但如果血浆市场的整治,最终是简单关停了事,恐怕有悖初衷,也难以达到预期效果。”(魏隋明)

  来源: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李瑞桥)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