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貴州頻道>>貴州文教

一間書屋與小城女性的夢想

2021年08月13日07:24 | 來源:貴州日報
小字號

余慶縣城不大,人口也少。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布數據顯示,余慶縣全縣常住人口有22萬多,而縣城所在的子營街道則隻有5萬多人。但就在20年前的小縣城裡,竟一度如雨后春筍般先后冒出了20多間書店。街道小,書店必然也不大。10多平方米的小店鋪裡,書櫃緊貼著牆壁,塞滿各類圖書,暢銷的教輔、雜志則全都鋪在門口,旁邊再擠出一點位置放一個櫃台。如此一來,店裡剩下的空間大概隻容得下老板一人。

眾多書店中,有一間比較特別。書店名為“君君音響書刊店”,2000年開業,不到15平方米,外觀看起來和其他店鋪沒有太大區別,但書店外的“風景”卻有些不同。店主是一位和善的中年女性,短發干淨利落,眼睛彎彎的,看起來好像總是在笑。每到放學的時候,這間書店門口總有幾個熟悉的身影出現,背著書包、穿著校服,捧著一本書站在路邊便開始讀起來,如飢似渴,忘了時間。女店主從不催促他們付款走人,也不忍心打擾,有時還會遞上凳子讓他們坐下慢慢讀。

這位女店主名叫王艷,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縣城圖書市場中顯得有些與眾不同。

在開書店之前,王艷是縣供銷社的職工。2001年左右,縣裡出台“三放活”政策,鼓勵機關人員、科技人員面向農村、面向基層、面向市場,走出機關辦基地、辦企業,以達到解放和發展農村生產力,加快農村全面小康進程的目的。在這個政策的號召之下,王艷和丈夫便走出供銷社,手裡攥著為數不多的2萬元錢,打算做點什麼。

一直從事商業方面工作的父親,對這個家中長女的性格十分了解,並不建議她去碰那些復雜的行業:“你去開個書店嘛,接觸的人、干的事情都要單純些。”父親的建議與王艷內心潛藏的願望不謀而合。在縣城主街道尋覓許久,最終盤下了這間不足15平方米的小店。

然而,現實與理想之間的裂縫很快顯現。那大概是余慶縣書店行業最鼎盛的時期,但也是行業監管尚處於不夠完善的時期。2004年左右,王艷的小店很快“鳥槍換炮”,她通過貸款買下了一間面積更大的店鋪,更名為“求實書屋”。書店的客源相對固定,但競爭也越來越激烈,層出不窮的“怪象”和競爭手段,讓王艷開始懷疑,這個行業似乎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單純,她萌生了退出的想法。

王艷陷入深深的糾結之中,在她舉棋不定的漫長掙扎時,一些人的出現讓她堅定了想法。

一次,她在路上與兩名中學生擦肩而過,兩人的對話鑽進了她的耳朵:“現在周末的時候,我還真不想去什麼河濱公園了,不如去求實書屋看看書,還安逸點兒。”王艷停下腳步,望著兩個遠去的背影,穿著校服,背著書包,和幾年前站在書店門口的身影似乎重疊起來。

王艷回到書店。看到店裡正在忙碌的員工,她突然意識到,招來的員工幾乎都是女性,仔細想來,這種巧合好像都是自己刻意的決定。

“女人必須要有個工作。”王艷身邊有不少人都聽她說過這句話,比如2006年入職,並在店裡度過自己19歲生日的梅麗明。

梅麗明初中畢業后想學幼師專業,但強勢的父親想讓她考衛校,倔強的梅麗明一氣之下便離開家門,去往廣東打工。在外兩年,吃盡苦頭,后來姐姐遠嫁,梅麗明的母親擔心小女兒也嫁到外地,好說歹說總算把這個叛逆的孩子勸了回來。回到老家的梅麗明,被介紹到求實書屋工作,負責售賣學習機。

雖然去過廣州這樣的大城市,但每天面對的都是流水線,梅麗明自然是連電腦開機鍵都找不到。學習機需要通過電腦下載軟件,梅麗明便隻能硬著頭皮打電話請客服一步一步地教。慢慢摸索出規律的梅麗明打開了新的世界,她申請了QQ號,通過網絡聊天學會打字,性格也漸漸變得開朗起來。過了兩年,梅麗明又有了新的想法:她想學車。她向王艷求助,通過兩三年的相處,她知道王艷一定會幫忙。果然如梅麗明所料,王艷對她學車的想法舉雙手贊成,當即給她預支了工資:“放心去學,錢可以慢慢還。”

從少不經事、腼腆害羞的小姑娘,到現在能在業務拓展上獨當一面的年輕人,梅麗明的改變隻用了短短幾年時間,而她的變化自然也被王艷看在眼裡。

在求實書屋,梅麗明並非個例。書店女職工當中,有不少曾是單職工家庭裡的女性,王艷知道,在尚不夠開明的邊遠縣城裡,這類家庭中的女性大多都背負著委屈。如今,那些歡快的、忙碌的身影,也都在隨時發生著顯而易見的變化。而這也是她當初刻意選擇女性員工的主要原因。

王艷徹底斷了關店的念頭。她不想讓素不相識的學生失望,更不想讓這些女員工回到過去的生活中。

大浪淘沙。隨著政府對市場的整治,以及行業本身的不斷“洗牌”,余慶縣城裡的書店熱潮漸漸退去,隻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家,而王艷的求實書屋不僅沒有關門,還在新城區裡又開了一間三層樓的新店。

新店空間更大,王艷的想法也多了起來。她通過積攢多年的人脈,開辦起“求實書屋開講了”公益講座,也在書店裡專門開辟了一塊親子閱讀區,邀請幼兒教師每周來為孩子們講故事。

做親子閱讀的想法,源於2015年在滿溪村開展的公益活動。活動中,王艷問一個小男孩:“你最想要什麼?我可以盡量滿足你的願望。”孩子沉默半晌,表情越來越委屈,在王艷的輕聲鼓勵下,吐出了一句令人心酸的話:“我什麼也不想要,就想要媽媽回家。”這句話讓王艷啞然,她自認為能為孩子盡力實現很多願望,但唯獨這一件,是她無法辦到的。

回到書店后,看著店裡的30多名女員工,王艷想了很久很久。

新招聘進來的不少女員工,當年也是留守兒童。王艷常常和她們聊天,明白她們之所以留在縣城工作,就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天天盼著父母回家的可憐人。但是,僅僅留在縣城就夠了嗎?王艷問自己。這些店裡的女子,是女兒、是妻子、是母親,但首先她們都是生活在現代社會的人。王艷感覺,自己還需要做點什麼。

每兩年,帶著員工外出游玩一次,最遠的地方去過國外﹔每次開展公益講座,沒有當班的員工必須在場聽講﹔每年年終,店員都需要在聯歡會上說點什麼,分享自己一年來讀過的書,或是這一年工作上、家庭裡的故事。2020年春天,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導致不能開店,王艷便請來古箏老師,教女孩們彈琴……

每天早上書店開門之前,王艷依然會准時出現在店裡。女店員們精神抖擻地聚在一起,這是她們每日例行晨會的時間。晨會隻有15分鐘,5分鐘分享一段讀書感悟,5分鐘溫習業務,5分鐘用來運動。

下午三四點鐘,店裡的客人漸漸多了起來。店員劉素花坐在古箏前,彈奏剛學的曲子。等到了高峰期,她又鑽進吧台,把做好的蛋糕、餅干擺放整齊,為客人做一杯漂亮的拉花咖啡。誰能想到,這個甜品手藝高超、還在市裡烘焙大賽中拿過一等獎的姑娘,曾經是個不愛說話、像男孩一樣搶著干體力活兒的“假小子”。

到了周末,“書虫姐姐”何瓊如約而至,她小時候嘗過留守的酸楚,如今自己已成一名幼兒教師。她每個周末都在這裡講故事,並不收取任何費用。她告訴王艷:“我隻不過是希望這些孩子的童年能快樂一點。”

時光匆匆,轉眼王艷已到了該退休的年紀,但她並沒有停下來。她就住在書店樓上,與這些人和這些書朝夕相處,哪兒也不去。小縣城裡人來人往,書屋裡的女人們和王艷一樣,隻想留在這裡。(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彭芳蓉)

(責編:潘佳倩(實習)、陳康清)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