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的現實書寫要有深度追求

2020年10月28日09:37  來源:光明日報
 

“面向現實”,已成為近年來網絡文學創作的一個重要轉向。不少優秀的網絡小說跳出虛幻走向現實,努力與時代同頻共振,從各個角度書寫時代變遷與蓬勃向上的新風尚,呈現出一種可喜的新氣象。

現實題材網絡小說成為方向標

近年來,網絡文學發展最引人注目的一個變化,就是現實題材的網絡小說創作漸成潮流。在2018年網絡文學平台發布的新作品中,現實題材佔比達65%,同比增長24%。

縱覽網絡文學發展史,網絡小說並不缺少現實題材。最早的網文《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就是都市愛情小說,《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等青春校園文與家庭職場文都是緊貼生活、風靡一時的優秀之作。盡管這些作品在影視改編方面具有優勢,但卻不適應付費閱讀模式。這類小說受題材限制,篇幅無法無限拉長,於是玄幻、穿越、架空、重生等類型文迅速成長起來。這些作品中,世界成為自由設定的虛擬空間,讀者也沉溺在幻想的狂歡中。雖然這類網文也具有一定意義,具有“補償”與“撫慰”功能,但其對現實的逃避也不可忽略。現實題材網絡小說再次崛起,將網絡文學從幻想中解放出來,成為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方向標。

與之前的網絡小說相比,現實題材網絡小說不僅僅在寫作題材上面向現實,更重要的是展現了一種社會責任感、一種書寫新時代的擔當意識。這些小說不再沉迷於青春校園文的小情小愛中,體現出一種“史詩化”追求,歌頌時代主旋律,書寫大國情懷,努力表現新時代主人公的新風尚,為勇於拼搏的時代弄潮兒唱贊歌。入選“2018年度中國好書”的《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在愛情故事的外衣下,寫的是緝毒警察的勇毅果敢。《大國重工》《傳國功匠》等都是近年來涌現的優秀現實題材小說,這些作品或者表現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社會發展進程,或者吟唱工業強國之夢,或者書寫復興大業的艱難和輝煌,或者描寫各行各業的創業英雄,字裡行間彌漫著頗具崇高感的大情大愛,充滿昂揚向上的時代精神。

網絡作家在努力表達對時代的思考

現實題材網絡小說開始書寫新時代,基於網絡文學發展的內在驅動力。二十幾年間,網絡文學飛速發展,文化影響力越來越大。雖然網絡文學在誕生之初,自我定位是“別樣寫作”,但迅速擴大的影響力讓網絡文學受到廣泛關注。有抱負的網絡作家已經不甘心囿於玄幻類型文的創作,他們力圖承擔社會使命,與時代對話,表達自己的時代思考。

網絡文學創作具有及時性,“網絡文學與生俱來帶有時代的文化基因。改革開放的時代培育了網絡文學,網絡文學與時代密不可分”。網絡文學積極響應書寫新時代的號召,創作出大量具有宏觀敘事特征的現實題材長篇小說。

網文作家大多不是“科班”出身,是從各行各業成長起來的。《網絡英雄傳》作者劉波、郭羽就是企業家,《傳國功匠》作者陳釀是企業文職人員,《大國重工》作者齊橙則是高校教師,但並不是人文領域的,而是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博士。他們的寫作不囿於當代文學發展歷史,也就沒有文學發展的“歷史包袱”,最主要的文化營養是帶著英雄色彩、浪漫色彩的金庸小說、美國大片、日本動漫,因此他們可以輕裝上陣。改革開放以來取得的巨大成就,中國綜合實力的迅速提升又讓這些作家充滿了民族自信心、民族自豪感,而網絡文學的巨大影響力也讓網絡作家努力“向精品化、經典化邁進”。

“金手指”的痕跡依然明顯,尚未寫出深層次的“真實”

雖然近年來現實題材網絡文學的創作質量有了提升,體現出了強烈的現實關懷,努力實現真實性與向上性的統一,但現實題材網絡小說依然是建立在“爽文模式”上的一種通俗文學,深度思考的缺乏與閱讀快感的追求,使得這類小說努力表現生活真實的同時習慣於簡化生活的矛盾。現實題材網絡小說常常賦予主人公“金手指”的方式去解決現實問題。“金手指”是讀者的戲稱,通常指作品主人公具有非同一般的能力和運氣。

《春雷1979》的主人公韓春雷,原本是90后青年,穿越到1979年,先知先覺的“金手指”讓他成為改革開放大潮中的弄潮兒。《網絡英雄傳》《中國鐵路人》雖然沒有穿越重生,但主人公也具有隱性“金手指”。《網絡英雄傳》中的網絡創業英雄郭天宇、劉帥雖然也面臨重重困難,但每個困難都只是一個小考驗,他們最終在商場上戰無不勝。《中國鐵路人》中的主人公白玉傳從一個普通的鐵路電氣工人逆襲為手握數項國家專利的鐵路高級工程師,這一系列的傳奇行為難以具有現實普遍性。主人公的拼搏奮斗就是現實版的“打怪升級”,整個閱讀過程就是享受“攻關”快感的“爽”的過程。

好的文學作品並不排斥閱讀快感,閱讀快感也有可能轉化成精神上的提振,也具有積極意義。但在追求閱讀快感的同時,也要盡量淡化“金手指”,過於依賴“金手指”會減弱書寫的力度。近年來現實題材網絡小說的現實感很大程度上源於內行的專業知識,而不是深入時代肌理,寫出深層次的“真實”。不少網絡小說故事的展開依托專業數據與專業術語,網文作家表現的時代沖突主要是一種外部沖突,人物的拼搏與成功也主要體現為物質的獲得,是一種外在描述,既沒有深入人物靈魂深處,也沒有寫出時代變革中真正的精神變革。此外,情節推進簡單化、重復化,人物形象以扁形為主,不夠立體豐滿。這些都是目前現實題材網絡小說創作中存在的問題。

與玄幻類小說相比,現實題材網絡小說已經盡量淡化“金手指”的存在,努力表現時代新風尚,但網絡小說作為一種通俗文學,具有特定的創作模式,不應該過於苛求也不應該過於拔高。網絡文學是時代的產物,在新媒介高速發展的今天具有諸多天然的發展優勢,“發掘和培養出一大批有夢想、有情懷、有故事的網絡作家”,鼓勵他們“把握時代脈搏,承擔時代使命”,這是時代的要求,也是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必然走向。近年來的現實題材網絡小說應該是一個美好的開端,隨著創作的豐富,期待能有更多表現生活復雜性與深廣度的優秀作品問世。

(作者:馬宇飛,系黑龍江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