矚目戰爭環境下的溫情與脈動

——談王筠抗美援朝戰爭長篇小說創作特色

2020年10月28日09:32  來源:光明日報
 

10月19日,由中國作協創作研究部、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聯合主辦的“王筠抗美援朝戰爭長篇小說創作研討會”在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行。這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對王筠抗美援朝戰爭長篇小說的創作特色進行集中梳理。

有人用報告文學的方式寫小說,有人採取小說的形式還原歷史,這讓文學在當下變得十分迷人且好看。用虛構的方式疏離現實,用非虛構的方式拉近生活,這是一個融合與互文的時代,也是一個多文體、多手法交融與傳承的文學創作時代。王筠抗美援朝戰爭長篇小說創作讓我看到這種跨越文體、跨越文學間隔的可能性。

客觀地看,王筠給自己出了道創作難題。抗美援朝戰爭不像其他文學書寫對象那樣,即使你用力耕作和堅守,也未必能有好的成果。對於文學創作來說,這是一個特殊的敘事對象,一個堅硬的話題。特別是在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的日子裡,重讀他的作品,體會他用文學的方式表達對這場影響了一代中國軍人的戰爭的紀念,具有極其特殊的意義。王筠的一系列作品,為我們呈現了這場持續了3年的對外戰爭的內幕真情,為中國當代軍事文學創作增添了亮麗的一筆。無論是從歷史的角度,還是從文學的角度,這一系列作品都是值得閱讀和留下的。

一心投身抗美援朝戰爭題材,王筠有著強大的創作勇氣。他用幾十年的時間深耕這個題材,執著於書寫這場當代戰爭史是令人敬佩的。他的長篇小說《長津湖》和《交響樂》,比較好地完成了對於這場戰爭的文學描寫與敘事。用虛構的方式寫真實的歷史事件,不太容易把握。描寫一場有著重大影響的歷史事件,雖然是小說,卻不可能完全脫離歷史、架空事件,而只是去虛構人物、編織情節、制造氛圍,作品必須直面歷史,這在文學創作技術上是有相當難度的。

一方面,作家在敘事真實歷史事件時,極易陷入復盤歷史的誤區,拘泥於所謂真實的描寫,失去文學的鮮活和生動的特質。另一方面,對於文學虛構的追求又極易使真實事件被虛化、扭曲,甚至會產生偏見和主觀成見,使歷史變得模糊、混亂,也常常讓歷史失去真相。

王筠用一系列的作品較為完美地呈現出一幅跨越歷史真實與文學虛構溝壑的敘事現場,用歷史的眼光建構虛構王國,用文學形象還原真實歷史。《長津湖》《交響樂》所描寫的殘酷戰爭場面和觸及人性深處的思考,都使得真實歷史被敘述得不只是有血淋淋,還有溫情與脈動。王筠筆下的戰爭,顯現出一幅生動的樣態。活躍於戰場上的軍人,有著真實而又有溫度的現實生活,他們的愛與恨,他們的畏懼與勇敢,都以個性化、人本性的面孔出現了。這段戰場歷史不再只是陰郁、淒涼,而是有了人氣,有了靈氣,有了生氣。

王筠創作的秘密在於他熟練地用報告文學的思維,虛構並還原歷史事件。他的這一系列抗美援朝戰爭作品,表面上是虛構的小說,但如果細究起來,其中的大部分戰斗場面都有相對應的真實歷史。他再現的每一個戰場,描寫的每一場戰斗中的人物其實都有依據,而他對事件的描寫,也有著明顯的報告文學追求:從戰爭准備,到行軍,到戰場布置,再到戰斗打響,戰場上的真刀真槍,作家都賦予了場面以活的虛構與死的歷史間的關聯,他追求的是事件的完整性,戰爭與人物命運的關聯性。在他的筆下,既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志願軍大英雄,也有剛開始有些畏難的小戰士,而最終他們都成長為戰爭英雄。

用虛構的方式還原歷史不能過度,必須在歷史的溝溝坎坎中尋找到溪流與河水,賦予枯燥的真實以生動的面相。王筠的作品看起來相當結實堅固又溫暖芬芳。

但還應當看到,恰恰是跨文體寫作,也造成了王筠小說創作的問題。由於一邊用報告文學的思維方式創作虛構的小說,一邊又用小說的手段還原歷史,使得這種嘗試出現了一些變形的現象,就是人物的碎片化,以及敘事結構的鬆散與隨意。這個問題,在《長津湖》裡表現得比較突出。事實上,《長津湖》敘事的報告文學特征,也就是以事件的完整性為核心,重心專注於對歷史事件的還原,是十分明顯的,而弱化了對人物行為的描寫與對人物性格的塑造,使得作品缺少人物形象。特別是小說已經推進了一個章節了,卻依然沒有進入到對人物具體的敘述,這僅僅構成對戰爭歷史的書寫,還不是文學的描述。作者的注意力似乎只是在戰爭事件的完整性上,而忽略了人物命運的坎坷與現實的淒美。

從總體上說,王筠系列抗美援朝戰爭文學創作具有重大價值。他的這些作品,在形式表現與內容敘述等諸多方面,都給當下軍事文學創作樹立起一個新的標杆。

(作者:張志強,系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文學創作教研室主任)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