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詩有大境界

——關於詩集《天空》的閱讀札記

2020年10月28日09:30  來源:光明日報
 

當我們還佇留在趙麗宏詩集《疼痛》所呈現出來的新奇世界面前,為其詩歌書寫的重大突破而擊節嘆賞並深思回味時,沒想到他又一次華麗轉身,奉獻出了詩境迥異於《疼痛》的另一部新的詩集《天空》(天天出版社2020年2月出版)。之前的《疼痛》,是趙麗宏向人的主體世界乃至無意識領域進行深度開掘的一部厚重、冷峻、淋漓的詩集,而現在的《天空》則是一部天真爛漫、清新活潑的兒童詩集。二者之間的反差可想而知。趙麗宏毅然走出人的精神世界的幽深隧道,而站在遼闊的天空之下,領略著大自然的清新奇妙、變幻莫測和城市生活的五光十色,踏入一片嶄新的創作領地。他卸下了智者厚重的盔甲,又一次露出了孩子般燦爛的微笑。

這部兒童詩集不是趙麗宏的首部兒童文學作品,《天空》也並不是突然從天空中掉下來的。趙麗宏曾經不時地為小讀者們寫作。他以往的兒童文學作品在文體上屬於小說或散文,而現在《天空》的問世則標志著趙麗宏的兒童文學寫作又進一步向著詩歌領域開拓和挺進,並結出了一批令人欣喜的絢麗果實。

從這部詩集中,我看到了詩人心靈純真透亮的本色。這些充滿了新奇、想象的詩篇,正是從一顆晶瑩剔透的童心裡自然而然地流淌出來的,純淨而發乎天籟。當然它們和小孩子寫的童詩又有不同。這些詩看起來很天真,但又包含了睿智,有人生的閱歷,又有人類高科技成果的滲透。

確實,這是一種人生現象。一個人在小的時候,他渴望成長,變得堅強、有力、充實、成熟。到了一定年齡,他又渴望回歸,回到單純快樂的童年。當然這是一種更高層次的復歸。

《天空》這部詩集確實很美妙,正所謂兒童詩裡有大境界。打開詩集,童真童趣扑面而來,我被其中一首首新奇美妙的詩篇所吸引,被它們內在的美所感染。這是趙麗宏所創造的文本本身的魅力。如果具體一點說,在這部詩集裡,有綺麗的想象,有豐富的聯想,有生動的比喻,有澄明的境界,這一切讓詩集充盈和蕩漾著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比如《誰最大》這首詩:“我常常在想:/天上什麼最大?//爸爸說:太陽最大。/我說太陽沒有窗戶大,/為什麼一扇小窗,/就可以把太陽全裝下?//媽媽說:月亮最大。/我說月亮沒有池塘大,/為什麼月亮落在池塘裡,/還不如一個臉盆?//爸爸說:星星最大。/我說星星沒有眼睛大,/為什麼滿天的星星,/都落在我眼睛裡?//媽媽笑著湊近我,/我在她的眼睛裡,/看見了我自己。/在媽媽的眼睛裡,/我小得像一粒芝麻。”

讀這首詩,我完全沉浸在作者創造的美好想象和美妙境界之中。作者構思新穎,設置了家庭式對話的溫馨場景,有鮮活的語言,也有心理活動。這場景既是現實的、逼真的,同時也是浪漫的、超脫的。這種浪漫與現實的融合,既讓人感覺到升華的奇妙,而又不覺得荒誕﹔既是仰望天空的身影,又是依托於大地的姿勢,具有引人入勝的藝術魅力。

這部兒童詩集的出版,體現了趙麗宏作為一位文學大家在創作上的豐富性和多面性。有的作家單一寫小說,有的隻寫詩歌,有的隻寫散文。而趙麗宏則是在幾種文體方面都取得了突出成就的作家。他至今已出版80多部詩集、散文集和小說作品。如果追根溯源,趙麗宏是以詩歌登上文壇的。他最早出版的作品《珊瑚》就是一部詩集。后來他拓展自己的寫作路徑,傾注更多精力於散文寫作,他的一篇篇美文走進了不同年級的語文課本,走進了無數讀者的心裡。以前,我們稱趙麗宏是詩人、散文家,那麼現在,根據趙麗宏近年來文學寫作的新動向與新成就,我們可以賦予他一個新的頭銜:兒童文學作家。

開闊、深厚、博大,以及不竭的創造力,是一個好作家的標志。為何趙麗宏對兒童文學領域傾注如此多的熱情和精力?其實他心裡一直有小讀者存在。早年,趙麗宏曾與作家冰心有過一定交往,他的散文作品獲得過首屆冰心散文獎,因此我們可以認為趙麗宏為小朋友寫作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冰心的影響。同時,趙麗宏在自己的詩文中也多次表達了對泰戈爾的傾慕,我們也完全看得出來泰戈爾作品對趙麗宏文學寫作的影響。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作家自身的一顆童心。

(作者:楊志學,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