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洛可可傻傻分不清楚?來成博新展尋找答案

2020年09月25日09:54  來源:封面新聞
 

封面新聞記者 曾潔

看上去都很華麗的巴洛克與洛可可,有什麼淵源,應該如何區分呢?藝術小白或許很容易混淆。在成都博物館與印第安納波利斯藝術博物館聯手、即將於9月29日開展的新展“光影浮空:歐洲繪畫五百年”中,你能找到答案。

9月24日,封面新聞記者從成博獲悉,60幅來自印第安納波利斯藝術博物館的世界頂級藝術典藏作品即將亮相成博,同台爭輝,以其非凡的繪畫技藝和重要的藝術價值,再奏形與色的交響,重現光與影的詩章。

巴洛克:起源於一場改革

君士坦丁凱旋羅馬(彼得·保羅·魯本斯)

巴洛克風格最鼎鼎大名的代表畫家,就是彼得·保羅·魯本斯,本次展覽展出了一幅他的作品《君士坦丁凱旋羅馬》。這幅作品是為了制作以君士坦丁大帝生平事跡為主題的系列挂毯而創作的12幅油畫草稿之一。作品中,君士坦丁大帝被描繪得有如天神下凡,閃亮耀眼,人物和馬匹都充滿動態,在白色基調的畫面中顯得格外浪漫。

巴洛克的起源,要從一場改革起。

16世紀,尼德蘭革命爆發。這場為了推翻西班牙殖民統治、建立資產階級共和國而興起的革命運動,深刻地打擊了西班牙的主流宗教——天主教的權威,為其時已漸成燎原之勢的宗教改革添了一把火,歐洲人民紛紛轉頭奔向“隻要信仰即可得正義”的新教懷抱。

不甘坐以待斃的天主教會為了爭取信徒,一方面用暴力鎮壓新教,一方面用藝術吸引、征服人心。為了讓信徒充分感受到教會的宏偉、豪華、高貴,從而產生向往與臣服之心,天主教會開始大肆修建龐大浮夸的教堂,各種壁畫、浮雕塞滿了巨大的空間,恨不得把整個天國都擺在信徒的眼前。這種努力效果顯著,底層市民被金碧輝煌的教堂震懾得五體投地,歐洲各國都刮起一陣修房炫富之風。

到了18-19世紀,刻薄的評論家們用“巴洛克”這個詞去嘲諷這種“土豪風格”。這個可能源於葡萄牙的詞語本意是“形狀不規則或有瑕疵的珍珠”,后來引申出“古怪”“不均衡”“有缺陷”的意思。由此可以看出,巴洛克風格本質上蘊含著對規則的破壞力。它雖然為教會服務,但卻通過強烈的視覺沖擊,挑起人性中對於享樂的欲望、對於榮耀的渴求,打破了教會原本的禁欲克制觀念。

在藝術領域,巴洛克風格的作品也同樣磅礡大氣、富麗堂皇,它毫不猶豫地背叛了文藝復興時期的和諧平衡的准則,動態感十足的畫面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欲望與激情。

洛可可:興起於一位美人

克羅扎特·德·蒂耶斯夫人和她的女兒 (讓-馬克·納蒂埃)

本次展覽展出了多位洛可可風格藝術家的作品,如讓-安東尼·華托、弗朗索瓦·布歇、盧卡·焦爾達諾、讓-奧諾雷·弗拉戈納爾、讓-馬克·納蒂埃等。其中華托的作品《鄉村舞蹈》就十分典型。一對夫婦踏著舞步,身后的孩童模仿著女士的動作,旁邊的音樂家們演奏著樂器,又羞澀地把目光投向觀眾。華托賦予了畫面一種優雅的風度,讓觀眾忽略了畫中人物卑微的處境。這一時期田園主題的日益流行,也反映出當時的人們對法國小說和戲劇中和諧、簡單鄉村生活的全新喜好。

聖約瑟的夢(盧卡·焦爾達諾)

母愛的樂趣(讓-奧諾雷·弗拉戈納爾)

洛可可風格,可以看做是巴洛克風格的一種延續。

18世紀,吃膩了“巴洛克大餐”的人們開始想要有點變化,在巴洛克的基礎上,拋棄繁雜的累贅、增加生動裝飾的洛可可風格開始流行。而真正將其發揚光大的,則歸功於路易十五的情人蓬帕杜夫人。這位極為受寵的夫人也是一位政治家、設計師,她用小碎花和蕾絲裝飾衣裙,引領了歐洲的時尚,還憑借獨特的審美指導了凡爾賽宮、愛麗舍宮等一系列宮殿的改造。在她的主導下,充滿女性意味的洛可可風格從法國宮廷流向歐洲各國,纖柔、典雅,以粉紅、嫩綠為主色,充滿曲線和自然元素的洛可可譜寫了一曲屬於上流社會的田園牧歌。

中國藝術對洛可可風格也有不小的影響。中國的花草紋樣與推崇曲線美的洛可可不謀而合,隨著瓷器的輸入,黃色和青藍色也成為其追捧的色彩。

在繪畫領域,來自宮廷的洛可可風格彌漫著情欲與享樂的氣息,畫作的主題也通常是貴族男女的愛情或者游山玩水。代表性的畫家華托、布歇、納蒂埃等都曾受到蓬帕杜夫人的資助和庇護,繪制了大量充滿情趣的作品。

女子垂釣的田園風光(弗朗索瓦·布歇)

與華托相比,弗朗索瓦·布歇的《女子垂釣的田園風光》則更為明顯。在這幅畫中,法國鄉村一些標志性景觀,如牧民、垂釣的女子、充滿藝術感的破敗廢墟、茂盛的植物和絢爛的天空都被生動地捕捉下來。這些元素與路易十五時期用來裝飾劇院舞台的田園背景圖相似,讓觀畫者遠離巴黎的喧鬧街道,置身於田園美境之中。

巴洛克和洛可可藝術相繼而生,它們一個是男性的權杖,一個是女性的裙擺,無論是內容上還是形式上皆有相似之處,卻又因為社會文化背景不同產生很大的差異。這些藝術依然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無可替代的寶藏,它們所創造的輝煌直到現在依然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對后世的建筑風格、設計風格及服裝、室內裝飾、繪畫、音樂等多個領域都產生了綿綿不絕的巨大影響。(封面新聞記者 曾潔)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