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戲一格 轉化求新(創造性轉化 創新性發展縱橫談)

何冀平

2020年09月25日10:1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不論什麼題材、不論寫影視還是戲劇,首先要“好看”。隻有觀眾願意走進來、看下去,作品傳遞的精神才能抵達觀眾。“好看”的關鍵在人物

與原創相比,改編同樣不易為之,給已有的人物一個新的角度和立意,是對劇作家的挑戰。多看好作品,學習他人長處,可以推動自己在創作上的轉化與發展

在長年寫作生涯中,我面對的題材類型千變萬化,需要我不停求新求變。不變的,是每部作品都融入了我的心。不斷收納人間故事,把人世閱歷、點滴情懷化作人物和劇情,輕輕推動更多人對生活、生命的感悟,是我這個行當的使命

作為編劇,我為話劇、戲曲寫劇本,也為影視劇寫劇本。不論寫什麼,寫作的根本不變。隻有把基本功打牢,才能做好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我遵從傳統的編劇基准,從最難寫的話劇寫起,這幫助我在后來的編劇創作道路上逢山開路,遇水搭橋。

在影視和戲劇兩大領域中切換,使我在不知不覺中實現了融合。電影與戲劇不同的表現方式,打開我習慣了的劇場思維定式,我的筆開始敢於在兩種不同類型的創作間相互轉化。1988年我寫完話劇《天下第一樓》之后,一直沒有機會繼續寫話劇。那些年,我都在寫影視劇,直到1997年創作話劇《德齡與慈禧》。看過《德齡與慈禧》的觀眾說:這部戲有電影感。這種融合轉化是不自覺的,是自然而然的。

不論什麼題材、不論影視劇還是戲劇,首先要“好看”。隻有觀眾願意走進來、看下去,作品的精神才能抵達觀眾。“好看”的關鍵在人物。我有些作品之所以被大家喜愛,是因為觀眾認同劇中的人物,比如金鑲玉、黃飛鴻、盧孟實、德齡等等。《新龍門客棧》是港味武俠戲,我把武俠片中經常出現的青山綠水改為大漠風沙,場景轉換,出現了洒脫潑辣、有情有義的女中豪杰金鑲玉﹔《德齡與慈禧》中,德齡不改本色,大膽可愛,敢言敢為﹔《天下第一樓》裡,經營飯庄子的老板盧孟實從食中五味體悟到人生五味……一戲一格,不重復、不對付。

主旋律題材的寫作也是這樣。大歷史也要有人物,有人物才有情,才可能感動觀眾。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影片《決勝時刻》是我創作時間最短的電影劇本:要在三個月之內完成。我寫過武俠片、古裝戲、年代劇,寫過抗日戰爭題材和現實題材,寫新中國領袖人物還是第一次。與我過去的寫作相比,此次最特殊的一點,是要以史實為依據,劇中所有情節以至台詞都要有出處。我集中看了幾部重大歷史題材影片,基本上都是史詩風格,拍得都很好。

我站在幽靜的北京香山雙清別墅院落中,這裡是中共中央進入北京后,毛澤東同志第一個辦公居住地。在這裡,黨的領導人制定了建立新中國的一系列政策,完成渡江戰役,解放全中國的目標就要實現。寫重大歷史題材,尊重歷史是基石,具體如何寫並無一定之規——按照我對藝術創作的理解起筆,此次創作的落眼處依然是人物。除主要人物毛澤東同志,我設置了三個20歲上下的年輕人,他們的生活和主人公緊密聯系在一起。這三個年輕人的存在可以豐富主人公毛澤東同志的形象,也容易引發年輕人觀影的興趣和思考。有了人物,還要有細節。影片中,毛澤東同志在街邊小攤跟攤主聊天、幫警衛隊長寫情書、和孩子們一起學英語,這些日常生活細節表現出主人公的人格魅力,可敬可親。

與原創相比,改編同樣不易為之,給已有的人物一個新的角度和立意,是對劇作家的挑戰。盲目求新,容易改編得離譜﹔一味求穩,容易因沒有特色慢慢被人們淡忘。國產動畫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劇本改編就很成功,其中有兩點尤其改得好。一是“魔童哪吒”看起來反叛傳統,實則依然保留著傳統的熱血和真誠。傳說中哪吒與敖丙結下宿怨也被改為兩個年輕人“不打不成交”、相互欣賞﹔一是原作中父親李靖為生出生性頑劣的兒子悶悶不樂,竟企圖逼死哪吒。這次改編,李靖一直在呵護哪吒,不惜犧牲自己也要保護孩子。這種人性之愛、父母之愛具有普遍意義,成為影片中的暖心一筆。哪吒最后沒有變為神,仍是一個頑皮可愛的孩童,讓人憐愛,也更接近現實,博得觀眾喜愛。我將老舍先生短篇小說《開市大吉》改編為同名話劇、將劉鶚《老殘游記》改編為話劇《還魂香》,都是從原著中取材,任我選用,同時不偏離原著主題。

多看好作品,學習他人長處,可以推動自己在創作上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面對不熟悉的題材時如何創新?我想起戲曲作家翁偶虹先生。寫過上百出古裝戲,但不熟悉中共地下黨生活和人物的他,為什麼能寫出京劇現代戲經典《紅燈記》?那裡有他的融會貫通。比如,他從骨子老戲《斷臂說書》和《趙氏孤兒》,聯想到怎樣寫《痛說革命家史》,讓這部新編現代戲成為經典,家喻戶曉。影片《決勝時刻》中有一個重場戲渡江戰役,仗打得很激烈,毛澤東同志在雙清別墅指揮戰斗,徹夜不眠。當前方傳來我軍第一隻船登上長江南岸時,毛澤東同志很興奮。這時候他會說什麼?如果說“打得好”就太一般了。我讓筆下人物脫口而出:“赤壁一戰乾坤轉,東風送我第一船!”這是京劇《群英會》中的一句唱詞。我想,毛澤東同志喜歡京劇又常作詩,用在這裡很適宜,符合人物特點又有個性。

戲曲、話劇、電影、電視,在長年的創作生涯中,我面對的題材類型千變萬化,需要我不停求新求變。不變的,是每部作品都融入了我的心。寫作中的我和我筆下的人物一樣,以自己的生命體驗和生命價值輕輕推動更多人感悟生活、感悟生命。生活的坎坷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一種痛苦,但對寫作的

人來說,是一種財富。寫作路上,不斷收納人間故事,不斷把人世閱歷、點滴情懷化作舞台和影片中的人物和劇情,是我這個行當的使命。

人漸老,戲不老。話劇《天下第一樓》,演了300多場龍套才演到“師傅”的年輕演員已步入中年,演了500多場的老藝術家早已退休,寫這部劇時被於是之先生稱作“女孩兒家”的我已鬢角染霜,惟有作品依然年輕。我會繼續寫下去,每一次創作都是我繼續前行的力量,是我藝術生命的再次燃燒。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