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繡:繡滿

溫素威

2020年09月24日14: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桮小麗和滿繡的故事,比她手裡的繡線還要綿長。

小針扎,裹青麻,青麻裡面藏點啥?

桮小麗的針腳裡藏著民族記憶,也藏著家族故事。滿族人民從依水而居的漁獵生活,過渡到跑馬拓荒后的農家生活,桮小麗的女性祖輩便在白山黑水之地的火炕上,做起了女紅活計。圍裙、枕頂、帽頂、鞋苫、幔帳、被面、香荷包、煙荷包……

“花隨玉指添春色,鳥逐金針長羽毛”,俗常小物件上的彩線,活靈活現出神話故事、民間傳說、戲曲人物、自然風光、花草樹木、飛禽走獸等。

2008年,滿族刺繡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文化不高的桮小麗以針代筆、以線代墨成為滿族民間刺繡技藝代表性傳承人。2017年,桮小麗滿族民間刺繡技藝成為沈陽市非物質文化遺產。

“繡品就是我們日子裡的東西。”滿繡是自然而然進入桮小麗生活的,“刺繡是奶奶和母親每天都做的事。”

桮小麗奶奶的時代,是“大姑娘窗下繡鴛鴦”。滿族少女從十三四歲起就開始描花樣,繡枕頭頂、鞋幫、幔帳等出嫁用品。閨房中的朴素小心思,自誕生之日起就留存在滿族家庭的枕邊、帳上。

桮小麗媽媽的時代,繡品和春節緊密相連。“我小時候最喜歡過年,不僅有新衣服新鞋穿,有新帽子戴,還能看到母親的繡品。平時舍不得用的枕頂、帳幔、門帘都用起來了,喜慶,好看。”

耳濡目染,不學以能。

圍著針線簸籮長大的桮小麗,從做滿族小布娃娃開始,如今經她手創作修復的物件,已超過幾千件。她在尺寸之間傳達著滿族婦女家居生活氣象,也保存了滿族的根源記憶。

桮小麗收藏的繡品中,枕頭頂最多,曾經有一萬多件。滿族民間刺繡作品中,遺留數量最多、最具風俗化、最具代表性的也是枕頭頂。從閨閣少女到出閣媳婦,繡枕頂成為滿族女子必修的女紅課,也是滿族民間對女子“修為與才情”的重要評價標准。

一個枕頭頂,刺繡方法就有緞繡、布繡、納紗、編紗、緙繡、十字繡、包繡、補繡等等,針法也很講究,有平針、倒針、長針、錯針、鎖絲、盤金、絲絨、挑花等。

除去枕頭頂,桮小麗格外看重一樣物件——圍裙。

“滿族的圍裙是穿在衣服外面的,反映婦女的家庭狀況和地位,‘巧老婆,拙老婆’也是從圍裙的繡工上看出來的。”

桮小麗身上的滿族貼繡圍裙,圖案是自己設計的。主圖是五福捧壽,周圍是如意、石榴、雲字卷……明明是成千上萬個一針一線,偏偏絲毫看不出針眼兒,這是怎樣的巧思、巧手。

一件圍裙,可以囊括滿族自己創造和汲取其他民族的所有刺繡方法。在眾多針法中,飄針繡最考驗繡工。線既要縫於底襯,又要避免穿透底襯,繡出的作品上下均看不到線頭。如今,桮小麗是掌握這門絕技的屈指可數的人。

問她怎麼做到的,她說:“手上有分寸。”桮小麗的“分寸”,是生活給的。

奶奶的順口溜裡有收工的時辰,“雞上架,狗進窩,看看誰家的姑娘還在做活兒。”如今,桮小麗依然保持著早晨四五點鐘起床繡活,晚上六七點鐘上床睡覺的習慣。

桮小麗至今沒有厘米和米的概念,“一韭菜葉寬、一馬蓮寬、一扁指寬”是她的尺寸,她的測量工具是手。

在遼寧省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與華晨寶馬汽車有限公司主辦的2020“BMW中國文化之旅”遼寧探訪活動中,桮小麗談及最多的是“手藝不難,守藝難”,“我年紀越來越大了,我怕自己堅守了近50年的技藝失傳”。

助推非物質文化遺產活態傳承,“BMW中國文化之旅”已經做了14年。“非物質文化遺產,小可維持一家生計,勾勒地方風土,大能記錄民族印記,守護文明延續。”華晨寶馬副總裁楊美虹說,“借助BMW品牌影響力,我們要為非遺傳承認真做點事。”

如今,桮小麗正手把手將滿繡技藝傳給女兒和外孫女。女兒李雪在保留滿繡原汁原味風格的基礎上,琢磨著創新的事兒。而做一個滿族刺繡民間博物館,“把家裡的珍藏展示出來、流傳下去”是桮小麗的盤算。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