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的修繕和保護(文明之聲)

徐秀麗

2020年09月24日14:4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現存長城文物本體包括長城牆體、壕塹/界壕、單體建筑、關堡、相關設施等各類遺存,總計4.3萬余處(座/段)。

如何保証文物安全,文物部門進行了多年探索實踐,而這一切都離不開成千上萬的長城守護人。

最美長城守護人

今年6月13日的“中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主場活動,公布了“最美文物安全守護人”名單。43歲的河北省保定市淶源縣長城文物保護員李勇在名單之列。

河北淶源縣境內,明長城蜿蜒盤旋百余公裡,分為六個段落。烏龍溝長城是其精華所在。李勇所守的這段長城是最美的地段之一。

李勇從小在距離長城不遠的唐子溝村長大,老房子身后的小路,是父親李鳳鳴自李勇小時候起,每每去長城巡護時都會走的路。李鳳鳴,義務巡查守護長城近30年。2015年,李勇回到唐子溝村,接過父親肩上的擔子。

在李鳳鳴眼裡,守護長城這件事兒並沒有“接班兒”一說,但李勇執意想要這樣的生活。是的,李勇例行巡護長城的方式,與父親當年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從長城保護站出發,每個月爬野山和城牆,沿著綿延15公裡的長城,往返兩三次。

長城巡護,沒有像樣的路可走。手被劃破、腿腳剮蹭是常有的事,路遇斷崖,需手腳並用、攀爬而行。山裡天氣多變,疾風驟雨多能遇到。“好在每次都安然無恙,長城也是。”干瘦黝黑的李勇笑著說。

2017年,在扶貧政策支持下,唐子溝的村民,集體搬到了縣城內的樓房,每戶人家都分配了新房,李勇還是堅持留了下來。

村民們好奇,記者也好奇,李勇為什麼要執拗地守護長城。“住著老屋,守著長城,看似‘落單’了,但並不孤單。”李勇笑著說。

長城愛好者和長城保護協會等組織考慮到李勇隻有每月100元的補貼和十幾畝庄稼的收入,幫助李勇對老屋進行了翻新。李勇在巡查時發現的有“烏字×號台”的匾額,在村裡老屋角角落落找到的散失的長城磚都成為陳列的展品。長城烏字號保護站也逐漸成為長城愛好者交流學習的家園和探索有效長城保護的基地。

家在長城邊

在河北,像李勇這樣傾心傾力守護長城的保護員還有800多名。自2003年秦皇島市建立長城保護員制度,至今,河北長城沿線59個縣(市、區)中已有55個建立了長城保護員隊伍。

據統計,目前各地已有長城保護員3000多人,長城保護基本實現了全覆蓋。

赫金悅是北京長城專職保護員,他是在箭扣長城山腳下西柵子村出生和成長的,今年43歲。他自己算了算,為了做好巡查工作,光去年就爬了100多次長城。

北京聘請了很多專職長城保護員。“依托長城愛好者、研究者以及長城沿線村民,通過必要的資金支持和專業知識培訓,發揮地緣優勢,對長城進行動態的安全監管巡查,是很有必要的。”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副理事長舒小峰每個周末都要爬長城,朋友們隨便發一張北京周邊的長城照片,他都能立刻說出是哪一段。

長城保護員每周至少兩次對所分管的長城本體、附屬設施及其周邊歷史環境、風貌、長城保護標志和有關防護設施進行全面巡查,制止在長城上進行刻畫、噴涂等違法行為,對非法攀登未開放長城的人進行勸阻,等等。

長城遺存數量多、分布范圍廣,特別是分布在交通不便、自然條件惡劣、人跡罕至的山區、戈壁、草原等區域,管理、巡查、維護難度非常大。推動全民參與長城保護,成為提升長城保護水平和效果的重要途徑。

2006年,聘請長城保護員對長城進行巡查看護,寫入《長城保護條例》。2019年1月出台的《長城保護總體規劃》強調在落實政府主導的基礎上,引導社會各界力量參與。

近年來,國家文物局撥專款為長城保護員提供巡查設備和裝備。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保護長城加我一個”全民公募活動,為箭扣長城二期修繕工程、喜峰口段保護維修工程募集到所需資金。

以“熱愛長城、熱愛生活”為宗旨的公益組織“長城小站”,通過網絡和影像,引導公眾參與、宣傳保護理念、開展青少年教育等,已志願服務長城保護20多個年頭。

用繡花功夫修繕長城

2019年1月出台的《長城保護總體規劃》進一步明確,長城保護應堅持價值優先、整體保護,預防為主、原狀保護,因地制宜、分類保護,屬地管理、加強協調,適度開放、合理利用的總體原則。所以,長城的保護和修繕,不僅要確保其本體和周邊環境安全,還要充分重視和尊重時間賦予長城的歷史厚重感,保護長城承載的文化價值、精神內涵。

箭扣長城,距北京懷柔城區30公裡,因形如“滿弓扣箭”得名。它東達山海關,西通嘉峪關,西南連接八達嶺、居庸關。近8000米的城牆在燕山峭壁上跌宕蜿蜒,有“萬裡長城最險段”之稱。歲月流轉,特殊地理環境下的水患、地震等,對長城造成的破壞不可小覷。

拌漿、碼磚聲響交織,長城修繕技工們弓腰工作……北京箭扣長城三期修繕工程正在進行。

程永茂,懷柔橋梓鎮楊家東庄人,箭扣長城修繕工程技術顧問。他個頭不高、頭發花白,爬起長城來,卻行動矯健,絲毫看不出已64歲。他18歲起便開始做瓦匠學徒。2004年,程永茂開始參加長城搶險與修繕工程。至今,他已參與完成了黃花城、慕田峪西、鷂子峪、西水峪水長城、青龍峽、河防口、箭扣長城(一、二期)等修繕工程。

在程永茂看來,修繕長城要用繡花功夫。城牆依山勢而建,沒有垂直線、水平線,城磚、石料的尺寸、角度各有特點。長城本體的每一處破損情況都不同,相應的處理方式就不同。修繕過程中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堅持“一點一策”的修繕方法。

16年的長城修繕過程中,程永茂總結出“隨層、隨坡、隨彎、隨舊、隨殘”的施工原則。每一塊城磚都是用手工修整,黏合時使用桐油摻和白灰勾縫,勾成“蕎麥棱縫”或者“泥鰍背縫”。修繕時盡量使用老磚,如需添配新磚,則選用優質傳統工藝燒制的城磚、方磚。

隨著年齡漸長,程永茂一直尋思著將長城修繕的手藝更好地傳下去。10多年來,程永茂帶出了20多個能獨當一面的徒弟,他們大都來自河北承德、豐寧等地,從小就生活在山裡,老實敦厚,善鑽研,對長城修繕的“門道”悟得深、吃得准。他對徒弟要求很高,不僅要掌握砌、抹、壘等技藝,還要吃苦耐勞。用他的話說,“長城陡峭,爬上爬下,必須要有體力。”

程永茂常邊干活邊和徒弟說:“長城修繕是技術活,也是細致活。長城是老祖宗留下的遺產,咱們要用心、用情把它保護好、修繕好”。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