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証中國詩歌變遷,舒婷顧城等著名詩人從這裡走出

青春詩會書寫詩壇傳奇

2020年09月24日11:20  來源:北京日報
 

近日,第37屆青春詩會舉辦地揭曉,2021年夏季詩會將在山西沁源舉行,這是30年后青春詩會再度在山西舉辦。青春詩會做為中國詩歌界影響力最大的詩歌品牌活動,將繼續書寫傳奇。

入選 萬裡挑一覓新人

“從1980年首屆開始,舒婷、吉狄馬加、顧城、葉延濱、西川、於堅、楊克等數以百計的著名詩人均從青春詩會走出。”《詩刊》社主編李少君說,2018年第七屆魯迅文學獎詩歌獎獲獎者也全部出自青春詩會。

青春詩會由中國作家協會《詩刊》社推出,今年的詩會將於10月在福建霞浦舉行。15位參會詩人是從853份有效稿件中經三輪選舉產生,他們中最大的出生於1981年,最小的出生於1994年。詩人王二冬是此次新入選詩人,“參加青春詩會是一個人詩歌生涯中值得驕傲的事,也是一個成熟的標志,是給30歲的自己最好的禮物。”

青春詩會每一屆都遴選15位40歲以下的詩人,一位詩人隻能參加一屆,這個標准幾十年從未改變。李少君說:“我們尋找的都是當下最有創造力、最有活力的年輕詩人。”詩人陳巨飛2018年參加青春詩會,他說:“中國至少有兩千萬人在寫詩、寫分行文字。如此龐大的基數,每屆隻有15人入選,難度可想而知。”

幾十年走過,青春詩會見証了中國詩歌的變遷。“上世紀80年代更多以抒情詩為主,90年代敘事性增強,新世紀以來,出現了抒情、敘事、哲理融合的趨勢。”李少君認為,古代詩歌之所以魅力永恆,是因為其中包含詩人的經驗和哲理,而這恰恰是當代詩歌所缺乏的。

經歷 互相鼓勵感受溫暖

回顧參與青春詩會的過往,詩人們感恩雜志社的陪伴,感恩曾經的難忘經歷。

燈燈參加的是第28屆青春詩會,那個時候她已經寫了七八年詩歌。那一次,從早晨到黃昏,她和其他詩人在一條廢棄的鐵路上一路走過,碎石和枕木極度耗費腳力體力。沿途經歷刮風、下雨、暴晒,幾乎感受到一年四季的變化。燈燈在特別行程中悟出了很多東西,詩人們互相鼓勵互相取暖,讓燈燈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關愛和溫暖,她說,“多年后想到這一幕,依然讓我感動。”

“我記憶中最清晰的是,青春詩會最后一晚,我們十幾個人在落滿月光的山路上漫步,有女同學唱起歌。歌聲澄澈,月光如洗。”陳巨飛回憶說,參加青春詩會時,他遇到來自甘肅定西的詩人江一葦,他是一個鄉鎮醫生,詩風粗粝、朴實,有北風吹擊白楊樹梢的質地。“也許是相同的鄉村生活經歷,我們一見如故。”后來他們又在各種詩會相遇,一直互相鼓勵。

青春詩會實行導師制,對詩作的評點、指導、點撥,導師們同樣難忘。李少君說,他參與青春詩會的那年,雷平陽的詩作《親人》讓他眼前一亮,他給予積極評價,雷平陽后來也果然成了著名詩人。

影響 參會詩人無人放棄

參加過青春詩會的詩人,沒有聽說誰會放棄,大家都說:“我們一直都在詩歌現場裡。”

燈燈的父親在她兩歲時因意外離世,后來她從詩歌裡尋找父親,那個精神上的父親一直陪伴著她的成長。青春詩會上,老師在夸贊她的同時,建議她多讀經典,要更加細膩地觀察、感受生活。從此以后,她的創作視野在不知不覺中變寬變廣。

詩人馮娜的詩集《無數燈火選中的夜》剛剛獲得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最高獎“駿馬獎”,談及青春詩會她特別動容。馮娜於2014年參加第29屆青春詩會,正是從那一年開始,青春詩會開始給參會詩人每人出一本詩歌專集,它們記錄著詩人與這本雜志水乳交融的“交往”,詩集中收入了馮娜所作的《尋鶴》,這首詩后來流傳甚廣。

陳巨飛說,當年青春詩會學員分組,組員之間不談優點,以批評為主,我們也真正對對方的作品進行激烈的批評,這種批評對每個人的創作啟發很大。(本報記者 路艷霞)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