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上下 相聲何為?

2020年09月23日13: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抖音直播推出“歡樂DOU包袱”

  上海評彈團直播

  近期,“相聲+直播”的話題一直熱度不減。支持者大聲點贊,認為相聲就該這樣與時俱進,要跟得上當下觀眾的觀賞需求﹔反對者則認為這種碎片化的笑話集錦、類似於才藝展示的表演,已然空有相聲之名而沒有相聲的味兒了。

  那麼,當今橫跨“雲端”上下的相聲,究竟應該何為?不妨由外向內細細揣摩一番。

  變與不變

  從初創時期的撂地演出到走進茶館書場乃至大小劇場,從走進電台、電視台到聯手互聯網乃至“雲直播”,傳播媒介的變化只是相聲表演物理空間的“變”,而“不變”的則是相聲藝術的本質屬性。

  百余年來,幾代相聲人殫精竭慮,努力讓相聲逐漸發展成深受民眾喜愛的文藝樣式之一,個中曲折,著實不易。回溯相聲在不同歷史時期的發展進程,不難發現,相聲始終緊跟時代變遷的腳步,不斷地調整、適應,充分體現了其自身天然具備的靈活性與開放性。

  舉例來說。民國時期,城市商業電台開始興起,當時的很多民間說唱藝人都參與其中,相聲、大鼓、單弦以及南方的彈詞等許多曲種的著名唱段都是各家電台的熱門節目,而擅長“現挂”的相聲藝人更是在播音過程中巧妙地嵌入各類商家廣告,與今天流行的“直播帶貨”如出一轍。

  據史料記載,1927年7月張壽臣和陶湘如在天津廣播無線電台直播的《對春聯》,是“相聲上電台”現有的最早記錄﹔在1936年10月17日的一份各大廣播電台節目時間表中,常連安、小蘑菇,廣闊泉、陶湘如等人合說的相聲節目多被安排在每天的黃金時段,足見相聲在當時的影響和受歡迎程度。1944年,由京津兩地的電台聯手推出的兩次別出心裁的“交流廣播”,即在同一時間由兩位身處不同地點的演員,以捧逗對答的方式隔空表演相聲,在當時引起了轟動。

  及至電視成為現代傳播媒介的重要組成部分,相聲與電視的“聯姻”更是催生了一大批的笑星,產生了數量可觀的優秀作品,促使相聲從單純的聽覺藝術開始轉向以視覺藝術為主,其輻射力與影響力不可小覷。

  盡管表演空間的不斷演進,令相聲的發展擁有了多種可能性,但就相聲藝術本身而言,演員與觀眾對其的認知和界定卻並無太大變化。因此,當相聲越來越依附於媒介的傳播力量,業態疲軟日漸顯現時,“相聲回歸劇場”的呼吁和實踐應運而生,反映了觀演雙方的普遍共識。

  線上與線下

  和其他文藝形式一樣,相聲與網絡的“結盟”並非始自今日。早在上世紀90年代,互聯網剛剛興起時,許多經典的相聲作品,無論音頻還是視頻,就成了繼電台、電視台之后網絡文藝中的重要選項。譬如1998年由姜昆創辦的“鯤鵬網”,即后來的“中國曲藝網”便是最早致力於相聲的普及、推廣與傳播的網站,影響深遠。北京的嘻哈包袱鋪早在2016年便先后在和視頻、斗魚等直播平台開展相聲直播﹔同一年,西安青曲社與百視通合作,將連續兩天的劇場演出通過手機客戶端進行VR直播,效果頗佳。

  近年來,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和進步,業已形成了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共生共存的多元化格局。相聲的傳播途徑同樣不再局限於直接與觀眾面對面的劇場演出,新的傳播平台和技術所帶來的巨大變革,也令相聲的觀演雙方“並未謀面,卻猶在眼前”。尤其是自媒體的日益普及,讓許多年輕的相聲演員有了更加獨立自主地展示和推介個人作品的機會,個性鮮明,形式多樣,無形中也給廣大觀眾提供了更加多樣化的觀賞選擇。

  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令劇場演出停擺。原本活躍在各個小劇場的相聲演員們,一時間陷入了措手不及的窘境。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相聲“雲直播”的集中涌現,既是演員的“自救”,也是觀眾的期盼。

  眾多相聲社團相繼開啟了“雲端之上”的旅程,例如北京的大逗相聲社在抖音、嗶哩嗶哩等網絡平台連麥說相聲,開設相聲“雲課堂”﹔天津的謙祥益相聲俱樂部舉辦了線上直播的相聲大會,與睽違已久的相聲觀眾相聚雲端。更多的相聲演員則是通過個人直播的方式,力圖拉近與觀眾之間的距離。一些國有曲藝院團像北京曲藝團、上海評彈團等也紛紛入駐各大直播平台,開設官方賬號,定期舉辦線上直播。

  一方面,各大直播平台紛紛主動邀約,使得以相聲為代表的諸多傳統藝術形式不再偏安一隅,得以躋身新媒體的傳播平台﹔另一方面,相聲從業者在網絡直播的實踐中得以重新審視自我,尋找新的定位。

  從相關機構發布的《曲藝演出行業線上直播模式分析》一文中可知:相較於一些知名團體和知名演員,大部分不知名的團體與演員,在關注度和影響力方面並無優勢,勢必在盈利創收方面缺少競爭力。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向好,線下演出逐步恢復,有人開始提出疑問:當生存的壓力不再像疫情期間那麼突出了,相聲的“雲直播”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

  是與不是

  瀏覽眾多冠以“相聲直播”的線上節目,很容易令人眼花繚亂又心生疑慮:雖然參與直播的都是相聲演員,但究竟有多少節目還能被稱之為“相聲”?

  如果說,以適應觀眾為目標的相聲直播,只是滿足於拼湊些眾人皆知的網絡笑話,或熱衷於和觀眾嘮家常式的互動、展示各類才藝,而缺乏原創性、完整性的相聲作品,這樣的“雲直播”很難說還能走多遠。

  和互聯網界通行的一句名言——“內容即王道”一樣,相聲藝術未來的走向,肯定離不開優質內容,即精彩相聲作品的疊加與支撐。而這,恰恰是當前“相聲+直播”中明顯存在的行業短板。

  事實上,“不缺好演員,惟缺好作品”的現狀,在近幾十年的相聲創演實踐中早已既成事實,且愈發突出。假設,將相聲頻頻進入直播平台的方式視之為“攻城拔寨”,那麼,接下來是“偃旗息鼓”,還是“開疆拓土”?是隨波逐流,還是挺立潮頭?

  最后,還是得回到本文開頭的設問:“雲端”上下,相聲何為?萬變不離其宗,無論外部環境如何變換,遵循相聲藝術自身的藝術規律,創作積累更多更好的具有時代精神氣質的優秀作品,仍是正途。

  (作者為中國藝術研究院曲藝研究所副研究員、北京曲協副主席)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貴州新聞推薦

移動端新媒體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貴州頻道頭條號黔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