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繪本之后又出新作《蛟龍少年科考隊》

周保林:把知識藏進故事 為小朋友講述祖國前沿科技

2020年07月28日08:57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家周保林被小朋友們親切地稱為“故事大王保林叔叔”。他是電台主持人,也是兒童親子故事類廣播欄目《保林叔叔講故事》欄目創辦人。他倡導故事教育理念,擅長把知識藏進故事裡,讓知識不知不覺中“溜”進小朋友的大腦。

  多年來,他創作、改編兒童故事近5000個,涉及歷史、國學、童話、科普等等,點擊收聽次數達到2.5億次,擁有170萬線上粉絲。2019年,他成為《流浪地球》電影改編繪本的文字作者,與俄羅斯插畫家亞歷山大·雷克洛夫共同為國產科幻大電影《流浪地球》創作了高質量的繪本,以圖文並茂的形式在孩子心中放入一顆勇於想象、崇尚科學的種子。

  近日,周保林又為小朋友創作了一系列以中國科技發展為背景的冒險科幻小說《蛟龍少年科考隊》,故事設定地球上最先進的科學技術面臨危險,為了保衛地球先進科學技術,科學家聯盟組建了“蛟龍少年科考隊”。少年科考隊跟隨隊長保林叔叔搭乘“嫦娥9號”去執行任務,第一次在太空行走﹔坐著“蛟龍8號”去探測深海……故事情節懸念迭生,同時充滿基於尖端科技理論的奇異幻想。

  細心的讀者一定已經發現,《蛟龍少年科考隊》中的科技讓中國讀者感到很親切。沒錯,這是一套以中國前沿的科學技術成果為背景的兒童科幻故事,內容涵蓋我國取得舉世矚目成就的航天航空、深海探測、高速鐵路、跨海大橋等科技領域。在周保林筆下,探索這些科技成果變成了驚奇的故事。故事的講述中,作者適時地延伸了孩子的知識,帶領孩子在閱讀中“上天入海”,“親身體驗”祖國科技騰飛的風採。

  如何為新時代的少年講述科技故事?如何將中國科技進步融入兒童故事?日前,喜歡給孩子們講故事的周保林叔叔接受了北京青年報記者的專訪。

  訪談

  北青報:你參與了《流浪地球》電影改編繪本的創作,能否講講這部作品的創作經歷?

  周保林:其實為了《流浪地球》電影改編繪本,電影方也找過很多作者,或許是因為我們在兒童科學故事教育領域積累了比較多的經驗,雙方都認可彼此的理念,最后我有幸成為了文字改編者。

  創作的過程我想得比較多,因為電影是面向全年齡段觀眾,但是這部繪本主要的受眾是小朋友,所以包括角色的改編、故事線的整合,都很需要心思。故事創作過程中,我和電影團隊反復溝通有三四十次,最終繪本故事想展現人類對宇宙的思考,同時也融入了父子之情,以及面對困難時的團結、不氣餒和勇氣。與此同時,繪本故事中也加入了一系列的科學普及知識,物理學、天文學的知識等等,比如有一個跨頁以天文為背景,梳理了《流浪地球》的過程。而且我們還加入了AR的展示,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張雙南研究員為AR部分撰寫了文字。

  北青報:在你看來電影《流浪地球》積累了這麼高的人氣說明了什麼?

  周保林:電影《流浪地球》作為中國科幻電影的裡程碑之作,起到了一石激起千層浪的效果,很多人都從中看到中國科普和科幻作品其實有非常好的基礎。在我看來,這樣的好作品值得我們用各種形式給孩子們講述——向孩子們普及我們中國的科技,了解中國的科幻作品,打開孩子們的想象力,讓大家用科技展望未來。

  北青報:你講的科幻故事讓這麼多小朋友喜歡,有什麼法寶嗎?

  周保林:要讓孩子喜歡,首先需要作者懂孩子們的心理,抓住孩子的興趣點﹔第二,要將專業知識融入故事中,知識不能是硬塞進去的,一定要在推動情節發展中讓小朋友去挖掘﹔第三,要想開放孩子的思維,不是把答案直接告訴小讀者,而是要給他們思考的時間和空間﹔再有一點,兒童科普故事必須要有科技的前瞻性,讓孩子能去想象未來的科技。在《蛟龍少年科考隊》裡,我們會把一些前沿的技術講述給孩子,或者設計成科幻的情節。以探月來舉例,故事前瞻了未來我們的空間站成熟之后,會在月球建基地,可能會以月球為跳板探訪火星……這樣做是為了讓孩子有想象的空間,他讀過這個故事,記住這些前沿的想法,或許在未來真的有機會為科技進步貢獻自己的力量。

  北青報:為什麼想到創作兒童冒險科幻故事《蛟龍少年科考隊》?

  周保林:《蛟龍少年科考隊》目前有四冊,《蛟龍入海》講深海探測、《太空遨游》講航天工程、《高鐵追風》講高速鐵路、《巨龍出水》講跨海大橋。

  我們從一開始定位的時候,就是想給孩子們講講咱們中國科技前沿的故事。市面上有太多的科普作品講述的是外國科技,特別是兒童故事板塊,比如講述別的國家海底探索、建筑系統。讓孩子們開闊眼界當然好,但這些離小朋友的生活有點遙遠。近年來,隨著我們國家科技實力的增強,國內自主研發的前沿科技成果備受矚目,這裡凝聚著國人的科研智慧,是很值得自豪的。我覺得這個時候就需要有人將前沿科技展示給小朋友,且用他們感興趣的方式講述。

  北青報:如何把我國的科技進步成果講給小朋友聽?

  周保林:這就需要科普作者成為科技前沿和小孩子中間的媒介。這些科技對於孩子來說既神秘又親切,因為它們離我們的生活如此之近。孩子們可能乘坐高鐵旅行,可能參觀過港珠澳大橋,也可能通過新聞、大人們的交談知道“嫦娥四號”“蛟龍號”。我們需要一個故事讓孩子們感到有意思、有興趣。這個過程中,科研機構的研究人員給了我們大量的支持和幫助,開始創作一個故事之前,我會和科學家們一起探討,在這些工程裡有哪些重要的科技成果?哪些是需要孩子們了解的?哪些是可以啟蒙孩子們思考的……根據這些我們整理故事框架,再將故事大綱拿給科學家看,在專業知識和故事性敘述中間找平衡點。

  北青報:面對今天的小讀者進行科普,和從前有什麼不一樣?

  周保林:現在的孩子知識面太廣了,他們接觸到的東西也很多。我覺得這正是科普的最好時機,孩子們非常喜歡接受新鮮的東西,特別是跟科技感相關的新故事。換句話說,隻要故事講得好玩,知識很容易被小朋友接受。這個跟以前不太一樣,以前想去講解一個高科技的東西可費勁了,但現在的孩子很容易就能明白。

  北青報:看到這套書有陣容強大的科學家團隊支持,包括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探月工程首任首席科學家、中船重工第七○一研究所原副總工程師、中國鐵道學會理事長等等,我很好奇當你拿著這些兒童科普故事的想法找到他們,他們是什麼反應?能否講講你和他們的溝通過程。

  周保林:在跟科學家還有科協的老師們溝通的過程中,他們非常認可用故事傳遞知識的方法。很多退休的科學家知道我們在做這樣的事,都幫我們一起努力把科學講好,一起想辦法用更好的表達方式讓孩子接受。

  中船重工第七○一研究所原副總工程師、資深艦船設計師袁敦壘老師也管我叫“保林叔叔”,他說能以這麼好的形式,把這些科學知識傳達給社會真是很好的事,他特別認真地梳理各種類型的知識點。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每一位大科學家參與進來,都是這個心態。和這些大科學家接觸下來,我真的特別感動。

  文/本報記者 張知依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熱聞推薦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