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屬於祖國,此生無怨無悔”(京華劇評)

——觀話劇《深海》

仲呈祥

2020年07月23日09:5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黃旭華接受核潛艇研制任務調離上海前夜,與正在布置新家的妻子李世英話別。

  核潛艇深潛試驗到達水深200米后,黃旭華指揮各部門緊張有序地操作繼續下潛。

  為共和國勛章獲得者、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傳神寫貌的話劇《深海》正式公演了。這部由廣東省話劇院出品的話劇,審美化地講述黃旭華隱姓埋名三十載,帶領研發團隊攻堅克難、嘔心瀝血打造國之重器的感人故事,引起觀眾的強烈共鳴。黃旭華和研究團隊的奮斗歷程,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一個人生出彩、事業發展的華章。

  把真名真姓且健在的偉大科學家搬上舞台,為之立傳,在僅兩小時左右的作品裡,真實凝練地展現其精神風貌、智慧才華和人格魅力,談何容易?《深海》迎難而上,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其經驗頗具借鑒意義。

  執筆編劇周振天曾長期在核潛艇上挂職過副政委,有著豐厚的生活積累、情感積累和思想積累,因此筆觸能伸進“核潛艇之父”的心靈深處,抓住了三個核心要素。

  一是黃旭華的理想信仰和報國情懷。黃旭華原名黃紹強。少年時,日本侵華,家鄉汕頭遭狂轟濫炸。黃旭華被迫離鄉,在與母親告別時,本擬繼承父業學醫的少年悲憤發誓:“阿媽,我不學醫了,我要學航空,我要學造艦。我要制造飛機,保衛我們國家的藍天﹔我要制造軍艦,抵御外敵的海上侵略。從今天起,我不叫黃紹強,我叫黃旭華,旭日東升,榮耀中華!”這場戲寫得精彩,演得也到位。

  二是黃旭華的科學精神和藝術涵養。劇名“深海”一語雙關,既指現實的深海海防,也象征著科學家追求真理永無止境的深邃精神世界。科研道路上的艱難險阻,無法讓黃旭華動搖。周振天說,在《深海》中,核潛艇設計是一個敘事載體,而黃旭華的精神信仰則是托起這艘“核潛艇”、讓它到達成功彼岸的深邃“海洋”。話劇對黃旭華藝術修養的表現,也讓科學家的形象更加豐滿。藝術的熏陶,有利於培育健全的人性和自由的精神、超前的預判力和豐富的想象力,使創新能力發揮到最佳境界,造就科學家做真學問、成大事業的大氣象。

  三是黃旭華的人性深度與情感厚度。由於科研工作的知識性和枯燥感,為科學家立傳,很容易造成人物形象概念化。《深海》抓住母子、夫妻兩條線,靠精心設置的細節和對話來深度挖掘。母子之間,從戰亂離別到深潛成功后重逢,靠一把“銀梳子”寄情托志。離別時,慈母贈梳,其質為銀,含有窘困時可作急用之意﹔孝子珍藏懷中,卅年不離,不僅用以梳頭,更梳理母子深情和家國情懷。夫妻之間,一段心靈對白貫穿全局、反復出現,體現出兩心相通、風雨同舟的動人情感,在第九場達到全劇高潮。

  深潛300米前夜,黃旭華決計創人類核潛艇歷史上總設計師親自深潛之首例。深知危險,他欲寫遺書,為了不讓妻子擔憂,遮遮掩掩。聰慧而敏感的妻子卻早就悟出緣由,有了一段發自肺腑的“情話”:“旭華,我和你相濡以沫幾十年,我難道不知道核潛艇就是你的命……作為總設計師,你應該去……你在,所有人心裡會安穩……我在家裡等你回來,我李世英的生命從遇見你的那一天起,就跟你連在一起的。”飾演李世英的楊春榮說,這段話乃是採訪時李世英親口告訴她的。藝術源於生活,怎能不動人心弦!

  劇本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導演、表演、舞美諸方面亦是強強聯合。導演黃定山的總體把握令人稱道。在有限的舞台空間裡,營造出深潛大海的特定情境氛圍,殊為不易。舞台以影視銀屏為背景,巧妙運用從具象中抽象出來的核潛艇道具,標識潛水深度的十字標尺縱橫交錯,象征著黃旭華的人生坐標。場景設計既寫實又寫意,給導演充分的調度空間,又便於演員盡情發揮。加上音樂絲絲入耳、燈光強弱有致,舞台呈現效果堪稱一流。

  “苦干驚天動地事,甘當隱姓埋名人!我和我的同志們,此生屬於祖國,此生無怨無悔!”觀話劇《深海》,我們仿佛再次聽到了黃旭華這深情有力的聲音。

  (作者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熱聞推薦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