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拔4479米 標記生命的溫度

2020年07月10日08:45  來源:中國青年報
 

7月的可可西裡是一年中最熱鬧的日子。

夏天的陽光給海拔4800米的青藏高原帶來了短暫的溫暖。

低矮的植物趁著短促的春夏快速生長,競相開出比葉子大得多的花朵爭奇斗艷﹔脾氣很大的藏牦牛在高原上橫沖直撞﹔棕熊用鋒利的前爪挖開鼠兔的洞穴獲得美餐﹔數萬隻藏羚羊從新疆阿爾金山、西藏羌塘和三江源,成群結隊地長途跋涉,來到可可西裡腹地卓乃湖產仔。

可可西裡管理處索南達杰保護站管護員龍周才加喜歡開著巡邏車與這些生活在“世界屋脊”的精靈一同奔跑。他會小心地避開野牦牛的視線,以免被那些體型有三輛面包車大小的大家伙頂翻﹔也會冒著陷車的危險繞開盛開的一叢叢野花,“一旦車輪軋過,那些植物可能需要2-3年的時間才能緩過來。”

在這個被視為“生命禁區”的高寒缺氧的地方守護了十幾年,龍周才加和這裡的一草一木一樣,倔強生長著,也更深刻地感受著生命的脆弱和偉大。

可可西裡,蒙語意為“青色的山梁”,“美麗的少女”。這裡年平均氣溫低於0攝氏度,最低氣溫可達零下40攝氏度,氧氣含量不足平原地區一半。大自然用極端惡劣的自然條件封存了這裡初始的生態樣貌,也使得這裡成為目前世界上原始生態環境保存最完美的地區之一。

這片土地所在的三江源,因是長江、黃河和瀾滄江的源頭而得名,擁有密集的湖泊,被譽為“中華水塔”﹔230多種野生動物和202種野生植物珍藏於此,讓這裡儼然成為這個星球的生物基因庫。

為了守護這寶貴的一切,龍周才加和其他保護站隊員必須不斷地在杳無人煙的曠野裡巡邏,防止有人覬覦這裡的“寶藏”,鋌而走險去盜獵、盜採。他們要穿過廣袤的高原,再挺進險峻的深山巡查。摸不清脾氣的天氣是他們最大的敵人,當然,那些崎嶇難行的山路、沼澤,以及不知何時會出沒的野獸也可能危及他們的生命。

相比酷寒而漫長的冬季,夏季其實並不好過。雨雪頻繁造訪,一天裡常常會經歷四季交替,加之氣溫升高融化了腳下厚厚的凍土,整個可可西裡仿佛成了一個巨大的沼澤,讓人舉步維艱。

泥濘的沼澤仿佛一雙黑暗的大手,總想把龍周才加和隊友駕駛的巡邏車往深淵拖拽,龍周才加根本記不清楚每次一路上要挖多少回車。有時候,剛挖出來的車,前行才幾十米又陷進去,隊員們忙乎了一天,才發現根本沒走出多遠。即使這樣,他們也不會輕易改變行車路線,因為改變線路意味著要在新的草地上軋出轍印,而這意味著新的破壞,他們明白,對大自然最好的保護,就是盡可能減少人類行動的痕跡。

夏日沼澤泥濘,大河攔道﹔冬季又冰封雪凍,哈氣成霜,有時候巡山隊員連續幾天睡不上一個囫圇覺,有時候不小心會跌進冰冷刺骨的冰河,有時候連續幾天隻能啃干饃喝山泉水……隊員們常說,“巡山的日子,就是將褲腰帶系在脖子上孤獨行走在無人區的日子﹔巡山的日子,就是每次進去,能不能出來都不知道的日子。”

一次,一支7人巡山隊,從保護區北面的阿爾金山區域進入可可西裡保護區。他們沿著沙流河進入巍雪山,抵達太陽湖再攀馬蘭山,最終來到科考湖一帶巡山。然而可可西裡的天氣突然“變臉”,突降暴雪,氣溫驟降,而此前這些隊員已經被沿途數不清的沼澤和爛泥潭折騰得精疲力盡,車輛也已嚴重損壞。隊友被困,龍周才加二話不說,和救援組隊員冒著風雪沖進保護區腹地,他知道,每一分鐘的流逝,都可能讓生命消失。他帶著隊員闖過攔路的大河、蹚出泥濘的沼澤,在缺衣少食的艱苦條件下晝夜跋涉,拼盡全力為隊友挖出了一條生路。12天裡,他們爬冰臥雪、風餐露宿,終於把所有隊員平安帶回駐地。

從上世紀90年代為保護可可西裡藏羚羊而獻出生命的英雄索南達杰至今,一批又一批守護者就這樣默默在5000米左右海拔的地方堅守著,近十幾年來,這裡再沒有響起盜獵的槍聲。

如今龍周才加的工作卻變得更忙碌了。美麗的可可西裡越來越為世人所知,每年慕名而來的游客絡繹不絕。他所在的保護站附近建起了生態博物館,他則承擔起給游客科普的工作,同時也要應對各種突發事件。

一次,幾輛自駕游客的車輛在109國道某處相撞,龍周才加和幾名隊員收到求助信息后,立刻沿路尋找傷者。他發現一位女游客和孩子受傷被困車中,立刻給她們服用了隨身攜帶的藥物,簡單給孩子額頭的傷口包扎處理,還細心地為她們披上了自己的衣物。

當時天色已晚,龍周才加自己開車馬不停蹄地把母子倆送到最近的格爾木醫院。還沒從車禍的驚嚇中緩過神來的女游客有些慌張,問龍周才加,“我們現在分文沒有,醫院會管我們嗎?”沒想到,那位皮膚黝黑的小伙子沖自己咧嘴笑了,“你放心,我給你墊錢!”

到了醫院后,舉目無親的母子倆眼看著龍周才加跑前跑后幫她們挂號交錢、排隊檢查,直到交警趕到接管后,龍周才加才在夜幕中悄悄離開。事后,女游客給龍周才加寫來感謝信,感謝他在她們最無助的時候,送來可可西裡的溫暖。

那些被龍周才加挽救了生命的小藏羚羊,更熟悉那雙大手的溫度。龍周才加至今記得自己救過的第一隻藏羚羊。那是一個夏天的早晨,龍周才加驅車前往卓乃湖邊查看情況時,遇到了一隻落單的小藏羚羊。

小羊剛出生不久,身上還帶著胎盤和血跡。龍周才加猜想它的媽媽可能受到驚嚇臨時到附近躲避,過一會兒就會回來找小羊寶寶。然而,等了許久,依然沒有母羊的蹤影。龍周才加干脆雙手抱起小羊,把它捧回站上。

像個新手媽媽一樣,龍周才加把牛奶燒熱、奶瓶消毒,一點點用手測溫,才放心把奶嘴塞進小羊的嘴裡。或許因為小羊喝了他喂的第一口奶,便認定了他是自己的爸爸。從此小羊的兩隻大眼睛再也不願離開龍周才加,一直黏在他身邊,舔他的褲子,跟他撒嬌要他哄睡覺。就這樣,“羊爸爸”把小羊喂養了一年多,等到它有一定生存能力的時候,又把它放歸大自然。

近年來,在龍周才加們的精心呵護下,可可西裡保護區境內及周邊的藏羚羊數量已經從之前的不足2萬隻,增至近7萬隻。

在海拔4479米的可可西裡保護站駐守以來,龍周才加獲得了許許多多榮譽,那些閃亮的獎章標記著這個年輕人付出的青春和真情。龍周才加總覺得,藏羚羊和那些野生動物能感受到人類的善意和溫度。而他自己,也從那些善良可愛的野生動物身上收獲了愛和信任,“這是一種生命對另一種生命的尊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胡春艷)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熱聞推薦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