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靖江的絲綢畫繢(行天下)

王劍冰

2020年06月19日14:3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絲綢之路上的光點

我來的時候,北方的田野閃現著黃綠的色塊。列車高速駛過,色塊產生出緞面般的感覺。越接近杭州,緞面越水亮光鮮。是的,多水的江南是鋪展在大地上的絲綢。從茅盾的《春蠶》可以看出,這一帶有植桑養蠶的傳統。在波光瀲灩的杭嘉湖地區,絲織業很是發達,杭州絲綢早就在海上絲綢之路上閃爍著光芒。

伴隨絲綢出現的,還有另一種艷麗,那就是“絲綢畫繢”。這是中國最早的視覺平面藝術,是古代滿庭芳華中的耀眼之花。或許一群女子,為了美麗而提起蘸有天然色彩的畫筆,將夢幻點畫進絲絲縷縷,而后驚喜地發現,那種隨意與隨想,在陽光下變成了無與倫比的美妙。

絲綢畫繢,說白了就是“在絲綢上畫畫”,這種技藝的出現最早在商周時期。此后多少年,這種絲綢與色彩組成的華麗,成為宮廷裡的專享。不可思議的是,這一人類最早的絲綢繪畫工藝,竟然長時間沒有了聲息,連留存這一技藝的載體也消失得無影無蹤。考古曾發現色彩斑斕的錦緞,見光的瞬間即化為腐朽。

由於知道了絲綢畫繢的價值與意義,我總是以急迫的目光尋找著。來浙江杭州蕭山的靖江街道,他們說這裡就藏著我要找的秘密。尚未到達,我已經想象出一條街絢爛的場景。

幸福生活的港灣

在這條街上走,處處見水,安瀾河、靖江河,可以想見,以前這裡主要是水運,而靖江大部分也是填涂圍墾而來。這裡已經成了蕭山機場的溫馨港灣,經常會見到停駐的機組人員與空姐。有一個“空港新天地”,是各地旅客最喜歡的聚居地。

實際上,處於錢塘江南岸的靖江,就是蕭山的一個文明窗口。甘露村、東橋村,無不展現著美麗鄉村、美麗庭院、美好生活的三美景致。那一排排整齊的樓宇,一塊塊綠色的田地,格外有一種新生活氣息。房前一位滿臉微笑的老人,八十有三,梳著兩根白辮子。老人說,她6歲就跟母親學紡織了。

見到一個“婦女微家”的所在,原來是婦女的“娘家”。裡面可以學習各種技藝,包括“蕭山花邊”“絲綢畫繢”。溫暖可親的院牆上,長著一圍的綠色佛甲草。

走過安瀾老街,那裡正在打造文化高地,設計策劃就是絲綢畫繢的第五代傳人葉灃儀,她要將藝術理念嵌入自己的家園。

風行千年神奇的絲綢畫繢,已經成為靖江的一張名片。

爛漫飛揚的傳承

古人的聰慧埋入了荒漠,但文明的記憶深處,仍然星辰閃爍。

時間的曠野,該萌動的早晚要萌動。葉灃儀,什麼時候也成為一個“走火入魔”的女子。她以端庄素雅的姿態拿起畫筆,在綢布上一點點揮毫。當然,她還要施以染、繪、繡、泥金等多種手段。絲綢的錦溪,葉片與花瓣撒落上去,雲朵與鳥語洒落上去,溪水變得繽紛,變得浪漫。

葉灃儀的母親王孝琴在一旁看著,目光裡含滿摯愛。這是她和第四代傳人葉建明唯一的女兒。曾經的一段歲月,經歷了三代的技藝沉寂,有些手法流失了。葉灃儀說,父親將整個生命都傾注在找尋與探索上,為給這荒蕪的藝術帶來一縷晨曦,他不斷向天借時間。

那時葉灃儀的心還在外面飄著。父親多麼想要大學生女兒能回到靖江,“我大半輩子都在靖江,你即便有諸多不便,也要明白我喜歡靖江。”

或許是充滿父女情深的話語,也或許是充滿激情活力的臨空之城與善美宜居地,葉灃儀回來了。她試著接受那些絲綢,那些顏料。葉建明說,國內能完成絲綢畫繢七十多道工序的人所剩無幾,他以前也曾帶過不少徒弟,但是沒有人能學徹底。

當父親把葉灃儀帶到樹下去看陽光透亮的葉片,帶到田野去看朝霞氳出的煙靄,並手把手地教她拿起畫筆,藝術的烈焰,瞬間如迅疾的電閃,宿命的溫暖一下子定格在父女之間。

最初完成絲綢畫繢的人不會想到,兩千年后,會有某種默契與她們相通。葉灃儀像父親一樣,守著寂寞與孤獨,守著執著與信念,思羽飛翔,幻象漫漶。春風沉醉的晚上,她為自己的努力與進步而淚流滿面。十年之后,這個長期浸染於藝術的女孩,終成為蕭山葉家絲綢畫繢技藝的第五代傳人。

  時間裡的驚嘆

看著一塊塊詩意盎然的絲綢畫繢,你能感覺出色彩背后的淑嫻與沉靜,靈異與新穎。品質出於功夫,一塊絲綢畫成一幅畫,需要一兩個月甚至更久。其中會用到素軟緞、回紋緞,用到卷草紋、蝶花圖等各種手法。我看到一些小花在布面上隆成很強的骨感,葉灃儀說這是先用絲線一點點扎起再染的效果。還有抽拉吊,在絲綢上打洞,每一個鏤空處都要細密縫合。那些細如小米的孔,該是怎樣的精心。

一切來自天然。我看到一些綠色和紫色的碎石,這些石子最終要研磨成粉。葉灃儀說,白顏色來自深海貝殼,泥金色用的是深海骨膠。紫鬆、黃柏等也能提取染色劑。畫繢還有褪色的一環,褪色也要用一種植物。

我看到了一種文化的追光,是的,那追光穿越靖江街道,從兩千年前直到現在。光芒在顏料上閃現,每一種色彩,都是辛勤探索的樂章。光芒在綢布上流淌,每一筆落下,都有思想智慧的沉澱。

葉灃儀記得,在工藝美展上,一位老人看到絲綢畫繢的煙雨迷蒙的西湖,驚訝道,哦,這個東西出現了。葉灃儀還記得,幾位日本人遠遠地找來,這個同樣喜歡絲織物的民族,發現失傳的絲綢畫繢出現在中國杭州。

在中國舉行的一次國際會議中,元首夫人每人得贈一個絲綢畫繢的手包,手包上的圖案,竟是對方的國花。絲綢的國度,讓絲綢有了更加絕美的表現力。G20峰會在杭州召開,從事絲綢工藝40年的葉建明接受邀請,與家人歷時半年完成了“龍喜迎客”的畫繢作品。作為絲綢之鄉的杭州,有了新的擔當。

是的,凝結著民族智慧,在華夏文明譜寫燦爛篇章的絲綢畫繢,會成為絲綢之路的永久光點,也會讓霓裳羽衣的生活更加鮮美動人。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