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取精華 開拓全新動畫藝術天地(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縱橫談)

——中國動畫創作生產“兩創”啟示

2020年06月16日09: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中國動畫創作生產的成功經驗証明,發掘民族文化精髓、彰顯中國氣派,能夠為講好中國故事提供更有美學沖擊力和文化震撼力的藝術樣式,為豐富世界動畫美學做出獨特貢獻

近幾年,國產動畫佳作迭出。《西游記之大聖歸來》《大魚海棠》《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作品,以其鮮明的中國風格、醇正的文化品位、酣暢的視覺敘事、充沛的精神能量,聚集高人氣,成為當前中國大眾文藝一大亮點,讓新時代中國動畫創作生產煥發勃勃生機。由此回顧近百年來,一代代中國藝術家持續鑽研動畫技術,不斷發掘民族文化精髓,堅定打造民族藝術風格,為億萬觀眾創造了《大鬧天宮》《哪吒鬧海》《九色鹿》《天書奇譚》等一部又一部叫得響、傳得開、留得下的動畫精品,為世界藝術畫廊貢獻了一批具有中國氣派的藝術形象,成為中國文藝“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寶貴案例,對推動當代動畫創作走向新高峰具有啟示意義。

萃取傳統文化精髓

打造動畫中國氣派

中國動畫藝術家們塑造了一批光彩熠熠的經典動畫形象。孫悟空、哪吒、阿凡提、雪孩子、黑貓警長、葫蘆兄弟等經典形象,在世界動畫藝壇熠熠生輝,已經銘刻進幾代中國人的文化記憶。這些人物或來自文學名著,或提煉於民間故事、神話傳說,視覺造型則脫胎於傳統造型藝術。齊天大聖“吳帶當風”的飄逸、飛天仙女的曼妙、葫蘆娃的憨態可掬,都凸顯著中國氣派。通過動畫藝術“深描”,這些內蘊中華民族優秀品格的人物形象被賦予新的性格特征和精神內涵。孫悟空在長篇小說《西游記》中集人猴於一身,在《西游記之大聖歸來》中則演化為觀眾喜愛的“父親”﹔《哪吒鬧海》中哪吒面對邪惡力量不屈不撓,《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小主人公則挑戰命運、沖破偏見……經典形象內涵不斷豐滿,並在動畫這一媒體中激活新的藝術生命。

中國動畫藝術家們打造了品類豐富、特色鮮明的動畫產品體系。截至上世紀90年代,中國動畫藝術家將動畫通用技術與中國獨有藝術介質結合,開發出繪畫、木偶、皮影、黏土、剪紙、折紙、水墨等各類動畫﹔制作一大批短片與長片,電視動畫與電影動畫,單集、系列及長篇﹔題材涵蓋古今中外,故事類型多元多樣。品類之豐富、特色之鮮明,成為世界動畫藝壇一道亮麗風景。進入新世紀,中國動畫視覺敘事不斷成熟,獨具中華文化藝術特色的動畫大片陸續問世,不僅為中國觀眾創造了更有文化親和力、更具心靈貼近感的優秀作品,也讓人們看到中國動畫走向國際影壇、豐富世界觀眾文化選擇的新可能。

中國動畫藝術家在傳承融合基礎上建立獨樹一幟的中國動畫美學。動畫是綜合藝術,中國動畫先驅廣泛涉獵多種傳統藝術門類,把古典造型、敘事、音樂融入動畫藝術,編鐘音樂、京劇程式、昆曲唱腔,水墨之空靈、壁畫之神採、年畫之意趣,冶於一爐且爐火純青,打造出民族元素有機融合、中華意境美學躍動的全新藝術世界。尤其是中國水墨動畫獨步世界影壇。在中國創造出水墨動畫之前,全世界動畫片幾乎都是“單線平涂”,以線條結構為主。水墨動畫正好相反,通過墨和水的渲染,以墨色濃淡虛實描繪對象,對世界同行來說“不可思議,史無前例”。上世紀50年代至90年代,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共拍攝了300余部動畫片,其中31部在各類國際電影節獲得46個獎項,是我國當時獲獎最多的電影品種。

胸懷藝術抱負和文化使命

優化技術手段與生產方式

中國動畫創作生產的輝煌成就為當今文藝“兩創”提供有益啟示。

啟示一,不斷鑽研掌握前沿科技手段,持續為觀眾提供優質視聽體驗。動畫電影與高科技如影隨形,使天馬行空的瑰麗想象不斷轉化為藝術現實。為讓齊白石的蝦、李可染的水牛動起來,上海美影廠的藝術家們研發了分層渲染著色工藝,由此創作出《小蝌蚪找媽媽》《牧笛》等中國獨有的水墨動畫,達至中國傳統藝術的創造性轉化和新興動畫藝術的創新性發展。通過技術升維實現體驗升級,是中國動畫發展的一條重要經驗。

百余年來,動畫制作、存儲、呈現技術不斷進步。從賽璐璐片制作到計算機圖形學應用,從默片到有聲電影再到環繞立體聲動畫,從二維呈現到3D觀影再到虛擬現實,動畫電影視聽體驗越來越震撼,沉浸感和代入感不斷增強。《大鬧天宮》是中國二維動畫長篇一座高峰,論視覺奇觀,論沉浸體驗,《西游記之大聖歸來》無疑實現了大幅超越﹔但這種超越與其說是藝術造詣、審美水平的超越,不如說是時代的超越、技術條件的超越。二者之所以成為時代動畫精品,其共同點都在於成功駕馭了時代所提供的動畫技術手段。

啟示二,秉持可貴的原創精神、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中國動畫創作生產敬惜傳統又不惟傳統,汲取菁華又開宗立派,用創新實現最好的傳承。在“不模仿別人,不重復自己”的原創精神指引下,中國動畫藝術家塑造了孫悟空、哪吒、袁公、邋遢大王、葫蘆娃等一個個具有獨特辨識度的藝術形象,講述了一個個風味獨具、色彩斑斕的中國故事,創造了一系列琳琅滿目、意趣盎然的動畫片種。這使中國動畫因獨創而氣宇非凡,因個性而經久不衰,彰顯了藝術風骨、創作膽識、藝術成就和文化分量。

細節決定成敗。鴻篇巨制由幾百幾千個鏡頭累積而成,每個鏡頭又由無數個細節組成。觀眾似乎意識不到鏡頭的細分,但這些細節決定著觀眾的藝術體驗。《哪吒之魔童降世》劇本改了66稿,一個5秒長的“豹變”鏡頭打磨兩三個月時間﹔精心打造的四人爭奪毛筆長鏡頭“一鏡到底”,行雲流水,讓觀眾如身臨其境、驚艷夢幻。放眼世界,那些最震撼人心、讓人過目不忘的優秀動畫,無不追求細節的精准、體驗的極致。在強手如林的當今世界動畫藝壇,隻有秉持可貴的原創精神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極致追求,才可能脫穎而出。

啟示三,扎根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以彰顯中華美學精神、傳播優秀文化為己任。新中國成立后,上海美影廠作品《烏鴉為什麼是黑的》獲得國際大獎,評委們卻並未看出是中國作品。這給中國動畫工作者很大觸動——學得再逼真也不是自己的。緊接著,《驕傲的將軍》在造型、動作、對白等方面進行了全方位的民族化探索。中國動畫創作生產的成功經驗証明,深掘民族文化精髓、彰顯中國氣派,能夠為講好中國故事提供更有美學沖擊力和文化震撼力的藝術樣式,從而為豐富世界動畫美學構成做出獨特貢獻。

中國動畫一個顯著特點是,具有鮮明的文化內核。《哪吒鬧海》彰顯自強不息的拼搏精神,《三個和尚》形象闡釋團結協作的力量,《阿凡提的故事》推崇智慧和仗義,《山水情》傳達師法自然、明心見性的傳統哲學……優秀文化內涵寓於生動形象和傳奇故事,令人過目難忘,回味悠長。這些優秀作品獲得國內外觀眾喜愛,為“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這一論斷提供生動而有力的論據,也為人類命運共同體願景提供文化注腳。

啟示四,採用先進藝術生產組織方式,聚集各行各業英才進行聯合攻關。不同於小說寫作、畫家寫生,動畫電影是綜合藝術,屬於“文化工業”,需要多工種、大團隊聯合作業。當今動畫藝壇更是如此:《哪吒之魔童降世》參與制作人員超過1600人,其中特效團隊就有20多個。面對這樣龐大的藝術工程、復雜的工藝流程,如何有效組織生產、凝聚創作合力、確保藝術品質,顯得尤為重要。上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中國動畫創作生產充分發揮體制優勢,聚集一大批中國頂尖畫家、音樂家、文學家聯合攻關,使動畫電影在故事、造型、布景、音樂等方面均達到很高水平,由此成就中國動畫的輝煌。今天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中國動畫行業通過文化市場,實現優勢資源配置,進而廣聚人才、優化流程、提高藝術完成度,同樣實現了精品打造。

“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是永無止境的課題。中國動畫藝術家將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開拓新時代動畫藝術全新天地。(舒 平)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