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拷問世界職業體育 昔日熱鬧只是“看起來很美”?

2020年04月16日10:10  來源:中國新聞網
 

資料圖:歐洲超級杯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舉行,利物浦通過點球大戰7:6戰勝切爾西,奪得本賽季歐洲超級杯的冠軍。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16日電(王昊) 隨著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圍內的蔓延,絕大部分體育賽事陷入停擺,隨之而來的,是無法避免的財務問題。突如其來的疫情,揭開了職業體育的華美面具,將各大聯賽背后“生意”的本質展露無遺。

看著家大業大 其實也“差錢”

4月初,世界汽車運動理事會正式批准一系列F1相關規則的調整,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巨大影響,其中包括2021年繼續使用2020年的賽車底盤和其他部件以降低成本等規定。

此外,邁凱倫、威廉姆斯等車隊也先后宣布降薪來削減成本,以保住工作人員的長期崗位。

被視為“最燒錢運動”的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在疫情沖擊下也開始想辦法縮減開支。這在從一個方面說明職業體育的現狀:很多看起來家大業大的俱樂部,在面臨突然的停擺時,也“差錢”……

當地時間3月13日,國際汽聯官網發布公告,決定取消原定於3月13日至15日在澳大利亞進行的F1新賽季揭幕戰。圖為賽道裁判在得知消息后收拾行李。

在疫情影響下,英超利物浦俱樂部4月初決定將一些員工列為臨時停職狀態。根據相關政策,臨時停職的員工將從英國政府處獲得80%的薪水,利物浦支付另外20%,這些員工依然能得到全額薪水。

不過這個決定引起了一些媒體和民眾的不滿,他們認為利物浦不該用納稅人的錢來減少俱樂部開支。尤其近幾年來,利物浦的經營蒸蒸日上,在2018-19財年,俱樂部總收入達到5.33億鎊,僅次於曼聯和曼城,排在英超第三位。

最終,利物浦俱樂部CEO彼得-摩爾發布公開信,宣布撤回這一決定並就此進行道歉。

當人們對動輒上億歐元的轉會費、隔三差五的包機出行以及越來越大越來越豪華的體育場見怪不怪時,職業體育已經不止是觀眾狂歡的海洋,也是一座浩瀚金庫。沒想到,一切喧囂因疫情而戛然止步,大家卻變得出乎意料地“拮據”。

資料圖:歐洲超級杯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舉行,利物浦通過點球大戰7:6戰勝切爾西,奪得本賽季歐洲超級杯的冠軍。

職業體育 並不全是有錢人

隨著近些年來轉播費、廣告費的水漲船高,人們對於那些影響力較大的職業聯賽印象離不開兩個字——有錢。而經常豪擲千金的體育明星們,似乎都在其中扮演著佐証者的角色。

但實際上,在職業體育領域,還有很多盈利能力沒那麼強的賽事、知名度沒那麼高的運動員,和人數眾多的普通從業者。疫情沖擊下,平時遠離鎂光燈的小角色,被推上了矛盾聚焦點。

北京時間3月30日晚,西甲豪門巴塞羅那足球俱樂部發布公告,表示俱樂部董事會與所有職業隊球員將降薪70%,此外巴薩一線隊足球運動員減薪幅度更大,以便保証俱樂部其他工作人員能夠繼續領到全額薪水。

資料圖:歐冠比賽,曼聯坐鎮主場對陣巴塞羅那。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可以看出,巴薩的降薪政策,是在疫情期間降低高收入員工的薪水,以避免俱樂部的財務危機,來保証低收入員工的收入。客觀來看,這是非常人性化的做法。

像巴薩這樣財力雄厚的豪門,可以通過內部的調整來緩解危機,但很多俱樂部很難模仿這樣的做法。

外媒報道,在疫情導致聯賽暫停后,NBA爵士隊開始了內部裁員。消息人士稱,這次裁員主要針對非籃球相關人員,另外還有一些雇員也要接受降薪。而凱爾特人也解雇了上百名自己主場球館的兼職人員。

資料圖:美國波士頓,美國NBA聯賽凱爾特人隊主場對陣亞特蘭大老鷹隊賽前。

疫情當頭,職業體育領域那些低收入的運動員、工作人員,正和普通工薪族一樣,被影響的不只是“生活”,可能還有“生存”。

情義千斤 不敵“美元英鎊”

職業體育由於其自帶的“中二”屬性,使得觀眾多以感性的眼光來看待。忠誠、熱血、友誼、奮不顧身,都是為人稱道的好故事。但一次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更多人意識到其本質不過是“生意”二字。

斯洛伐克超級聯賽的日利納俱樂部在聯賽歷史上曾7次奪得冠軍,也曾站到歐冠的舞台上。對於知名度不高的斯超來說,日利納可以用“傳奇”兩個字來形容。

但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下,日利納出現生存危機。由於隊中共有17名球員拒絕降薪,俱樂部一怒之下宣布與這17名球員解約,並稱他們對俱樂部缺乏忠誠。

日利納官網關於俱樂部清算資產的公告。

這次解約使得日利納幾乎在一瞬間崩潰,俱樂部宣布已經開始清算資產,而外媒甚至爆料說,日利納已經進入破產清算程序。

“因拒絕降薪而一拍兩散”這樣的劇情,並不是日利納的專屬。在賽季暫停后,NBA正積極尋找方法應對疫情的沖擊,其中很可能包括縮減球員的薪水。

但籃網隊球員丁威迪在近日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真的發生降薪這種情況,那麼球員們將不會回歸。

據了解,NBA勞資協定中有末日條款,規定在遭遇不可抗力時,球員們將無法得到全額薪水。丁威迪認為,如果老板們打算使用這一條款,那這個賽季就已經結束了,沒有球員願意在收入縮水的情況下繼續比賽。

資料圖:2018年11月21日,2018-2019賽季NBA常規賽:邁阿密熱火92:104負布魯克林籃網。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如此特殊的時期,出現此般尷尬情況,作為局外人其實很難對此做出是與非的判斷。歸根結底,不少人行為的出發點,都是維護自己的利益。

按合同辦事 並非是萬能的

隨著各大職業體育聯盟的日益成熟,各類合同也越來越規范,而契約精神成為衡量運動員行為的重要標准。但在這次疫情期間,人們發現有時合同、規定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在各項職業體育賽事的日常運轉中,幾乎所有合同糾紛都可以用法律的手段解決。但眼下,賽事直接停擺,收入約等於被攔腰斬斷。NBA的球員合同中,有末日條款,但其他的體育聯賽、其他類型的合同中,是否都有類似的條款,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比如日利納俱樂部,假如當初和球員簽訂合同時在這方面的規定足夠詳細,那麼在要求球員降薪時或許不會如此被動,球隊也可能不會因解約球員一事,讓自己陷入破產危機。

資料圖:美國,18/19NBA總決賽G6,多倫多猛龍Vs金州勇士。

而即使是合同中有相關條款,極端情況下,也很難完全做到“鐵面無情”。畢竟職業體育的“核心財產”是運動員,換位思考一下,在最困難的時候管理層鐵腕降薪,等賽事恢復了,運動員還能心無芥蒂在賽場“拼命”嗎?

或許可以如此理解,來勢洶洶的疫情,打亂了職業體育的原有秩序。現在,各方所持立場早已不能用平日裡的慣性思維判斷。所以,疫情期間的降薪操作,基本都在雙方協商的前提下開展。

資料圖:1月14日晚,山西省太原市,山西汾酒股份隊球員莫蘭德(白)在比賽中上籃。當日,在2019-2020賽季中國男子職業籃球聯賽(CBA)常規賽第27輪比賽中,山西汾酒股份主場以119比109戰勝浙江廣廈控股。中新社記者 韋亮 攝

14日,CBA公司宣布公司中高層管理人員將採取降薪措施,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沖擊。CBA公司說,希望帶動全聯盟友好協商降薪,“確保CBA大家庭每一個參與者平穩度過疫情”。

這應該代表了大多數職業體育從業人員的心情——希望疫情盡快散去,他們不用糾結彼此之間的“舊賬”,而是攜手展望未來盈利的“新賬”。(完)

(責編:顧蘭雲、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