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腹地春風暖 脫貧之花齊綻放

——寫在黔南州貧困縣出列之際

2020年03月07日08:43  來源:貴州日報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張發揚 梁曉琳

3月3日,貴州省人民政府發布公告,貴州省24個縣(區)退出貧困縣序列,位於滇桂黔石漠化連片特困地區和“三山(麻山、瑤山、月亮山)”腹地的黔南州長順、獨山、三都、荔波、平塘、羅甸6縣在列。

至此,黔南州實現所有貧困縣出列,420萬黔南人民告別貧困歷史。

這份成績,含金量十足。

貧困人口發生率從2014年的24.12%降至0.68%﹔深度貧困縣三都、貧困發生率較高的羅甸提前一年出列!

這張成績單,來得格外不易。

10個縣屬滇桂黔石漠化連片特困地區,1個深度貧困縣,1個貧困發生率較高的縣,黔南脫貧攻堅的擔子非常沉重。

貧困是事實,但貧困不是宿命。黔南人鉚著一股勁,與貧困較量,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時間忠實地記錄了在這場較量中,黔南的穩扎穩打和步步為營。

從2014年至2018年,瓮安、龍裡、貴定、惠水縣相繼退出貧困縣,631個貧困縣村出列,減少農村貧困人口77.81萬人﹔

2019年底,全州共減少農村貧困人口91.55萬人,農村貧困人口發生率從2014年的24.12%降至0.68%,低於全省平均水平﹔

2020年,長順、獨山、三都、荔波、平塘、羅甸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205個貧困村出列,減少農村貧困人口13.74萬人,剩余農村貧困人口23856人。

在黨和國家一系列扶貧政策的光輝照耀下,黔南廣大干部群眾凝心聚力、眾志成城,用智慧和汗水澆灌出了最絢爛的脫貧之花!

盡銳出戰 精准施策

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黔南根據各個歷史階段脫貧攻堅實際情況,創新思路,敢想敢干,有針對性地實施了一系列強有力的措施。從“救濟式扶貧”到“開發式扶貧”,從“區域性扶貧”到瞄准貧困縣“整村推進”,從“大水漫灌”到“精准滴灌”,不斷總結經驗打法,瞄准堅中之堅,攻克難中之難,通過“靶向治療”,精確定位貧困村、貧困戶,因村因戶施策,科學配置資源,黔南的貧困殲滅戰,越打越精彩。

尤其是近年來,黔南州牢記囑托、感恩奮進,堅持把脫貧攻堅作為頭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堅持目標不變、靶心不散、頻道不換,盡銳出戰、務求精准。

圍繞“精准”二字,黔南州按照“五步工作法”,抓具體、抓深入,下足精准“繡花功夫”,壓實責任“軍令狀”,打好政策“組合拳”,建好產業“增收鏈”,打好精准脫貧攻堅戰。

2017年,瓮安、龍裡率先摘帽出列﹔2018年,貴定、惠水縣相繼退出貧困縣。至此,631個貧困縣村出列,減少農村貧困人口77.81萬人,黔南取得脫貧攻堅的階段勝利。

“三山(麻山、瑤山、月亮山)”腹地的三都、羅甸等6縣,成為脫貧攻堅必須攻克的最后堡壘。

“全面實現小康,少數民族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掉隊。”

為了啃下硬骨頭,黔南針對三都出台了“聚焦脫貧攻堅,目標不能發散﹔聚力脫貧攻堅,力量不能分散﹔壓實脫貧攻堅責任,功夫不能做虛”的“約法三章”,全州上下照章執行。

2018年,黔南相繼出台了開展一輪全面系統篩查、繪制一張農村人口基數底圖、組建一批脫貧攻堅專班、組織一場扶貧干部大培訓、完善一個保障精准的組織體系、建立一套落實精准的工作機制、收集整理一本完整規范的檔案資料的“七個一”機制。

2019年,黔南出台脫貧攻堅十條“精准打法”,瞄准“深化認識、提高站位、盡銳出戰、動態摸排、完善機制、問題導向、智志雙扶、社會幫扶、網格管理、激勵問責”等十個方面,“精准”發力,火力全開,攻克最后的貧困堡壘。

在一系列精准打法下,脫貧攻堅成效明顯。全州共籌集各類資金近33億元,實施項目1841個,主要用於基礎設施建設、易地扶貧搬遷、產業發展、促進就業和民生保障等方面,著力夯實“兩不愁三保障”短板,為深度貧困地區實現脫貧目標提供了強大的資金保障。

山再高,往上攀,總能登頂﹔路再長,走下去,定能到達。

2020年,位於滇桂黔石漠化連片特困地區和“三山”腹地的三都、羅甸、長順、荔波、獨山、平塘成功出列,黔南州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紅色基因 接續奮斗

5年時間,黔南10個滇桂黔石漠化連片特困地區縣(含2個深度貧困縣)、137個貧困鄉鎮(含2個極貧鄉鎮)、836個貧困村全部實現出列,在全省3個自治州中率先實現貧困縣整體出列。全國唯一水族自治縣——三都也成功出列,44個民族,一個民族都沒有落下。

能夠取得如此亮眼的成績單,黔南靠什麼?

除了一系列有創造性、針對性的脫貧實招之外,黔南靠的是那一股不等不靠、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精氣神,靠的是流淌在血液裡的紅色基因鑄就的精神高地!

黔南擁有豐富的紅色“富礦”。這裡有彪炳史冊的猴場會議,被周恩來總理譽為“偉大轉折的前夜”﹔有中央紅軍在瓮安江界河強渡烏江,打下了紅軍長征以來的第一個大勝仗……

紅色基因滋養著黔南,讓黔南人在面對貧困迎難而上,展開了艱苦卓絕的貧困殲滅戰。

1997年2月16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發表題為《大關村苦干12年挖掉窮根》的消息,報道羅甸大關村黨員、村支書何元亮帶領村民摳千年土鑿萬年石,在“不具備生存條件的區域”的喀斯特山區,造出了千畝良田的感人故事。

紅色的基因在傳承,反貧的故事在繼續。

你聽,羅甸沫陽鎮麻懷村“當代女愚公”鄧迎香帶領群眾挖通出山隧道的“叮叮當當”的敲擊聲,他們不僅打通出山路,還打通了小康路﹔

你聽,長順敦操鄉“背篼干部”行走在山路上那深深淺淺的腳步聲,他們用自己的辛苦指數,“背”出了大山群眾的致富之路﹔

你聽,荔波縣“伙計干部”走村入戶,與貧困群眾圍爐而坐,心貼心,結對子,謀劃脫貧路子的懇切之聲,他們幫出了群眾的好生活……

人,一旦迸發了精神動力,就擁有不可戰勝的力量。黔南各族群眾接續奮斗,苦干實干,構筑起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同步小康的精神高地,也是黔南攻克貧困堡壘的關鍵所在。

如今,在曾經石漠化程度嚴重的喀斯特山區,黔南廣大干部群眾不僅讓石山披上了綠裝,更澆灌出了最絢爛的“脫貧之花”。

各方合力 攜手攻堅

千裡攜手,情系脫貧。2013年,“東西部扶貧協作”把千裡之遙的廣州市與黔南州聯系在了一起,開啟了一段延續至今的幫扶佳話。

2017年10月,廣州開發區醫院骨科主任王國亮挂職獨山縣人民醫院副院長、骨科主任僅一個月,就幫助該院成功實施了第一例膝關節鏡手術。獨山縣人民醫院骨科醫生唐玉龍說:“自從廣州開發區醫院定點幫扶以來,我們醫院的科室設置、人員培訓、技術力量等都大大提高。”

王國亮只是廣州幫扶黔南眾多身影中的一個。出資、出力、出人,廣州市盡心盡力幫助黔南。

數據顯示,2013年以來,廣州市累計投入黔南對口幫扶資金19億元,援建項目近500個,受益貧困人口約10萬人次。近3年來,共有87家廣東企業投資黔南,投資額達45.12億元,直接帶動1.76萬貧困人口增收。項目涉及城市綜合體、文化旅游、休閑娛樂、現代農業、裝備制造等行業,黔南成為珠三角地區的產業轉移承接地。據統計,廣州社會各界向黔南捐贈幫扶資金(含捐物折資)6000萬元,共選派80名黨政干部、416名專業技術人才到黔南挂職和開展技術幫扶。為黔南培訓黨政干部5000余人次,培訓各類專業技術人才32962人次,為黔南脫貧攻堅作出巨大貢獻。

同時,中央統戰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北京郵電大學、國家投資開發集團公司等4家中央單位定點幫扶黔南6個貧困縣。

2018年,中共中央統戰部的挂職扶貧干部王理,把年幼的雙胞胎女兒從北京帶到三都,“把家安到三都”。幾個月來,在王理牽線搭橋下,帶來1000多萬元扶貧資金,涉及到農業產業、教育、醫療、基礎設施等多個項目。她說:“來扶貧就是要下到基層,到最需要幫扶的地區,了解百姓最需要什麼……”

春光正好,羅甸縣逢亭鎮1200畝百香果產業帶吐綠。這是國家開發投資集團幫助羅甸發展的產業。

2019年,4家中央單位落實幫扶資金1.91億元,實施幫扶項目102個,覆蓋貧困人口7.5萬人,帶動脫貧3.2萬人。協調社會捐贈3719.24萬元,落實幫扶需求61項。幫助引進企業22家,投入資金1.2億元。

同時,黔南創新社會扶貧體制機制,充分發掘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扶貧開發的潛力,組織和動員社會各界愛心人士開展精准幫扶,發動企業、商會以及各類社會團體參與社會幫扶,集中力量打贏脫貧攻堅戰。

脫貧戰場波瀾壯闊,追夢路上砥礪前行。貧困縣整體出列之后,黔南將按照“四個不摘”的要求,一鼓作氣、乘勢而上,繼續保持攻堅態勢,建立健全脫貧攻堅長效機制,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向黨和人民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

點擊查看人民網貴州頻道新冠肺炎疫情報道

(責編:顧蘭雲、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