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游護水利益捆綁 不達標需要反向補償

赤水河聯防治污動真的(小康路上·綠色力量·關注生態補償②)

本報記者 程 煥

2020年01月15日08: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同在一條河邊,若是上游把水污染了,下游就遭了殃。在赤水河貴州段,上游的畢節和下游的遵義之間,常年存在著這種關系。

如何打破河流上下游生態保護與經濟利益關系不平衡的格局?從2014年開始實施的赤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生態補償機制,把上下游護水的利益綁在了一起:若跨界水質不達標,上游要給下游補償,反之,上游則享受到下游的補償。從共飲到共護,赤水河流域水質持續向好。

“上游是茅台,下游望瀘州,船到二郎灘,又該喝郎酒。”

自貴州遵義仁懷市茅台鎮沿赤水河北上,到四川古藺縣二郎鎮,沿途常年酒香彌漫。當地廣為傳唱的船歌,透露出一個重要信息:這裡是醬香型白酒的發源地與核心產區。

赤水河發源於雲南鎮雄縣,流經雲南、貴州、四川三省,蜿蜒約500公裡,最后匯入長江。從茅台鎮到二郎鎮,短短40多公裡的河谷,孕育了一大批名酒品牌。

名酒之地,必有佳泉。赤水河的一江淨水,離不開全流域的共同守護。從2014年開始,貴州省在省內探索實施赤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生態補償機制,通過調整相關方利益分配關系,調動上下游地區參與生態保護的積極性。

若跨界水質不達標,上游要給下游補償

冬天的赤水河,平緩而寧靜,水流隻有在撞到礁石時,才會泛起層層漣漪。畢節市七星關區清水鋪鎮,是赤水河進入貴州的第一個斷面水質監測站所在地。從這裡提取的監測數據,是評價畢節段水質狀況的重要依據。

“坡下流淌赤水河,半坡人家沒水喝。”41歲的彭榜華家住清水鋪鎮橙滿園社區,在他的印象裡,河裡的水看得著卻用不上,老鄉們隻能靠種點耐旱的玉米糊口。

在畢節市境內,赤水河兩岸多為上千米的綿延大山,山高谷深、地貌復雜、生態脆弱,區域經濟基礎普遍相對薄弱。沿線一些地方為了追求發展,暴露出無序開發的苗頭,若不及時踩剎車,勢必會給流域生態帶來嚴重破壞。

以前,“上游保護河水反而受窮,中下游利用河水從而富裕”。為了打破上下游生態保護與經濟利益關系不平衡的格局,2014年,《貴州省赤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生態補償暫行辦法》出台,在畢節市和遵義市之間,確立了一條“保護者受益、利用者補償、污染者受罰”的原則。

“不是簡單地要求下游給上游掏錢,而是一種對賭協議,完不成目標就要給對方補償。”貴州省生態環境廳水生態環境處處長李斌介紹,如果跨界水質監測斷面達到或優於地表水Ⅱ類水質標准,下游遵義市向畢節市繳納生態補償資金﹔反之,則由上游畢節市向遵義市出資。獲得補償資金的一方,要將錢納入同級赤水河流域專項資金管理,且隻能用於赤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和生態修復。

為履行承諾,畢節退回或暫緩審批、否決30余項目

春節將至,清水鋪鎮,山間滿目蒼翠、枝葉間金黃點點。“好賣得很,都不用自己往外拉,城裡人開車就找上了門。”一陣轟鳴聲傳來,彭榜華騎著摩托車從山路上鑽出來,拉回滿滿一大筐椪柑。

隨著生態補償等一系列制度落地,畢節打響了一場赤水河生態環境保衛戰。按照規劃,橙滿園社區被列入生態保護區域,造成水體污染及破壞水源涵養功能的活動一律被叫停。

事實上,早在改革開放初期,橙滿園就嘗試過發展柑橘產業,但基礎設施是塊短板,收效一直不理想。

2014年以來,借著環境整治和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東風,當地順勢建起了果園,並利用生態補償資金及各項產業扶貧、高標准農田建設等配套資金,一舉完善了機耕道、輸水管網等基礎設施,也建好了污水處理站和垃圾回收站等環保設施。

“加上養蜂,一年10萬元跑不掉,關鍵還沒污染。”現在,老彭把心思全部放到7畝果園裡。這兩年,果樹進入盛產期,從秋天到來年開春,蜜橘、椪柑、臍橙輪番上場,收獲季差不多要持續小半年,“現在瓜果飄香,還能致富”。

橙滿園只是一個縮影。為了履行承諾,畢節沿河各區縣通過生態空間用途管制,在赤水河流域退回或暫緩審批、否決選址不合理的紙廠酒廠等項目30多個。

同時,利用各級赤水河流域專項資金,沿線區域還建成了一批污水處理廠、鄉鎮垃圾收運系統、河流水質自動監測站,共完成42個集中式飲用水源地保護區的環境綜合治理……

“從赤水河水質改善程度來看,畢節市范圍內各斷面水質均達到Ⅱ類標准,還沒出現過向遵義繳納資金的情況。”李斌告訴記者,通過實施生態補償機制,上下游之間形成相互約束、相互管制的關系,為解決赤水河長期存在的環境監管難題探索出了新途徑。

保護者受益,流域生態補償機制進一步擴大范圍

在彭榜華的果園,幾乎看不到掉落的壞果和枯枝爛葉。正當記者感到疑惑,老彭指了指附近的一座垃圾處理站,“都在那兒變成了肥料咧!”原來,村裡的垃圾轉運過來后,工人會及時分類,生活垃圾拉走集中處理,果蔬垃圾則會被留下來,經過分揀、粉碎、脫水等環節,最終進入發酵間變成有機肥料。

“建設這座垃圾處理站耗資200萬元,靠社區一己之力肯定不夠。”畢節市生態環境局七星關分局副局長劉擁政說,其實這是市裡一個有機垃圾資源化利用試點項目,正因為有了生態補償資金的注入,才使得項目融資變得更容易。

生態補償機制實施以來,遵義市累計向畢節市支付補償金約6313萬元。而近兩年來,畢節市投入赤水河治理的資金就達12.25億元,其中10億元為自籌資金。“不是生態補償機制在單獨起作用,而是與其他生態文明改革制度形成了合力。”貴州省生態環境廳科技與財務處副處長柳洲表示,生態補償資金雖然總量不大,但促進了環保投融資體系向多元化、社會化轉變。

上游畢節拿錢保護,下游遵義並沒當甩手掌櫃。2014年起,眾多酒企開始行動,紛紛投資建設完善廢水處理系統,通過向第三方專業環保企業付費購買服務,推進產污治污分離,逐步實現“誰污染、誰付費”。

2018年,赤水河流域生態補償機制進一步擴大范圍。雲南、貴州、四川三省達成共識,共同出資2億元設立生態保護橫向補償資金,按照“權責對等,合理補償”的原則,實施約定水質目標的分段清算,將補償資金及治理任務分解落實到各責任市縣,提升赤水河流域環境保護整體水平。

如今,赤水河流域水質總體良好,所有監測斷面均達到規定水質類別。晝夜不息流淌著的赤水河,續寫著“美酒河”的傳奇故事。

原刊於《人民日報》(2020年01月15日 14 版)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