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貴州交通科技英才”、貴州路橋集團副總工程師劉小飛——

匠心筑造黔山通途

2019年12月03日14:25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人民網石阡12月3日電 層巒疊嶂間,零星的小雨正在退去,在貴州省湄潭到石阡高速第四合同段項目經理部,工地的越野汽車發動聲已經響起。趁著雨勢漸小,標段總工程師劉小飛正去河閃渡烏江特大橋工地現場查看項目進度。

單跨680米、主塔高153米的河閃渡烏江特大橋,是湄潭至石阡高速的關鍵控制性工程,“目前進度接近一半,等到完工,山區群眾又多一大通途。”劉小飛略顯自豪。

工作中的劉小飛。龍章榆 攝

劉小飛是貴州路橋集團副總工程師、集團第五公分司總工程師。2004年,他扎根貴州,進入交通建設行業。15年來,他追求匠心,做追求極致的“追夢人”﹔堅持初心,做甘於奉獻的“筑夢者”,先后參與貴州多項重大公路橋梁建設,為山地貴州修筑快速通道、為路橋建設行業貢獻“貴州方案”貢獻力量。2018年他獲得貴州省土木建筑工程學會工程管理分會“年度人物獎”,2019年被授予貴州省交通廳“貴州交通科技英才”。

追求極致:“認准了就一定要把它干好”

做事執著、嚴謹細致,在同事口中,他是追求極致的理工男。

劉小飛老家在重慶市忠縣。1998年,家門口修建的長江大橋,聯通兩岸群眾讓他深受觸動。與此同時,“超過500米的跨度,怎麼架起來的?”的疑問讓作為還高中學生的他思考良久。

為了找出答案,高考那年,他做下決定,將9個高考志願全部填成了橋梁工程專業。

2004年從重慶交通學院畢業,專業成績不錯可有選擇的他再次做下決定:不選擇在留在家鄉、不選擇相對安穩的設計工作,從渝入黔,到貴州路橋集團做一線施工技術員。“貴州山地多,修橋的機會多,我就是要干這個事!”他說。

剛參加工作那年,在重遵高速公路項目上,劉小飛被安排參與一座橋梁建設,主要負責一個橋體的整體施工。劉小飛說,橋體雖然僅是一個3跨40米預應力混凝土T梁小橋,但第一次從理論到從實際操作,“一面是特別興奮,一面是忐忑。”

工作中的劉小飛。龍章榆 攝

不過,憑著不服輸的精氣神,他一邊請教前輩,一段查找資料,將任務接了下來。那段時間,他每天規定晚上單獨給自己加班兩個小時,買來筆記本,把當天的工作做全面總結:

“今天有哪些問題?”

“怎麼做得更好?”

“要用多少人?”

……

甚至每一根鋼筋、每一根管道都要量清楚,記下來。“當初是認准了,就一定要把它干好。”他說。

不到半年,他的第一個作品如期完工,工地同事和領導對他刮目相看。2004年來,憑借這股執著、專注,追求極致的精神,他先后參與崇遵高速、鎮勝高速、水盤高速、獨平高速、筍溪河特大橋等項目的施工和管理,項目得到各方認可。

敢於創新:“‘貴州方案’讓世界側目”

2009年,水盤高速公路北盤江特大橋進場建設,橋梁結構形式為以前從未使用過的“空腹氏”連續鋼構。

機遇與挑戰並存,作為獨特的空腹式結構形式,大橋的建設根本沒有經驗借鑒。而其中,空腹區如何施工?是擺在面前的最主要問題。

劉小飛和同事又一頭扎進資料堆裡,研究相關文獻、實地測量計算,隨著工期進度,研發設計出了一種具有國家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的新型挂籃,並採用多項創造性的施工技術、施工工藝,解決了北盤江特大橋空腹式連續剛構的施工難題。

2013年,全長1261m,主跨290m的大橋通車,作為完全具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大橋,該橋填補跨徑在當前行業200—400m之間缺乏經濟適用橋型的技術空白,並刷新了多項世界記錄,更刷新了外界對貴州甚至中國修路造橋水平的認識。

2017年,該特大橋獲得我國建設工程質量領域的最高獎——中國建設工程魯班獎(國家優質工程)、第十四屆中國土木工程“詹天佑獎”等榮譽,成為“世界橋梁博物館”的又一經典。

“新型挂籃”、“自動旋轉式運梁平車”……從業以來,結合貴州獨特山地地形,劉小飛參與多次創新研究,解決了多項施工難題,為交通建設行業行業貢獻了不少“貴州方案”。

劉小飛在河閃渡烏江特大橋現場。龍章榆 攝

堅定初心:“我是‘追夢者’也是‘筑夢者’”

十多年常年跟著山裡的項目漂泊打轉,劉小飛也曾動搖,也曾遲疑。

2008年底,水盤高速北盤江特大橋項目最前期進場勘探,幾個兄弟早上進場,直到晚上才走出來。茫茫的大山裡找不到人家,一天裡大伙找到幾個野芭蕉充飢,那時他有疑惑:“工地上真的這麼苦嗎?”

2011年,北盤江特大橋項目建設如火如荼,正在進行標准化創建,母親生病住院,生病垂危,他來不及回去照料。那些晚上,他想到家裡總睡不著覺,“當初是不是不該離家太遠?”

2014年,筍溪河特大橋項目准備動工,作為總工程師的他,在結婚當天早上還在工地。2017年9月27日,大橋開始吊裝,作為項目負責人,他前夜緊張整夜睡不著覺,起床把所有公式重新計算演練確保萬無一失。

當天下午,大橋順利吊裝,可想到原本答應妻子出國旅游的承諾無法兌現,所有的壓力、愧疚涌上心頭,他忍不住從慶功宴上跑到辦公室將自己反鎖起來給妻子打去電話嚎啕大哭,那時的他一句話說不出口,他問自己:“還要不要堅持下去?”

貴州是全國唯一沒有平原支撐的省份,交通閉塞長期制約發展。近年來,貴州交通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2015年貴州在西部地區第一個實現縣縣通高速公路。2018年底,貴州全省高速公路通車總裡程達6453公裡,出省通道達到18個,通車裡程位居全國第7位,高速公路綜合密度上升至全國第1位。“山區還需要更多的大橋、更密的路網。”劉小飛說,每當看到自己建設的大道上車水馬龍時,曾經無數次的疑問、彷徨都變成了涌上心頭的自豪。

已到小雪時節,大山裡的氣溫已到10度以下。從車裡走出,劉小飛下意識捂了捂衣服拉鏈。一件工裝,一件底衫,最近工地事多時間緊,上次回家已是20多天前,“天冷得太快,還沒來得及拿厚衣服。”他呵呵一笑。

山頂的風呼呼的吹,他兩眼緊緊盯著正在施工的河閃渡烏江大橋,“這裡給我提供了成才鍛煉的舞台,也給我提供了助力貴州山區群眾實現‘天塹變通途’夢想的平台。”他說。(龍章榆 曹妍瑩)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