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先緒:黔北文化繼承者和守護者

2019年11月29日09:20  
 

“沙灘的文化史,是應當好好整理,以嘉惠后之來者。黃萬機開了一個好頭,龍先緒繼其后作了縱深的考詳,我以為對黎家子孫,同時也包括我在內是有力的鞭策。”著名詩人黎煥頤曾這樣說道。

初冬,記者在仁懷市政協一間普通辦公室內,見到了那位受到黎煥頤高度贊揚的沙灘文化學者、貴州省文史研究館特聘研究員龍先緒。出生於1962年的他,曾任仁懷市政協文史委主任。退休后,繼續潛心從事學術研究。

龍先緒是仁懷人,從小飽讀詩書,從上世紀80年代初期,開始潛心研究以沙灘文化為重點的黔北鄉邦文化並兼文學創作,至今已30余年。當時,他在位於魯班鎮的仁懷四中教書,結識了當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學者——徐世珩。徐世珩重視地方文化研究保護,收集了鄭珍、莫友芝、黎庶昌等沙灘文化學者的珍貴著作。這些著作都是木刻本。與徐世珩的相交后,龍先緒對沙灘文化產生了濃厚興趣。他借走這些木刻本后,一一謄抄。由於木刻本沒有標點,需要自己斷句,龍先緒隻能一邊謄抄、一邊查閱資料,正是靠這樣的“笨功夫”,他做到了無障礙閱讀古籍,為學術生涯打下了重要基礎。

“讀到這些作品后,我開始感到貴州本土文化並不比外面的差,遺憾的是缺少宣傳。別人覺得貴州文化落后,難道我們自己也要自甘落后麼?”龍先緒說道。這種想法,使他產生了投身地方文化研究保護和宣傳普及的沖動。

但一個人要專注於搞學術,在那個信息不發達的年代,難度是非常大的。

為了搜集散落在全國各地的古籍資料,龍先緒需要查詢古籍被哪個圖書館收藏,再托人尋找、拍攝。有一次,他需要的一本古籍原件在上海某圖書館,但禁止外借,他隻好托自己的學生去一張張拍攝下來,結果學生告知:圖書館規定一人頂多隻能拍三分之一部古籍。最后,他們想出辦法:再找兩位同學去拍攝,才總算湊齊了整本古籍。這些照片寄給龍先緒后,他再對著照片,一一打上句讀……

除了搜集資料難,出版也不易。“我們這樣的作品不是面向市場的,出版社也不敢輕易承擔。所以搞這麼多年學術,我不僅不賺錢,有時候還得自己貼錢。”龍先緒笑言。

上世紀90年代發生了一件令他感動的事。那時,他將一捆厚厚的、關於鄭珍的研究手稿,寄給了遵義市有關領導,並言辭懇切地留下一段文字:書是我寫的,心血是我付出的,可文化不是我一個人的,是屬於全社會的。他自己都沒想到,此手稿得到黨委、政府的高度重視,最終順利出版。

如今,龍先緒已撰寫學術著作30多部,點校了《巢經巢詩鈔箋注》《郘亭詩鈔箋注》等,創作了《懷南文鈔》,總字數達到1000多萬字,學術著作曾獲貴州省社科優秀成果著作類一等獎、三等獎和遵義市社科優秀成果著作類特等獎。他與學者黎鐸編著的《黎庶昌全集》為后人研究沙灘文化做了基礎性鋪墊。

龍先緒高興地向記者透露,他的個人學術文集得到黨委、政府支持,很快就要出版面世了。“人活著,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他說:“想要找錢,就不要鑽研學術了。我僅僅是抱著這樣一種希望:盡自己所能做一些對社會有用的事,不讓先賢的文化成果被世人遺忘。”(劉伊霜)

來源:遵義日報

(責編:顧蘭雲(實習)、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